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活踩斷肋骨!護士注藥物、浸冰水毆打 病患:她們都說是幻覺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不瘋也會被逼瘋吧……

【檸檬小編這麼說】1887年,美國傳奇記者伊莉莎白‧珍‧寇克恩(筆名奈莉‧布萊 Nellie Bly)受報社之託,偽裝精神病患潛入了黑井島精神病院臥底十天。然而她發現,許多「病患」可說是進到院裡才被逼瘋的……


文/奈莉‧布萊 Nellie Bly
譯/黃意雯

大檸檬用圖(示意圖/《瘋人院十日》劇照)
▲黑井島精神病院/Wikipedia

從夜班護士的抱怨裡常能聽得許多院內事情的真相。所以,只要能聽得任何資訊,我會放棄小睡片刻的機會。但護士每晚都會進房要我吞下據她們的說法是「幫助我入睡」的綜合藥物。我說我不想喝那東西,她們也就離開了。

我希望她們整晚都別再進來。但希望落空,因為沒多久,她們就帶著當初在大家抵達島上時負責接應的醫生回來。他堅持我一定得吃下那些藥。就算僅有幾小時,我也堅決不讓自己失去意識。醫生發現哄騙對我無效,他變得非常粗暴,還說他我浪費了他太多時間,我要是不把藥吞下去,他就直接用注射的。

我意識到他若是採用注射方式,我根本無法逃避,但若是我自己吞服,至少還有點希望。於是我說我願意吃藥。我嗅聞了幾下,那氣味可能是鴉片酊,而且劑量高得嚇人。一待他們把我鎖在房內離開後,我將手指伸進喉嚨盡可能地催吐;剛剛的三氯乙醛就去別處發揮作用吧。

黑井島療養院的病患每週會洗一次澡,這也是大家唯一能見到肥皂的時候。一位病人給了我一塊頂針大小的肥皂,相信這是她表達善意的舉動,但我認為她遠比我更需要這塊廉價肥皂,所以我感激過後還是婉謝了她的好意。

浴缸在洗澡日這天注滿了水,病患一個接一個進去洗,但浴缸水完全沒換過,直到相當混濁才能放掉髒水;雖然重新注入清水,但浴缸也不會刷洗過。所有院中的女人,有皮膚病和沒有皮膚病的,全都共用同一條毛巾。健康的病患會要求換水,但卻被迫屈服於懶惰護士猶如暴君般的支配。

病患穿的衣服很少換洗,每個月才能換洗一次。如果病患有訪客,護士們會在訪客抵達前匆忙把病患趕去換衣服,以營造出她們在這裡確實得到悉心照顧的管理假象。無法自理生活的病患處境十分惡劣。護士們完全不顧她們,反而轉命令其他病患去照料。

連續五天,我們被迫整天坐在房內;我從來沒有這麼長時間保持靜止不動過。所有病患無不四肢僵硬、渾身痠痛,疲憊不堪。我們坐在長椅上時會自成一群,想像自己踏出病院後最想吃的食物,藉此安撫我們的肚腹。要是我沒有體會過大家忍受的是何等的飢餓,而且處境又多麼悲慘,我會覺得病患這個對話十分有趣。

然而,她們的對話事實上只讓我哀傷。當「吃」這個最受歡迎的主題已經談不下去時,她們會轉而對這座療養院與管理方式提出看法。儘管意見各自不同,但對食物與護士們的譴責,眾人倒是完全一致。

提莉.梅爾德小姐的身體狀況日漸惡化,她感冒久久未癒,也吃不下院裡的餐食。為了維持記憶力,她日復一日地唱著歌,但護士最後還是命令她不准再唱。我每天都和她說說話,她的病情惡化速度之快讓我難過不已。

最後,她開始出現幻覺,認為我要取代她的身分,認為所有來找納莉.布朗(編按:作者潛入精神病院使用的化名)的人都是她的朋友,大家來找的其實是她而不是我,而我則是不擇手段想欺騙她來訪的友人,好讓他們相信我才是他們要找的人。我試著向她解釋,但她聽不進去,於是我只好盡可能離她遠一點,以免我的出現加重她的病情,甚至助長了她的幻覺。

