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愛我卻摸我身體…她花30年走出被父性侵陰影 寫下5步復原指南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受害者都想問,加害者為什麼這樣作,但其實加害者甚麼都不懂

檸檬小編這麼說
「十三歲時,父親鑽進我的被子裡,摸了我的身體。從那天
起,長達七年的惡夢就開始了,我完全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被
這樣對待。」從性侵受害者、到協助受害者的性侵害驗傷護理員,
山本潤跨出了一步又一步,但直到能坦誠說出自
己的故事,依舊花了她整整30年的時間……


文/山本潤(性侵害護理檢驗師(SANE)、性侵受害者自助團體向日葵會共同創辦者)
譯/游韻馨

看不見出口的隧道
離開爸爸二十多年後,我聽說他過世了。聽到這個消息,我彷彿麻痺一般沒有任何感覺。我不認為爸爸的死能為一切畫下句點。

還記得二○一五年的秋天。某天半夜,我感到極度恐慌,突然驚醒,我的心臟好像被揪住了一樣。一時之間我不知道自己在哪裡。花了一段時間我才察覺自己在家裡。我的心臟跳得好快。我已經很久沒有在夢中出現過重新體驗創傷事件的情境再現(flashback)。

專家說正常的夢境是在整理我們獲得的資訊,但夢中重現的是感覺。我的記憶被解凍了,像影片回放一樣歷歷在目,而且還附帶味道與觸覺等感受,讓我重頭到尾再次體驗創傷的場面。我記不住做了什麼惡夢,但那種身體彷彿被觸摸的真實感受讓我極度驚嚇。即使到現在,夢仍然具有傷害我的力量。

▲▼女性,正妹,憂鬱,傷心,失戀,難過(圖/Pakutaso)
▲示意圖/Pakutaso,下同

我爸爸早已不在人世。我明知道他已經死了,為何還會出現情境再現的反應?我崩潰了。打倒我的不是爸爸,而是化為恐懼之神,刻印在我心中的性暴力加害者

我的眼淚靜靜地滑過臉頰,加害者已經死了,我卻還是做惡夢。我很害怕未來是否還會夢見同樣的夢?我在黑暗中哭泣,我擦去淚水,坐在書桌前。

我打開燈,拿出日記,深吐一口氣。我在日記裡寫下心中所有的念頭。

我們的路不好走。
這條路看似沒有盡頭。
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踏出一步又一步。
彷彿在往前走著。
好幾次我們被擊倒,
全身沾滿了汙泥。
在無盡的黑暗中,
在看不見出口的隧道裡,
匍匐前進,
一蹶不振,
看不見一絲光芒。
即使如此,
無論崩潰多少次,
我們都要往上爬。
前方可見的盡頭
正是只有我們才能抵達的靈魂之巔。

我一邊寫著,一邊淚流滿面。我擦去淚水,闔上日記。滑進被窩中,躺在睡得香甜的丈夫身邊,緊緊抱著他的身體。他很安全,現在的我再也不會遭受侵害。我如此告訴自己,再次入睡。

我已經不需要「你」
「你的父親很可能是自戀型人格障礙患者。」諮商心理師的這句話拾起了散落在我內心世界中,有關於爸爸的記憶。真的很神奇,宛如揮動魔法棒一樣,原先四散的記憶碎片突然劃過天際,收進我的記憶抽屜裡。

自戀型人格障礙(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Disorder,簡稱NPD)的患者無法愛真實的自己,覺得自己一定要成為優秀、出色、特別偉大的人,是種缺乏自我認知的人格障礙疾病。我爸爸一直說只有自己才是什麼都知道的天才,沒有人比自己更優秀。我父親長相帥氣,身材高瘦,說起話來和藹可親,但在其愉快的笑容後面,隱藏的是私底下愛批評別人,貶低別人的真實個性。

▲▼霸凌、買醉、喝酒、酒醉、傷心、分手。(圖/取自pixabay)

原來如此,一切都豁然開朗了。明明不愛我卻摸我的身體,利用我、傷害我的種種行為,只要從他只愛自己的人格去思考,一切就都說得通了。自從知道這一點之後,我改變想法了。

「我的心再也不需要你了。」我清楚感受到化身為恐懼之神,長年來控制我的心靈的加害者(爸爸)慢慢變小,最後消失不見。剩下的是賜予我一半血脈的父親。那個小小的,真實的父親。

性暴力受害者復原指南 | 「你為什麼這麼做?」—如何面對性暴力加害者

你為什麼這麼做?為何找上我?我一直以為唯有加害者才能回答這個盤據在我心中已久的疑問。其實,加害者什麼也不知道。學習性暴力加害者的相關知識後,我才知道「懦弱與不成熟」是加害行為的重要因素。

加害者會利用「受害者並不討厭」、「我又沒殺死她」種種說詞正當化加害行為,為了消除自己的無力感和自卑感而性侵他人。

我認為理解性暴力的加害行為,有助於幫助受害者思考究竟在自己身上發生了什麼事。

面對性暴力:面對難以承受的性侵事實,受害者不一定要與加害者面對面處理。有時會感到恐懼,有時會想放棄。各位無須勉強自己。我也是花了很長時間才有力量下定決心了解自己發生了什麼事情。我認為過去種種的糾葛都是為自己清理心靈往前走的必要階段。

了解性侵加害者:坊間有許多描寫性侵加害者的書籍或各種資訊。藉由這些資訊找出自己問題的答案,有助於清理自己的心靈。不過,千萬不要忘記,性暴力的責任在加害者身上,無論任何理由都不能當成藉口。

在治療過程中面對性暴力:接受心理治療時,不妨將那張空椅子當成加害者,或擺放象徵加害者的物品,和心理治療師進行角色扮演,共同面對加害者。或許就能對加害者表達自己的想法。

寫信:如果你已經準備好了,也可以透過寫信的方式面對加害者。無須真的將信寄出去,只要在寫給加害者的信中表達自己的心情即可。

如果真的想將信寄出去,請務必考量各種可能的風險。接觸加害者很可能導致危險。家人與周遭親友也未必會贊同,你必須考量所有可能發生的情形,再採取較務實的方式。請借助專家的力量,不要獨力奮戰。與諮商心理師一起努力是解決自己內心問題的最好方法。

轉動停止的時鐘:我認為說出過去不敢說的話,完成過去做不到的事情,就是轉動停止的時鐘。值得注意的是,絕對不要期待加害者承認自己做錯事,對自己道歉或補償。就算你要求的事情是正確的,無論提出多強烈的要求,我們都不可能改變別人。

你能改變的只有你自己。用力讓自己恢復,就能隨著時間前進。

【看檸檬長知識!快點我訂閱精選書摘】

*延伸閱讀:法國男人GG了!太愛搭訕根本性騷擾 新法案:對正妹吹口哨就罰26K

*更多大檸檬精選深度好文

*本文摘錄自《十三歲後,我不再是我:從逃避到挺身,性侵受害者的創傷修復之路》

▲▼《十三歲後,我不再是我》書封(圖/業者三采文化提供)

作者:山本潤
譯者:游韻馨

本文由 三采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范筱梵老公3人行鹹濕影片外流 閨蜜再爆「根本沒登記結婚」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