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論

給說法/霧裡看花的國民法官制度

司法院欲參考日本的「裁判員制度」,推動「國民法官制度」,藉此提升人民對司法的信任。但從觀審制到國民法官制,模仿不同國家的制度,耗時耗力,又沒有得到收穫。我們何不從既有制度中改變,找出適合我們國家的制度,應該會比大舉變更審判制度更有成效。詳全文>>

蘇友辰/多如牛毛的賦稅法令須清理

我國賦稅法令、行政函釋多如牛毛,久為各界所詬病。解釋函令是財政部為協助下級機關統一解釋法令、認定事實及行使裁量權,而訂定的解釋性規定及裁量基準,其在具體稅捐課徵認定上,對納稅人的權益影響甚鉅。詳全文>>

何飛鵬/司法改革 考驗蔡總統執行力

長達10個月的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終於在8/12劃上總結會議的句點,建議蔡總統,應該仔細靜下心來,徹底消化此次司法改革的決議,把所有重要、可行的議案,全部責成司法院及法務部,專案列管,並提出明確的執行日程及時間表,總統親自追蹤管理,以確保改革的推動。詳全文>>

李永然/宗教自由不打折 期盼合憲的《宗教團體法》

內政部提出《宗教團體法》草案引起部分宗教團體走上街頭,並紛向各地縣市政府陳情。我國《憲法》第13條規定人民有信仰宗教自由,此外,也必須保障宗教團體自治及宗教團體經濟的自主,內政部需調整草案條文,使之成為一部合憲的《宗教團體法》,就可獲得宗教團體支持。詳全文>>

呂秋遠/「他必須是我的朋友」—被霸凌者的哀傷

被霸凌者總會自欺欺人的在心裡這麼認定那些霸凌他的人,「他們是我朋友,也必須是我的朋友」。其中,「也必須是我的朋友」這句話,隱藏了多少的傷痛。因為,他要說服自己相信,他從來沒被霸凌過。詳全文>>

高宏銘/階級翻轉 讓人生而平等

據統計,今年台灣大學入學新生有53%戶籍地在大台北,讓人討論城鄉差距和階級複製問題。貫徹平等權或許不像有形建設馬上有成果,阿基米德曾說,「給我一個支點,我就能舉起地球。」給每個國民有個支點的機會,他們將舉起台灣沉重的未來。詳全文>>

廖義銘/司改玩真的?向樂觀主義大師們致敬

當蔡總統強調司改「不會今天開完會,就船過水無痕」時,如何判斷某些特定、具體的改革措施,能使司法體制贏得民眾信賴?又如何相信各政黨立委能和司改委員們一樣,保持理性與公益思考,而將政黨利益摒棄於立法院內?詳全文>>

給說法/清泉崗消失的毒品,何去何從?

今年2月台中清泉崗基地爆發的毒品丟包案,當時查獲53包安非他命,依據《毒品危害防制條例》第18條規定,當查獲第一、二級毒品時,不管屬於誰的都以沒收並銷毀處理。目前安非他命被列為第二級毒品,這些在清泉崗的流浪毒品會由檢方沒收並銷毀處理。詳全文>>

給說法/家教限女、保全限男,找工作限性別違法?

《性別工作平等法》第7條明定,雇主不得對求職者、受雇者因性別或性傾向而有差別待遇。舉例來講,應徵條件只寫「外場徵服務生限女性」,就會被勞動局裁罰。雇主若真的想要只雇生理的男、女(或性傾向),請提出「工作性質僅適合特定性別者」的正當理由。詳全文>>

董介白/除了司改,獄政改革也是必要之務

獄政人權攸關再犯率及台灣司法人權的國際形象,輕則囚情不穩,重則發生監獄暴動,樂見法務部在不修法前提下,訂下在監受刑人處遇的改善,乃至假釋的透明化及救濟程序,讓即將假釋的受刑人在離開監獄前,可提早半年到一年先到獄外工作,為復歸社會接軌。詳全文>>