秀氣的卡特太太是院中病患之一。有一天,她以為自己見到丈夫的身影出現在步道上,於是脫離她的行進隊伍,跑上前去想見他。此舉讓她因而被送進「改造營」

她在事後說:「那段經歷光是回想就足以讓我發瘋。改造營裡的護士只因為我哭,就拿掃帚柄對我痛打,她們跳到我身上,踩傷我的內臟,這件事我永遠無法釋懷。接著她們又將我手腳綁住,用床單罩住我的臉,緊緊纏住我喉頭,讓我叫不出聲,接著再把我推進裝滿冷水的浴缸,用力把我壓進水裡,直到我放棄求生意志,失去意識。她們數度抓住我的耳朵,把我壓制在地板或牆上毆打我頭部。她們甚至拔掉我的頭髮,那些地方現在都已經長不出新髮了。」

大檸檬用圖(示意圖/《瘋人院十日》劇照)
▲示意圖/《瘋人院十日》劇照

卡特太太提出證據證實自己所言不假。她讓我看她後腦的傷痕,以及頭髮被拔掉後清晰可見的頭皮。

我盡可能如實地平鋪直述她的遭遇:「比起我在改造營裡見到的其他人,我的情況還算好,但這確實也毀了我的健康;就算我日後能離開此地,恐怕也是個廢人了。我丈夫得知我在改造營裡所受的虐待,他威脅院方讓我離開,否則他就要公開此事,於是我就被帶到這裡來了。現在我心理已經完全康復,先前的恐懼已經遠離,醫生也向我保證,會讓我丈夫接我回去。」

我在這裡也認識了布莉姬.麥金尼,她現在看起來神智相當正常。她說她被送到「第四改造營」,分配到「繩索隊」。

「我在那裡遭受嚴重的毆打。我被扯著頭髮拖行、被壓進水裡直到我窒息,還被又掐又打。護士會命令聽話的病患在窗邊把風,只要有醫生靠近,就要立刻通知她們。病人向醫生訴苦是沒有用的,因為他們只會說那是我們腦袋壞掉所產生的幻覺;而且,我們要是敢向醫生告狀,事後又會招來護士一頓毒打。

護士會把病患壓進水裡,威脅如果不保證日後不再向醫生告狀,那她們就會讓你活活溺死。每個人都會同意的,因為我們很清楚醫生根本不會出面幫我們;再說,只要能逃過處罰,大家什麼事都願意做。我在不小心打破一片窗玻璃後就被轉到木屋區。那是整個島上最糟糕的地方。

木屋區髒得叫人害怕,氣味更是讓人難以忍受。夏天時蚊子成群飛舞,伙食比其他任何一棟病舍的都還糟糕,而且只能使用錫盤。病舍的鐵欄杆不設在室外,而是在裡面。有許多病患在那裡都已經待上許多年,但護士還是刻意讓人滯留在那裡勞動。我在那裡被護士打過好幾次,有回護士甚至跳到我身上,踩斷了我兩根肋骨。」

「某天有個年輕女孩被帶進去。當時她已經病了,但她還是頑強反抗,不想進到那個骯髒的地方。有天夜裡,護士強行把她帶出去毆打一頓,之後又讓她裸著身子泡在冷水裡,接著把她丟回床上。隔天早上那女孩死了。醫生來過之後直接說她是死於痙攣。這整件事就這麼了結。」

她們會向病患注射大量的嗎啡和三氯乙醛,造成病患更加瘋狂。我看過病患因為藥效發作、瘋狂地討水喝,但護士拒絕給水。我也聽過好多人徹夜哀求,只希望能得到一滴水,但結果還是什麼都沒有。我自己也是一直哭喊著要水喝,喊到無法說話。」

同樣的情況我在七號病舍也曾親眼目睹。病患們哀求希望在就寢前能有水喝,但護士哈特小姐和其他人就是不願打開能讓大家解渴的浴室。

*延伸閱讀:女記者裝瘋混入精神病院 臥底挖出可怕真相:她們跟我一樣正常

*更多大檸檬精選深度好文

*本文摘錄自《瘋人院臥底十日紀:傳奇女記者的精神病院紀實報導》

(圖/《瘋人院臥底十日紀》書封)

作者: 奈莉‧布萊 Nellie Bly
譯者:黃意雯

本文由 八旗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當板凳給狗踩牠竟然放空! 墊背貓眼神死:你給我下來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