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總愛「檢討受害者」?心理學:本能不這麼做會崩潰

深海大花枝/海底外交官

從深海來到陸上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觸手和奇奇怪怪的東西( ゚∀ ゚)

點評:原來是這樣啊......

文/深海大花枝

你相信正義,相信公平嗎?這個答案每個人心理的尺度都不同,你可能覺得這個社會不公不義,但至少相信努力多少會有回報。某種程度來說,我們每個人都渴望公平,這是人類心理自然而然的本能。但......對公平的期許,卻正是造成不公平、讓人類傾向檢討受害者的原因。

▲▼檸檬用圖。(圖/免費圖庫pakutaso)

今天正好有一篇新聞(點我去看)。當事人花了1990元,在夾娃娃機夾到「iPhone8」,開盒後卻發現只是一塊塑膠展示機。他到派出所提告詐欺,「台主」至今還沒有出面。這件事上了新聞後,PTT的網友留言,大多數都在怪當事人自己「又貪又蠢」。留言像是「真的有夠87」、「夾娃娃+iphone=兩倍智X」、「2000給你夾i8 這你敢信?」、「貪小便宜的下場」。

或許1990元夾到iPhone真的不可能,但該台娃娃機上,不但沒有寫出盒內是展示機,還寫上「絕非行動電源」。可能有人覺得砸錢被騙的男子不太聰明,但更該譴責的,難道不是意圖誤導人的商家?

▲▼檸檬用圖。(圖/免費圖庫pakutaso)

更不用說我們看過更多的,性騷擾或強暴的受害人,不論男女,往往都會被貼上標籤:「你是不是穿太少?」「男生怎麼會被性侵,一定是你自己也想要」。可是,如果沒有那個出手的犯罪者,不是根本就不會有這些問題嗎?最近的#MeToo運動也是,總有不少人評論,受害者發生可能只是想紅,或是事後想起某次性行為覺得後悔。

心理學家告訴我們,人類會檢討受害者,可能正是因為你覺得「不這麼做會全身不對勁」。

▲▼檸檬用圖。(圖/免費圖庫pakutaso)

回到開頭,人們期待公平,卻學會了合理化不公平。

這被稱為「公正世界偏見」(just-world bias):我們的大腦希望這個世界有可預測性、希望善有善報、希望只要我們在做「正確的事」,未來就會正確地發生好的回報。然而在這種信心下,就會出現一個反面的錯覺:「如果一個人遭遇不幸,一定是因為你曾經做了什麼才導致惡報」。所以,人類的大腦寧可傾向把出現的不公正歸罪於受害者,而不是質疑自己那套善惡有報、令人安心的世界觀。這套理論在1960年代就被提出,直到現在,我們也都還會聽到「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有本書名叫《只為成功找方法,不為失敗找藉口》,這兩句話就好像成功秘訣一樣流傳,幾乎人人都琅琅上口。但在花枝看來,「為失敗找藉口」其實是人類的天性,因為我們希望幫每一件發生的事情找到因果關係,我們的世界觀才能繼續維持下去不至崩蹋。而且花枝認為,我們每個人真正在做的,其實是「幫別人的失敗找藉口」:「他會失敗一定是因為有做錯事,我一路上這麼努力這麼小心,難道也會失敗嗎?怎麼可能!」

▲▼檸檬用圖。(圖/免費圖庫pakutaso)

在幾場心理實驗中,我們觀察到,受到同樣傷害的被害人,看起來越無辜、越無助,反而被受試者認為更令人厭煩、「他自己肯定也有問題」。人們去貶低受害者,就是防止自己世界觀崩毀的防衛性反應。當人們害怕自己所處的團體(或社會)會遭受威脅時,責怪受害者的傾向就會更加增強

例如一個窮人,可能是因為父母債留子孫而身無分文,他兼了三份工、勉強養家,最後還是撐不住而倒下......。在這種故事裡,弔詭的是,當政府越不受人民信賴,人們反而越覺得是窮人自己有問題。因為你愛國、但已經無法相信這個政府,而要你承認是政府失能導致人民受苦,就坐實了「這個國家真的很差」的想法。所以你會避免這樣思考,轉而認為窮人自己一定有什麼地方沒做好,才會陷入如此田地,他該對自己行為導致的結果負責。

心理學家也發現,越是符合刻板印象中「成功人士」標籤的人,也更有這種「認為受害者該為自己的不幸負責」的傾向。對這些成功者來說,是從小到大的每一個選擇造就了今天,因此失敗者應當也是因為做出錯誤選擇,才造成不幸,而這些人該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

▲▼檸檬用圖。(圖/免費圖庫pakutaso)

說到這裡,人性似乎令人絕望。我們天生就是希望這個世界總是只獎賞走善路的人,卻無法接受世界並非如此運作。為了讓自己能繼續相信善有善報、相信努力會有好結果,我們心裡另一面,陰暗扭曲地認為那些沒有好結局的人,勢必也有自己做不好的地方。否則,如果人生沒有做錯什麼也會遭逢失敗,那我們該如何自處,還有什麼動力能讓我們努力下去?

好在我們還有希望。杜克大學的心理學研究者內米(Laura Niemi)與楊(Liane Young)發現指責受害者的傾向是可以改變的,最簡單的做法,就是在新聞案件中,報導內容改為側重加害人,而非像現在一樣關注受害人有多慘、故事有多獵奇。如果人們對加害者的認知比較多,就比較不傾向譴責受害者。

所以說,我們還是有機會讓自己更善良、更有同理心。比起關注受害者做了什麼、為什麼被害,我們可以提出更多問題。例如為什麼作惡者會犯案、為什麼我們明明都希望世界是公平的,卻能夠允許一些人拿到遠遠超過自己應得的東西。

▲▼檸檬用圖。(圖/免費圖庫pakutaso)

孔子說人之所以和其他動物不同,是因為有仁義,花枝的解讀是:因為我們願意犧牲自己一點點,用小小的不方便,讓所有人能過得更幸福。所以說,當你想質疑受害者的時候,不用太過譴責自己,因為這是正常的心理防衛反應。但,我們更可以多想一下,了解到自己大有機會變得更善良,別真的把難聽的話說出口。如果有一天,所有人都願意給予被害者公正的評價,那世界一定就會和平許多了吧。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guokr]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5分鐘離場免費」男停霸王車 半年進出停車場194次都0元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