懷疑童年被醫生當「活體玩具」 追查20年驚覺..整間醫院都是共犯

法式軟糖/檸檬籽

看起來是糖果很無害,結果咬下去卻酸到舌頭發麻,然而卻唰嘴到停不下來,這就是我的文..

點評:還有超過百名受害者

文/法式軟糖

雖然記憶模糊,59歲的芭芭拉(Barbara O'Hare)依稀記得那天發生的細節——身上的病袍被拉到腰間上,露出私處,旁邊相機閃光燈不停閃過她的雙眸,她像個啞巴一樣叫不出來,鼻腔裡都是乙醚的臭味。

芭芭拉向媒體時表示,每當她聽到新聞報導某某戀童癖的照片或影帶流出來時,她總感到害怕,很怕那是自己11歲時的照片。

就連史蒂芬·金也無法創造出這樣一個怪誕的世界。在這個世界裡,年輕的女孩們關在精神病院裡,每天被麻醉、被實驗,甚至被強姦。然而就在她們被注射大量毒品、做電擊治療、實行性虐待的同時,要是有一個護士、一個社工、一位父母親站出來就好了,但這些人不是無能為力,就是視而不見,更可怕的是,也許他們就是這場悲劇的共謀者。

然而,這是真實發生過的嗎?「小時候的記憶不準啦」、「醫生怎麼可能做這種事」、「應該只是夢吧」......芭芭拉已經聽到太多懷疑的聲音,認為這是她虛構的劇情,就連她的父親,都認為她在說謊。也是,一個連她自己都說不完整的故事,又怎麼令人相信。

芭芭拉從小被認定為「有問題」的孩子。8個月大時,母親離家出走,父親把她送給寄養家庭。暴躁的養母總愛打罵芭芭拉,芭芭拉不斷逃離又被抓回來,最後被養母拋棄送進孤兒院。後來,有個長相斯文的人,從孤兒院把她帶到英國德比郡的「阿斯頓醫院」(Aston Hospital),那個人就是芭芭拉的主治醫生,肯尼斯·米爾納(Kenneth Milner)。

米爾納醫師在向芭芭拉自我介紹時,不斷撫摸她的手,這讓她感到尷尬。醫生說會幫助她變好,雖然芭芭拉不知道自己哪裡不好,但她很享受當病人的感覺,「如果我是一個病人,我就可以穿著毛茸茸的拖鞋,吃一串串的葡萄。」芭芭拉以為米爾納就是那個解救她的人,然而,她不知道自己將被關進另一個煉獄當中。

「關門之後,我們成了醫院的活體玩具。」

芭芭拉還記得她的第一次治療。她被逼迫喝下濃稠的咖啡色糖漿,醫生告訴她這可以治療她咬指甲的壞習慣。喝完糖漿後,芭芭拉感到昏昏欲睡,接著護士帶她去洗澡、量體重。她還記得自己被領進一個房間,躺在地上一個塑膠墊上,手臂上纏滿繃帶,她請求護士不要綁她的手,並保證自己不再咬指甲,但沒有用。這時,米爾納醫師已經走進房間。

「他把什麼東西壓在我的嘴上,像是冰涼的金屬,接著我感覺有種液體順著金屬流進了嘴裡。」長大之後,芭芭拉才知道到那是乙醚。米爾納醫師接連問了一系列令她困惑的問題,像是「妳哥哥多大了?」、「妳喜歡他嗎?」 然後她就失去意識了。

當她甦醒時,已經躺在宿舍病床上。身體痛得像被踢了一腳,雙腿之間有一種灼燒感,而且還濕濕的,後來她才意識到自己在流血。

懷疑童年成了醫生的「活體玩具」 追查20年驚覺..整間醫院都是共犯(圖/flickr@Mike LaCon、books.google)
(示意圖,與本文內容無關/flickr@Mike LaCon

這樣的治療流程,變成芭芭拉在阿斯頓醫院的日常。她經常在床上模模糊糊醒來,不知道前幾個小時自己經歷了什麼,只有星期天可以休息。許多女孩向護士表示不喜歡這樣的治療,但是所有的護士都向她們保證,她們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完全正常的,甚至有護士對芭芭拉說,「妳是壞女孩,但米爾納醫生會治好妳的病。」

芭芭拉待在精神病院的期間,幾次被放回家探望父親,芭芭拉試著向父親描述自己被下藥的事,但是父親不相信她,因為他心裡早認定這個女兒不正常。直到有一次,13歲的芭芭拉回家向父親的女友透漏心事後,嚇壞了這名阿姨,堅決不讓她再被送回醫院。終於,她脫離了米爾納醫生的魔爪。

不過芭芭拉一直無法證明自己被迷姦、被當實驗品的事實,她甚至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精神有問題,也許就像其他人所說,一切只是她幻想出來的?之後幾年,她一直感到身體不適,長期憂鬱。一直到1998年,當子宮頸癌獲得控制後,她決定要親自調查這個案件。


儘管醫院已經廢棄多年,但芭芭拉還是找到當年復印的診療記錄,文件上面標示小芭芭拉被注射了大量的「異戊巴比妥」。「異戊巴比妥」又被稱作「吐真劑」,用於戰爭時期,有鎮靜和催眠的效用,成年人最多只能打1克,但是芭芭拉在院期間,總共被注射了120克之多。

另外,芭芭拉也在網路上寫下自己的故事,一位女士看到後用臉書上私訊她,表示自己也懷疑小時候曾在阿斯頓醫院受虐和性侵。就這樣,受害者一個接著一個站了出來,男性女性皆有,芭芭拉將他們集結起來,他們第一次知道自己並不孤單。芭芭拉表示,「妳可以說我瘋了,但是不可能幾十個人都產生同樣的幻覺吧?」

一行人就這樣抗爭到2016年。第一次敗訴之後,德比郡當地報紙大舉報導,受到民眾和議會關注,驚動當時的英國首相卡麥隆,同意重啟調查。上個月底,警方採用了142份證人的證詞,證實米爾納醫生的惡行。48年之後,「阿斯頓醫院」不為人知的邪惡治療才正要浮出水面。


芭芭拉認為,這142名受害者只是冰山的一角,因為他們討論的是50到70年代的「系統性虐待」,想想米爾納醫師在醫院任職多久,就知道受害者不只如此,可能有數千名,甚至數萬名兒童,他們在未經同意的狀況下被下了藥,並遭到虐待和性侵。然而,儘管調查還在進行,但米爾納醫生已於1976年去世、醫院於1993年廢棄,當時的護士和工作人員大多都無法追蹤了。

雖然到最後可能沒有人因此受到法律制裁,但是他們還是要站出來解開這個謎團。另一名受害者大衛(David Martin)表示,究竟這間醫院做了什麼還不知道,調查的路還很長,但至少證明他們真的受到了虐待,不是幻想、不是瘋子。

▼芭芭拉出了一本著作《醫院:我是如何在阿斯頓的秘密兒童實驗中倖存下來的,The Hospital: How I Survived The Secret Child Experiments At Aston Hall 》,記錄這場秘密醫學實驗的震驚細節。

懷疑童年成了醫生的「活體玩具」 追查20年驚覺..整間醫院都是共犯(圖/flickr@Mike LaCon、books.google)
(圖/books.google

VIA dailymailhereinuk

❖法式軟糖粉絲團❖ 
還想看更多?快來追蹤▶▶▶
酸甜啊酸甜好唰嘴~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雨天打滑很多都自撞變肉醬 往生室人員告誡:千萬別剎車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