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迷研究「鹿腿童屍」遭醫界放逐 天才外科醫淪怪胎秀維生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該說是悲劇嗎……

【檸檬小編這麼說】19世紀的傳奇外科醫師史賓賽‧布萊克(Spencer Black)曾經是炙手可熱的醫界新銳、畸形症患者的救星。

但他漸漸沉迷於基因突變的人體解剖研究,並將這些現象與傳說中的奇幻生物連繫在一起,寫成研究報告發表,終於導致他被醫學界放逐,變成以販賣獵奇維生的馬戲團成員……


*本文內容可能造成不適,請斟酌閱讀

文/E.B.哈德斯佩(E. B. Hudspeth)
譯/陳岡伯

布萊克在完成了幼鹿子的研究工作之後,決定要去發表他的重大發現。他認為出版刊物是唯一能夠讓他的研究發揮用處的實際作法,但是他也深知自己偏離正統的論調,很有可能會毀滅他的未來生涯以及身為醫者的名聲。即便如此,布萊克依舊冒著風險將他的研究發現呈交給了醫學院。

(編按:幼鹿子是一名膝部畸形男童的屍體,膝蓋反向彎曲、身上也覆蓋著毛髮,布萊克醫師重金將他買下製成標本研究。)

▲▼畸形秀(圖/Wikipedia)
▲膝部畸形患者/Wikipedia

他撰寫了一篇完整的論文,講述了他的論點:幼鹿子身體上的突變是神話生物賽提爾曾經存在於真實世界的證據。但是醫學院拒絕刊登這篇論文。布萊克接著與歐美各大城市包括芝加哥、波士頓、紐約和倫敦的數間大學接觸,希望能夠得到發表的機會。但是他的熱情得到的皆是冰冷的拒絕。

不久之後,費城醫學院終止了布萊克醫生的所有經費補助。顯然醫學院的同仁認為他現在僅僅執著於幼鹿子身上的研究,已經不再重視以前在C病房的醫療工作。布萊克在醫學社群裡的名聲迅速滑落:他受到新聞媒體的攻訐,也收到惡意的信函,甚至走在街上時也受到人們的奚落。

布萊克醫師的文章牽強荒謬,而他所謂的「研究發現」不過是小孩子的夢中幻想,根本不是現代科學家該有的論述。他該把他的奇想寫進小說裡,讓膚淺的讀者從那些古靈精怪得到歇斯底里的快感。—喬亞伯.A.賀拉斯醫師

此時布萊克的名聲已經遭到了無可挽回的破壞;他也開始債台高築。然而,雖然他不懷抱著任何重振職業生涯的希望,依舊堅持繼續他的研究。布萊克抱持著從未動搖的決心,相信自己最終將會完成史上最偉大的人類學發現。

在1880年,布萊克加入了「美利堅遊藝團」(American Carnival)。在當時,有數百個類似的遊藝團和馬戲團在美國和歐陸巡迴演出。和其他大型的表演團體比起來,美利堅遊藝團的規模不大,僅僅擁有十五輛由馬匹拉動的表演篷車。布萊克的加入,為美利堅遊藝團新增了「布萊克醫師的解剖博物館」,展出了他數年來收集的各種突變物種的標本,以及其相關的知識。

▲▼畸形秀(圖/Wikipedia)
▲怪胎秀展覽/Wikipedia

在展場中,布萊克展示了真實畸形身體的骨骼標本,並且分析了這些骨骼異常的原因。有些標本被直接擺在桌上,有些則是放置於大型的展示櫃中。一些較小型的標本被懸掛在篷車內的橫樑上。為了添增群眾參觀的樂趣,遊藝團請布萊克在現場講述這些標本的背後故事,告訴觀眾它們是從哪些神話生物演化而來的。

我們可以從一張遊藝團宣傳單上的節錄文字一窺布萊克在展場的演講內容:「一個生下來就沒有雙臂的孩子,很可能是遺漏了能夠長出雙翼的基因訊息。換句話說,他的祖先可能是鷹身女妖(harpy) 的後代。」

(註: 鷹身女妖(harpy)是希臘神話中有著女人面孔和鳥類身體的怪物。傳說是由蛇髮巨人提豐(Typhon)和蛇妖厄克德娜(Echidna)所生。)

從備受尊敬的醫界才俊墮落成了怪胎秀的主持人,這對於布萊克醫師來說是個劇烈的轉變。他和他的家人被迫展開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跟隨著遊藝團四處巡迴,日子是難以想像地辛苦。但是布萊克的妻兒很快就適應了這樣的舟車勞頓。

我們都知道埃莉絲來自於一個受過高等教育且頗具權勢的家庭,她大可以帶著孩子回去芝加哥的娘家依靠父母和兄弟姊妹。相反地,她卻成為了美利堅遊藝團不可或缺的一員。她不但與遊藝團中的工作者和表演者和睦相處,更受到他們的喜愛。她將這些人視為她的孩子,盡心盡力地關心、照顧他們,甚至因此贏得了「埃莉絲媽媽」(Momma El)的稱號。

布萊克本人在這段期間的心情卻是複雜得多。在以下間隔四個月的兩段日記中,我們可以觀察到他對於研究和遊藝團生活的心境轉變。

1880年9月,我為了完成我的研究,投注了如此多的心血。然而我卻只能將成果分享給騙子、罪犯和謀殺者—這群 愚昧無知的小人! 他們之所以沒有率獸食人,不過是因為嫌彼此的血肉不夠美味。然而,是他們卻是我現在唯一的夥伴。

我滿足了這個遊藝團所需要的奇幻想像。我對著盲目膚淺的群眾講課,但是他們對於「叢林蜥蜴女」要遠比對我的科學知識要感興趣(而事實上,她不過是一個來自底特律、患有斑色魚鱗癬的可憐女人)。如果我能夠在某間大學的實驗室中研究,與懷抱著學術熱誠的學生分享知識,該有多好!

但是我內心深知,我依舊必須繼續我的研究工作。縱然我鄙視這些膚淺的人,他們卻是我僅有的聽眾。在我喪失了其他任何的維生方法之後,留在遊藝團是我唯一的選擇。

*延伸閱讀:活活踩斷肋骨!護士注藥物、浸冰水毆打 病患:她們都說是幻覺

*更多大檸檬精選深度好文

*本文摘錄自《復活師:傳奇醫師史賓賽.布萊克的失落秘典》

▲▼《復活師:傳奇醫師史賓賽.布萊克的失落秘典》書封(圖/業者楓書坊提供)

*本文內容純屬虛構,請勿模仿文中的不當行為

作者:E.B.哈德斯佩(E. B. Hudspeth)
譯者:陳岡伯

本文由 楓樹林出版社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救命啊!雪貂被鱷魚吃掉 表情超到位可以報金馬獎了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