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晶蝦大王身家起底!出身新店望族 「月刷200萬交友」敗光3千萬

地院更改余父的監護權後,余愷丞便翻臉將余家換鎖,連要回家探望父親的姊妹和姪子,也只能被鎖在門外,不得其門而入。(圖/讀者提供)

▲地院更改余父的監護權後,余愷丞便翻臉將余家換鎖,連要回家探望父親的姊妹和姪子,也只能被鎖在門外,不得其門而入。(圖/CTWANT提供,下同)

圖、文 /CTWANT

以第4台接線生意致富的余家,是新店當地望族,獨子余鎧丞從養殖水晶蝦事業跨足餐飲業,在台北地區名氣不小;而出手豪氣的他,也結交了不少政商、警界人士,人脈廣闊,但他卻遭親姊妹出面指控,不僅領光植物人父親帳戶現金、唆使黑衣人持租賃契約至母親的億級豪宅,威嚇姊妹,甚至還將3姊琪琪(化名)1輛使用中、掛在父親名下的賓士車典當百萬。2姊婷婷(化名)表示,弟弟在外出手闊綽,光是1個月的刷卡費就高達200萬,令人嘖舌。

為何親姊弟會反目?琪琪感慨地說:「一切都是因為錢。」3年多前,余父因為開刀不幸成為植物人,1年後余母癌逝,一家人陷入愁雲慘霧。「他(余鎧丞)每天在外吃吃喝喝,每月刷卡費高達1、2百萬元,真的嚇死人,爸媽一直很擔心他的交友狀況,也勸他要以家庭為重……由於家裡財務需有人控管,他自告奮勇向法院聲請監護宣告,管理爸爸的所有帳務。」琪琪表示。

 余家姊妹向法院聲請變更父親監護人聲請,卻意外發現余愷丞在父親倒下後,挖走父親帳戶高達3000多萬元。(圖/讀者提供)

▲余家姊妹向法院聲請變更父親監護人聲請,卻意外發現余愷丞在父親倒下後,挖走父親帳戶高達3000多萬元。

基於信任,余家姊妹們未曾問過財務流向,直到某一天收到保險公司的帳單,不但發現父親購買的3千萬元基金被贖回,也因戶頭存款不足,無法支付小妹的保險金,「我和婷婷覺得不對勁,多次要求鎧丞提供財產清冊,但他始終未正面回應;我們擔心鎧丞會將爸爸名下的財產全數敗光,於是向法院提出更改監護人聲請,一看到法院調查的證據,才知道鎧丞有夠誇張,他已經完全榨乾爸爸了!」琪琪說。

琪琪接著出示父親的帳戶提款記錄指出,「2017年間,爸爸倒下後,短短1年內,竟有886筆提款紀錄,金額高達3千多萬元;另外還陸續轉帳315萬元匯入鎧丞的帳戶。」琪琪估算,余鎧丞已從父親身上拿走大約3千萬元。

 

「鎧丞還將母親過世前給他的房產拿去貸款,就連車子也不放過!我的賓士車登記在爸爸的公司,鎧丞竟以遺失為由,把車子過戶到自己名下,然後再去當鋪典當1百萬元。」琪琪表示,去年12月24日,她開車到新北市三重區辦事情,好好地停在停車格中,事情辦妥後車子卻不翼而飛,報警後才知道車子被當鋪拖走。「原來鎧丞沒有支付當鋪利息,車子才會被拖走。」

余家人過去感情甜蜜,還在加拿大拍下全家福,如今4姊弟卻為錢反目。(圖/讀者提供)

▲余家人過去感情甜蜜,還在加拿大拍下全家福,如今4姊弟卻為錢反目。

琪琪說,法院最後裁定父親由2姊婷婷及弟弟共同監護,判決當天,余鎧丞立刻換掉雙親起家厝的門鎖,也不讓姊妹們回家,「原來30多年的手足情,是這麼脆弱。」

針對姊妹指控,余鎧丞回應表示:「父親生病期間,都是我在照顧、處理,這些都是父親的醫藥費和其他貸款。」他也反控姊妹們是為了爭財產,才顛倒黑白。另外,余鎧丞委任律師高嘉甫也表示,余鎧丞在去年11月間把姊妹住的房子中「自己的」房間出租給鄭姓男子,鄭男帶著女友要入住,卻遭姊妹指控侵入住宅;而警方到場後也認為是單純的出租糾紛。高嘉甫也反控是余家姊妹找來黑衣人,將鄭男打得破血流。

余愷丞與警界友好,臉書時常打卡出入各分局泡茶,余家三姊妹懷疑,余愷丞有與警方打關係,才會讓他們遭受黑道騷擾也求助無門。(圖/翻攝臉書)

▲余愷丞與警界友好,臉書時常打卡出入各分局泡茶,余家三姊妹懷疑,余愷丞有與警方打關係,才會讓他們遭受黑道騷擾也求助無門。

延伸閱讀
敗家蝦王4/黑道照三餐登門問候 報警反被嗆:你們自己家的事自己處理
男神得利3/吳怡農不接地氣是致命傷 綠大老憂:他難適應三字經
遛狗曝交情3/陳昊森與曾敬驊各自發展 心疼粉絲發文阻夜排

分享給朋友:

※本文版權所有,非經授權,不得轉載。[ ETtoday著作權聲明 ]

糊塗人夫拍水龍頭邀功!正宮一看竟抓到「全裸小三」

關鍵字:

讀者迴響

熱門新聞

最夯影音

更多

熱門快報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