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也有發情期!研究:女性開始排卵 男性「聞得到」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妳的髮香~Oh~~像花香~~

文/李相僖(加州大學河濱分校人類學教授)、尹信榮(《科學東亞》記者及前任總編輯 )
譯/陳建安

要讓男性提供食物,前提是孩子必須確實繼承了自己的基因。如果不是自己的孩子,男性等於是為了守護別人的基因而白費力氣。那要如何才能確保女性肚子裡懷的一定是自己的孩子呢?只要像大猩猩一樣,持續守在發情期女性的身邊,不讓其他男性靠近就行了。

▲▼情侶,兩性,男女,壁咚,調情,約會,摸下巴,正妹(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示意圖/Pakutaso,下同

現在換以女性的立場想像一下,有男性不斷提供肉類和保護,對女性來說是生存的一大利多。但女性的發情期頂多每個月一、兩天,那其他日子不就沒有肉可以吃了?所以人類女性發展出一種偽裝策略,只要假裝自己總是處在發情期,就能持續得到肉類。為了徹底偽裝,女性不僅要矇騙男性,甚至還要自我欺騙,久而久之連女性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真正的發情期。無法確知發情期的人類於是演化成可以隨時進行交配,而男性也會返回同一名女性身邊。

單一男性與單一女性,以性與食物作為媒介相互配對,進而演化出男女分工、核心家庭與直立步行等「一整套」的行為模式,這些論述內容被稱作「洛夫喬伊的假說」。此假說出自美國肯特州立大學社會人類學系的歐文.洛夫喬伊(OwenLovejoy)教授,於1981 年在著名學術期刊《科學》(Science)中發表的〈人類的起源〉(The Origin of Man)一文。這篇文章隨後引起社會大眾激烈的討論,也讓他聲名大噪。

部分人類學者想進一步驗證這項假說是否屬實,如果洛夫喬伊教授的論點正確,那應該能在早期人類身上發現直立步行的痕跡,加上男性之間的競爭程度較溫和,因此推論男女在體型與尖牙上的差異應該都很小。若以長期被認為是人類祖先代表的「阿法南猿」(Australopithecus afarensis)來觀察,會發現這個推論只對了一半。雖然阿法南猿的尖牙比現代人類大顆,卻比黑猩猩或大猩猩來得小,兩性體型的差異同樣介於現代人類和大猩猩之間。科學家們從這些特徵推測出,阿法南猿與現代人類和大猩猩不同,應該具有另一種特殊型態的兩性關係。

2010 年的《科學》期刊中刊載了「始祖地猿」(Ardipithecusramidus)的大規模研究結果,他們是比阿法南猿更久遠的早期人類。洛夫喬伊教授的研究團隊也參與了此論文的研究過程,透過解剖學上的特徵分析,他們最後做出了一個結論:「始祖地猿是直立步行的物種,雌雄兩性間的體型差異不大。」這表示洛夫喬伊的假說是正確的嗎?

洛夫喬伊錯了?
洛夫喬伊的假說在社會上引起軒然大波,特別是女權主義者對此表現出強烈反彈。人們過去總認為核心家庭是資本主義與市場經濟運作下的副產品,但如果洛夫喬伊教授的主張正確,那麼婚後男人外出賺錢,女人用這筆錢來持家與養育孩子的這種模式,就會被認定是自古以來即烙印在人類基因中的一種宿命。

換個角度來看,也可以被解釋成早從數百萬年前開始,女性就會為了獲取食物而提供肉體上的性愛。女權主義者認為洛夫喬伊的假說並非人類起源的學術論文,只是男性對於無窮盡性愛的一種幻想。

從最近三十年的研究結果來看,洛夫喬伊的假說很有可能是錯的。首先,人類不是唯一會在發情期外有性生活的動物,關係遠一點的例子有海豚,而與人類最親近的倭黑猩猩(Panpaniscus)也是隨時都能發生性行為。然而這些動物的社會結構都不是所謂的核心家庭。

更令人驚訝的是,人類根本不會隱藏發情期,這與洛夫喬伊的看法亦有所出入。處於發情期中的女性,其行為舉止會不自覺地與平時不同,而男性也會不自覺地做出相對的反應。從人類學的研究結果來看,女性在排卵期時,不僅聲調會變高,食慾會減少,甚至會將自己打扮得特別漂亮。男性則會(不自覺地)被排卵期女性的氣味吸引而靠近,並分泌睪固酮。

▲▼老師,正妹,教師,眼鏡,女,書,看書。(圖/翻攝自pakutaso)

更神奇的是,男性會隨著當時自己是否有對象,而對排卵期中的女性做出不同的反應。換言之,哪天若是突然覺得某位女性格外有吸引力,或許就是男性賀爾蒙在作祟。

>>延伸閱讀:婚外情是戀愛自由?女作家16歲立志被包養:三人關係最理想

>>更多大檸檬精選深度好文

*本文摘錄自《人類的起源:最受美國大學生歡迎的22堂人類學課,關於你是誰、你從哪裡來又該往哪裡去》

▲▼《人類的起源》立體書封(圖/業者三采文化提供)

作者:李相僖、尹信榮
譯者:陳建安

本文由 三采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傻眼貓咪!萌貓一聽要打針 露「定格張嘴」表情嚇壞媽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