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活被關在陽台凍死!毒蟲父母「虐待小姊妹」 禮儀師葬禮上怒賞巴掌

我走了過去,就聽到K子說「打一巴掌真不過癮」、「好想把她揍個半死」跟「就算被警察抓我也要打她」等等的話語。

窮苦人「送葬抬棺走垃圾場」!富商封馬路不給走 冷眼旁觀賤民辦喪

高種姓人即便知道他們是喪家、有所為難之處,仍堅持「馬路是專屬於高種姓人」這項社區規則,以極其歧視的態度,要求他們繞路...

垃圾屋10年沒打掃!爛軟男整天菸酒「靠養父母塞錢」 孤獨死滿身蟑螂

廚房內仍舊堆滿廚餘及垃圾,打開流理臺的櫃子,裡面有許多開過且發霉的麵條與乾貨,熱水瓶還插著電,但裡面早就沒有水。

澳男接到奇怪案件!死者要求破壞葬禮 罵走哀悼者:30年沒見給我滾

澳洲一位私家偵探Bill Edgar前陣子接到一個奇怪的委託案,委託人是一名79歲癌症晚期患者,他要求Bill到自己的葬禮現場「搞破壞」、打斷葬禮流程。

感知恩人去世!南非21頭大象跋涉12小時 木屋窗前列隊「仰鼻哀鳴」

救命之恩終身不忘,對動物來說也是如此。1990年環保人士勞倫斯(Lawrence Anthony)救下一批象群;2012年勞倫斯去世時,21頭大象齊聚窗前,仰著鼻子對天長嘯。

心碎的17歲葬禮!同學齊跳「毛利戰舞」送別 啜泣顫抖也堅持跳完

最近紐西蘭網友瘋傳一支令人心碎的影片。影片中,一位17歲男孩的葬禮上,朋友們跳起毛利戰舞「哈卡」(HAKA)為他送別。領舞男孩情緒幾近潰堤,但他哽咽強忍淚水、堅持跳完這支舞,送朋友最後一程。

把罪轉移給別人!中古歐洲職業「食罪者」 吃掉屍體上的食物救贖靈魂

每個地區都有很多當地才有的文化跟習俗,像是婚喪喜慶,從亞洲和歐美來看就有很大的文化差異,不少外國朋友知道路上紅包不能亂撿的原因,都嚇了一大跳了呢!

偷撒骨灰就能「永存迪士尼樂園」? 員工:吸光光進垃圾桶了

之前妮妮小宅女曾經跟酸酸們分享過迪士尼樂園員工之間使用的祕密暗號,其中一項「白粉警報」代表有人在園區裡面偷撒骨灰,不過迪士尼自然有他們的應對方法。

24.4%日本人開始準備「自己的後事」 高齡單身者:只會越想越悲哀

每個人終將面對死亡這件事,但酸酸們有想過自己過世之後的事嗎?器官是否要捐贈?要以何種宗教的方式舉辦喪禮?以什麼形式下葬?這些其實都是需要思考的問題。

這是什麼儀式?螞蟻搬花瓣圍繞「熊蜂屍體」 畫面太淒美像辦喪禮

昆蟲也會辦喪禮嗎?國外一名臉書網友Nicole Webinger發佈一段影片,影片中可以看到一群螞蟻正在搬運粉紅花瓣,並堆疊圍繞在一隻死亡的熊蜂(bumblebee)身旁。淒美的畫面,就像螞蟻哀悼熊蜂的儀式。

兒子才剛念小學…最暖葬禮只祝福不哀悼:告訴他爸爸只是去旅行

一條年輕生命的逝去,往往令人遺憾,遺憾未經歷過的美好事物及風景、遺憾應達成而還未達成的成就、遺憾還未深交的朋友、遺憾還未付出的愛、遺憾……不能再牽你的手走到最後。

死後燒一燒要花多少?一張價目表告訴你 你連死亡都死不起啊!

不知道酸酸們有沒有想過,將來自己死亡之後,要用什麼方式下葬呢?現在越來越多種不同的處理身後方式,火葬、樹葬、海葬等等,不過這部份我們都已經看不到了。

貪心母覬覦夫家千萬田產!逼兒改姓硬搶 晚年兩頭空淪人球

一開始我公公家裡沒錢,所以入贅她們家。誰知道結婚十幾年後,政府大量的徵收土地,我公公家的田地一下子價值翻了好幾十倍、甚至百倍,兄弟每個人都可以分到好幾千萬。四十年前的錢多大啊!所以我婆婆起了貪念……

老母過世還要全家出國玩 冷血兒譏:是她太不會挑日子

有位住在我家斜對面的鄰居老太太,只要我出門,經常抬頭就看到她坐在家門口的藤椅上,眼神空洞的直視前方,總是一個人孤零零的。

爭遺產全村都知!葬儀師義氣當公親 存摺一攤傻眼:沒幾萬也吵一年

吵著鬧著,不知不覺也來到阿宏父親出殯的日子。大家帶著複雜的心情送完阿爸最後一程,只見二妹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也可以想見她心裡除了「財產」之外,對阿爸也有一份孝心在,為什麼就是不肯退一步呢?

佔公家宿舍不還!摳男等失火才搬走 譙媽「老傢伙帶賽」趕她出門

蘇小姐的公公林老先生還在世的時候任職於公家單位,由於有分配宿舍,所以一家人便一直住在裡面。即使林老先生過世了之後,一家人因為在那住得舒服、省錢,所以便一直佔著沒有遷出,直到幾年前一把大火把宿舍燒掉了,才被逼著找房子、買房子。

喪父後她每天供「爸最愛的魚湯」 母急撤菜才知:背後都是父愛

舉行封釘儀式,代表著一場告別式即將接近尾聲。當孝男用嘴巴咬起釘在棺木上的釘子,代表著「出丁」(意指生男丁),也代表著家族茁壯,家族永不凋零。但今天告別式的封釘儀式很特別,咬釘的不是男性,而是女性,是往生菩薩張爸爸的小女兒。

喪夫之痛帶走老母…告別式當天蝴蝶雙飛 家屬泣:爸來接媽了

有一種說法,人在往生後第七天會回來看自己的家人最後一面,也就是大家俗稱的「頭七」。但,往生者經常不是以自己原來的面貌回來,常是以較小體型的昆蟲現身,而且……以我的經驗,祂們也不見得只有頭七才會回來。

「不能吵媽媽睡覺」遲緩兒伴屍3日 手摺小動物送媽最後一程

一棟公寓的2樓,4、5個人擠在小的樓梯間,全都被拒於門外,不得其門而入。應門的是小香,20幾歲的年紀,卻只有5歲的靈魂。小香的老師在特殊教育學校任職,除了媽媽,老師是小香最好的朋友。

戰亂分隔半世紀 九旬爺為初戀送行:這輩子錯過,來生再做我髮妻

從照片中能知道這家人的感情很緊密,兒孫都很孝順,但眾多照片中唯獨欠缺老奶奶跟老爺爺的合照,一張都沒有,但每張照片的背後,都有毛筆的字跡,寫著一個「景」字。家家都有本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故事。我不敢多問,但我好奇著。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