董介白/司改總結會議後 人才是真正問題所在

總統府總結重點侷限於制度面的重大變革,然而在此侷限之外,司改國是會議未能真正碰觸到的人的問題,才是改革能否成功的關鍵。再好的政策與制度都須要人來執行與落實,但人的問題是多年來存在司法實務界的老問題。詳全文>>

評/審判長李炫德、法官黃蕙芳 認定事實不依證據憑想像論證

《陳松楊公共危險案》中,陳松楊所駕駛的砂石車右後輪輾過重機車騎士吳致緯致死,承審法官犯了邏輯上的「循環論證」詭辯,以致認定事實時,因前提無證據證明,陷入「認定事實,不依證據」僅憑臆斷的採證違法困境。詳全文>>

林瑋婷/法務部,尚未邁出的矯正改革腳步?

長期以來矯正體系很難爭取到資源,因為收容人被認為是「壞人」,關進去眼不見為淨就好了。這次司改國是會議讓矯正改革成為司法改革重要環節,如何充分利用相關決議,以為矯正制度爭取更多資源,讓「復歸社會」從口號變成現實,是接下來必須做的。詳全文>>

吳景欽/監督檢察權靠檢察審查會可行嗎?

法務部提出,將針對檢察官不為起訴的案件,研議設置外部人員組成的檢察審查會審查,若其成員由部長任命,效用大打折扣外,關於檢審會於審查不為起訴的案件時,要賦予多大的調查權限,以及在認為必須再行偵查的案件,是建議或具有強制力等,在在關乎其角色定位。詳全文>>

李念祖/大法官用了審級加法,下次可用減法

大法官做成釋字第753號解釋,宣告第二審初次受有罪判決者得上訴第三審是憲法保障的基本權利;《刑事訴訟法》中與此相反的規定違憲,從此不再適用。人民初次受有罪判決,其人身、財產等權利因而遭受不利益;為了有效保障人民訴訟權,避免錯誤或冤抑,至少應予一次上訴救濟機會。詳全文>>

郭怡青/預防熟識者性侵 兩性教育要及早

性侵被害人多數先責怪自己,然後才會慢慢醒悟其實是被性侵,俗稱「約會強暴」的狀況尤然;於是,有人很晚才提告,有人是在別人的提醒下提告。告訴人在司法程序上會受到二度傷害,除了因為刑罰的門檻高、不易獲得有罪的結果所致,更多的是導因於司法實務人員的態度。詳全文>>

給說法/誘騙少女拍裸照,何法可管?

剛推甄上台大研究所的林姓男子,涉嫌利用假身分及頭像,引誘少女自行拍攝胸部、腿部或私密處照片、影片,供自己收藏,被害少女多達121人。林男之拍攝、引誘拍攝、脅迫拍攝、散布、意圖散布等行為,涉及違反兒童及少年性剝削防制條例第36條第一項、第二項、第三項,以及第38條。詳全文>>

王以凡/司改之後 消失的兒少議題

司改國是會議第5分組研議「維護社會安全的司法」主題,議題涉及兒少、性別、獄政、毒品及犯罪預防等領域,但多項決議卻未被院部列入規劃。觸法兒少並不是純粹的司法問題,司法院、法務部所提工作計畫與期程更漏納第5組部分決議,不禁讓人擔憂,兒少議題是否再次被漠視?詳全文>>

給說法/「打我啊笨蛋」 你會真的打下去嗎?

如果有個白目說了,「你想怎樣?」「不然你打我啊!」,你會不會抓住這個機會揍爆他?答案是不行的!承諾,要出自當事人的「真心」,如果是說「不爽打我啊!不然你想怎樣」這種,明顯是挑釁,挑釁者並沒有真摯的承諾意思,根本上不希望自己被打,就不屬於承諾。詳全文>>

湯文章/人民的司法?主權者的司法?

