雁默/為何「總統被撩」不算歧視,「衰尾查某」卻算?

2019年12月23日 17:45

●雁默/自由撰稿人

「波特王事件」挺有意思,而最不重要的討論點就是波特王本人,應該在意的是事件引發的政治波瀾,兩岸民間商業往來,與女權問題。

我對「女權問題」最有興趣,這放在後面說。關於政治波瀾,為何「波特王事件」不能與「周子瑜事件」的政治效應相提並論呢?原因很簡單,因為周子瑜確實無辜,波特王是明知故犯,周子瑜楚楚可憐,波特王霸氣回嗆,政治化處理,消費台灣內部的政治正確。換言之,論受害性質,一真一假,效應自然也就天差地別。(延伸閱讀:為什麼波特王不會變成四年前的周子瑜?

波特王在影片中堅持稱呼蔡英文為「總統」,放在台灣不會有事,但影片放在大陸自然有事,是非很容易釐清,在穆斯林社區賣豬肉,或在黑人社區設置3K黨分部,腦袋有問題的當然不是穆斯林與黑人。

況且,蔡英文當局還大仗陣將宣揚「武統」的大陸學者驅逐出台,即便該學者當時根本沒在台宣揚武統。既然兩岸都設「政治禁區」,就別鬼扯什麼「創作自由」或「被打壓」了。

因此波特王的政治操作看似壯烈,實則無聊,從商業利益來看,自絕於大陸市場,也就只好販賣芒果乾在台灣吃自己,沒啥好怨,逞勇戲也別演太兇。

在對岸做生意需不需要下跪?這問題向來為「獨青」套利模式之一,批判台商之「不忠」與「奴媚」,彰顯自身的聖潔。有趣的是,波特王以「獨青姿態」打臉了這個「獨青說法」,拿出合約駁斥與對岸商業合作需要先「下跪」。

雖如此,波特王的自保害到的恐怕是其他與大陸民企合作的台商。民間層次合約本來不至於敏感的法律稱謂,日後或許更嚴謹,對岸民企選擇台灣合作對象的審查,則只會更小心。

一人任性,千萬人陪葬。眾多台商若利益因此受損,可能都還搞不清楚波特王是誰,就好像2008年金融海嘯時,一名損失慘重的本土藝人大呼「誰是雷曼兄弟?我又不認識他們,為何捲走我的錢?」

說到底,「波特王事件」會不會影響選情呢?不會,這事件只會在同溫層裡供綠營支持者自嗨,而他們本來就是綠營肉票。

接著,來談談女權問題。

▲波特王撩蔡英文總統。(圖/翻攝自YouTube/波特王 Potter King)

波特王製作的主要內容是「撩妹」,這主題在兩岸都有不小的青年市場,相關內容在網路上也行之有年,蔡英文為拚連任而葷素不忌蹭網紅,已是選舉日常,目的不過是鞏固青年選票,蹭上撩妹網紅也不令人意外。

不過,撩妹撩到「總統」,觸發的問題是:「總統」自願被撩適不適當?此舉有沒有鼓勵性騷擾之嫌?

蔡英文自己都說「總統也可以被撩」,並稱「這才能彰顯真民主」,所以這不是「辣台妹被撩」而是「總統被撩」,這不是「一般女性」蔡英文被撩,而是「一國之君」蔡英文被撩。「一般女性」與「總統」的差別在於「示範作用」。

在ME2運動風行草偃的當下,女性意識抬頭,我們可以不將之視為「兩性戰爭」,但「性」問題的重新界定,確實受到社會較多的注視。白話說,以前男性可對女性進行的「調情模式」,大範圍不適合於當下的女權政治正確。(延伸閱讀:「幽默」撩妹算性騷擾嗎?

這個由盎格魯.薩克遜民族發起的運動,不見得為其他文明所認同,就算不提與之完全扞格的穆斯林文化,即便是法蘭西民族也不甚苟同。眾所皆知,法國人浪漫,兩性之間的「調情模式」甚為開放,而他們(包含法國女性)認為美國這場ME2運動,以及隨之而來對男性的「獵巫風潮」,是清教徒式的矯枉過正。

在性別問題上,動不動就指責男性「歧視」女性,已是一個社會問題,而台灣似乎並沒有對此展開過徹底的辯論與對話。到底有沒有明確的界線,適合我們的文明?例如國民黨主席吳敦義,在波特王觸發女權問題的當下,「應景」地指稱蔡英文為「衰尾查某」,到底算不算歧視女性?什麼狀況下使用台語的「女性」(查某),算是歧視?

為何「總統被撩」不算歧視?「衰尾查某」卻算?有誰畫出了明確的紅線了嗎?

翻閱輿論,確實有一篇「性騷擾防治」工作者的意見,其認為韓國瑜動不動以性器官為譬喻的「庶民語言」博人眼球,是歧視,波特王的「幽默」撩妹言語,也是歧視。「性騷擾防治」工作的不易,來自於紅線不容易釐清,舉凡言語內容,語氣,上下文語意,動機,場合,當事人感受,甚至發言者的顏值都得被納入審查範圍。

只要看幾支網路撩妹影片就知道,絕大多數的撩妹語言絕對不符合ME2標準,而這其中,性暗示「幽默」又佔多數。說到底,撩妹語言的本質就是「調情」,調情對話如何符合清教徒標準?其實就算你問美國人,他們也無法說清,即便在模糊紅線邊緣的調情模式都可能會讓自己吃上官司。

波特王撩蔡英文所選擇的內容,已經算非常清淡的,「這是雞肉,妳知道妳是什麼肉嗎?妳是我的心頭肉」。對「總統」說這話當然會引起爭議,但比起「今年妳生日,我想扮演一根蠟燭」女性對方回「要我吹?」,則根本是清粥小菜,而後者,對性騷擾防治工作者而言,還不算性騷擾嗎?

波特王長相清秀小鮮肉,對女性自告奮勇當蠟燭,或許對方還能「心領神會」,只要場合、態度、動機合宜,可能還不會被當事者認為是性騷擾。不過讀者們,請閉上眼睛想像,同樣的情境下,如果將波特王換成蘇貞昌或謝長廷,妳的心證是什麼?是老綠男歧視女性呢?還是妳歧視老綠男?一時想不出答案的妳得承認,這是價值模糊的領域。

所以我們把問題簡化些吧,「總統」該不該為波特王的撩妹模式背書?「總統」總不能說:「我是蹭了波特王,但我不認同波特王」吧?

話說回來,蔡英文也不是不可能如此自清,畢竟吳敦義口中的這位「衰尾查某」,確實蹭了港青,但當港青祈求台灣收容時,蔡卻「蹭後不理」。

無論「波特王撩總統」讓你覺得噁心或是「沒什麼」,蔡英文以「總統」身份跨進價值尚待釐清的領域,在我看來就是嚴重失格。「總統」以「真民主」粉飾甚至背書性騷擾尺度的「撩妹」,女權主義者或性騷擾防治工作者若還噤聲,那就太虛偽了。

波特王這個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總統」知道自己為社會作出了錯誤示範嗎?

我看只要能連任,「總統」是什麼都不在意的。

熱門點閱》

►波特王事件告訴你「沒人在賣亡國感」

►理虧的網紅,狠狠地刷了一波愛國情操?

►男人「虧妹」心態,究竟從何而來?

►隨時加入觀點與討論,給雲論粉絲團按個讚!

●本文為讀者投書,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網立場,《雲論》提供公民發聲平台,歡迎能人志士、各方好手投稿,請點此投稿

讀者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