民眾對於司法的認知,多從媒體得來,而定罪與否本來就應該依賴證據,但證據的取捨、評價本來就困難,遇到矚目案件,因不符合人民期待,被罵作枉法裁判、恐龍法官。人民的司法是個晃子,只是假藉人民名義,主權者的司法。詳全文>>

吳景欽/三中案所凸顯的司法弊端

北檢近來對中影、中廣交易案重新開啟調查程序,以查明其中是否有侵占、背信等情事,卻在在暴露出諸多的司法弊端:大量運用的簽結手段欠缺法律的正當性,更顯露出對私人團體所可能涉及的瀆職情事,要以現行《刑法》究責,實有其窮極之處,應立即檢討。詳全文>>

劉昌坪/儘速補齊勞檢人力 保障外籍勞工權

台灣目前約有60萬名外籍勞工,他們離鄉背井來台工作為了謀生和寄錢回家,縱使官方設有投訴機制,卻不敢投訴而被迫忍氣吞聲,必須透過勞動檢查才能發現有無被剝削情形,但國內勞動檢查員人力長期不足,必須盡速補齊以保障外籍勞工工作權益。詳全文>>

呂秋遠/長榮颱風假風波 被壓榨的勞動權

長榮空服員在尼莎颱風時集體請假,造成長榮航空宣布取消約50個來回航班,影響超過萬名旅客。每份工作本來就是在處理別人的權益,當大家習慣用「你們影響了多少人的權益」作為藉口,當自己的勞動權被壓縮時,就不要怪別人沒替你說話。詳全文>>

劉士豪/沒有彈性的一例一休要修正

在各界及地方政府不斷質疑「一例一休」制度,勞動部在「緩處理」半年後,依然很多企業無法調適,再加上民進黨立委已提出3份《勞基法》修正草案,此時不得已採取「輔導先行、分級檢查」,以及授權地方視情況開罰的措施。詳全文>>

給說法/釋字752 刑事訴訟大突破

2017年7月28日,大法官以高效率作出第752號解釋,像較輕微的罪,若被告在二審第一次被判有罪後,卻沒辦法再上訴以行使救濟的權利,是有違憲法的,也就是當你被判有罪後,至少須給予一次上訴的機會,才符合訴訟權所保障的意旨。詳全文>>

王以凡/兒少關懷一個都不能少

前瞻基礎建設計畫吵得沸沸揚揚,少子化問題雖也列入其中,政府單位鼓勵生育及關注6歲以下兒童照護的策略仍遠遠不足,對於現有青少年人口的適才栽培計畫更是付之闕如。這些消失於體系之下的孩子們,誰能給他們一個步上正軌的機會?詳全文>>

董介白/魏應充入獄服刑時未說的話

隨著頂新、味全前董事長魏應充上周入監服刑,閱聽讀者鐵定不知道魏應充被關的真正原因,充其量大概只知道是賣黑心油,但事實是商品標示的虛偽標記罪,讓消費者因看到油瓶上的橄欖標示而誤信購買的欺詐行為,入監服刑並不是因為賣的油有問題。詳全文>>

給說法/對抗毒品 從菲律賓和葡萄牙看天秤的兩端

各國對打擊毒品採取不同的作法。菲律賓的「以暴制暴」策略,以強大武力掃蕩和逮捕吸毒販毒者,降低犯罪率的同時也造成許多人權問題和社會動盪不安。葡萄牙則是將毒品除罪化,提供吸毒者治療和各種優惠措施,讓毒品造成的傷害大幅降低。詳全文>>

蕭富庭/公平會擋不住奶粉漲價 政府還能怎麼辦?

上半年多家嬰幼兒奶粉不約而同漲價,公平會迅速立案調查,然而經過各項條文的檢驗,這波漲價並沒有違反《公平法》。那麼奶粉進口價格創近年新低,廠商卻漲價的現狀,政府其他部會是否該動起來,通力合作使奶粉價格合理化呢?詳全文>>

蘇友辰/「廣告不實」等於「詐欺」?

受社會矚目的味全調和油案,智財法院二審判決前味全公司董事長魏應充等人虛偽標記及詐欺取財兩罪。一般社會大眾普遍肯定判決打擊黑心廠商,有助於台灣食安環境。但也有律師學者認為「標示不實」與「詐欺」的界線認定仍有爭議。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