鼠奴必看「鼠鼠6大發病徵兆」! 掉下滾輪也可能骨折

拖著腳走路最常見的原因,就是骨折。走路方式怪異、手腳搖晃蹣跚或是朝著奇怪的方向,這些情形都有可能是骨折了。

鞋不合腳「赤腳跑奧運全馬」摘冠!傳奇跑者動完手術再創紀錄 卻敗給車禍

率領「東洋魔女」贏得奧運冠軍的關鍵人物是總教練大松博文(1921-1978),這位以魔鬼式嚴格訓練著稱的傳奇教頭,他原本是貝塚紡織廠的採購部經理…

哈姆太郎最愛的「葵花子」不能當飯吃!獸醫:那對牠來說是垃圾食物

有句話說「醫食同源」,無論人類或是倉鼠,想要常保健康,正確的飲食生活舉足輕重。人類的飲食生活是當事人的責任,倉鼠的飲食生活則是飼主的責任。

日推「浮世繪保險套」  悄溜進奧運選手村 助運動員發洩精力

參加奧運會的運動員年輕氣盛,精力過人,生理需求多於常人,因此在奧運選手村提供保險套是絕對必要的。從歷屆的需求量來看,這個舉措是正確的,因為數字一屆比一屆高,而且還供不應求…

總是不自覺漏尿?加強鍛鍊「骨盆底肌群」 1天蹲10次2週就能改善

首先,骨盆底肌群這個詞當中的「骨盆」,指的是位在腰部周圍的大骨頭。骨盆的底部沒有骨頭,因此形成了一個大洞。在那個洞裡,有發揮支撐內臟功能的肌肉吊床,也就是骨盆底肌群。

壓力大該去夜店?沒靈魂在那邊瞎跳 教師:只能讓人更空虛

無論你再怎麼解釋,說我只是去那裡釋放壓力交朋友,但誰願意讓自己的女朋友去夜店接觸形形色色的浮誇文化,或者誰喜歡讓自己的另一半去夜店消耗自己的青春。

吃飯也能瘦!日本減肥專家特製「瘦身白飯」 簡單就有易瘦體質

白飯、麵條、義大利麵及麵包等食物,說穿了全部都是醣類。這些碳水化合物會使人發胖,但是一口都不吃卻會造成反效果。一直忍著不吃,會導致壓力過大…

喝湯就能削肚油!2周直接瘦3.6公斤 沒時間運動就靠「瘦肚湯」

愈吃讓人愈美愈瘦,且不再復胖,還適用於各個年齡層、體質及不同性別!蘊藏神奇力量的瘦肚湯,現在馬上為大家介紹它為什麼有效,以及會出現哪些成效!

善用幽默化解爭吵!學會「吐槽和自嘲」 讓你成為人際關係高手

從邏輯角度來看,聖誕老人不存在,因為你無法用邏輯推理出聖誕老人的存在;從神祕主義角度來看,聖誕老人存在,因為聖誕老人就是宗教的產物。

睡覺瘦15公斤!女子患恐慌症「身心全爛掉」 母建議睡好覺竟痊癒還變瘦

「只是睡得好就瘦了十五公斤。」你相信嗎?其實,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真實故事。我並沒有激烈運動,也沒有採取特殊的飲食療法,只是改善睡眠方法…

怕痛就不去拔!到底該不該「拔掉智齒」 牙醫:多數人沒長在正確位置

拔智齒成為 20 世紀西方世界最普遍的外科手術之一。今日,約 1 千萬名美國人因為阻生智齒,每年得拔除一顆,甚至更多。雖然目前針對智齒是否真該拔除仍有爭議…

癌症不只是基因問題!生活習慣不良「易引發癌症」 日常飲食也很重要

癌症是正常細胞的基因出現異常,不斷重複分裂而逐漸變大的疾病。癌細胞本身不會釋放致命毒素,傷害附近的細胞或器官,癌細胞也不會附著在旁邊的細胞上進行攻擊…

連豬看了也掉淚 國軍伙食吃過不敢回憶 陰間級口味...還好我退了

「國軍伙食」是個集負面印象於一身的暗黑料理流派,這名詞的涵義已經超越了難吃二字能夠概括的範疇。

不施予延長生命的治療!日本特別「尊嚴死」 讓病患順其自然死亡

尊嚴死是拒絕維生醫療,選擇自然死亡。安樂死是由第三人使用藥物,積極提前病人死期。共通點是「絕症的末期」和「當事人自主決定」,差別在於是否「積極結束生命」。

得了罕病每天活在苦海!  患者集體控刑法違憲「求安樂一死」加拿大同意了

安樂死合法化的風潮飄過大西洋,進入北美大陸。加拿大聯邦議會在二○一六年六月十七日通過《醫助輕生法》。筆者對該法制定的過程十分感興趣。

我家牆壁在哭泣!基隆人有事「天空競技場」見 被叫最北南部不能忍

外頭仍下著雨,男人卻沒有撐傘,默默地淋著雨,身形清瘦剛健的身體彷彿已經跟雨勢融為一體。調查過台灣各縣市資料的我,當然知道這個掌管基隆地下秩序的男人。

昔日名流去處戰後淪鬼屋! 台南「林百貨」荒廢數十年坎坷重生

以台北為例,相當於美國白宮的總統府、就在附近公園裡的國立台灣博物館、台灣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等都是日治時代的1915年到1920年所建設。

肺泡滿滿濃汁!中國醫師感染SARS還去觀光 香港防疫慘淪陷

根據正式的紀錄,肆虐亞洲,掃過北美的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登記在案的第一個病例發生在中國廣東省…

葬禮哭太小聲! 三姑六婆狂批「冷血兒媳婦」找孝女白琴當家教

傳統的台灣葬禮十分複雜。首先斷氣的地方必須在自己家裡才行。如果是在醫院陷入病危,就算裝上人工呼吸器也得把病人帶回家裡。病危,就算裝上人工呼吸器也得把病人帶回家裡…

從小自信爆棚!「帝王級牛郎」羅蘭德:世界只有兩種男人,我和我以外的

我從年少時期開始就覺得自己是一個特別的人,我並不歸屬於何處,也打從心底不想歸屬於何處,我就是這樣的孩子。還記得,我甚至連要分班都感到抗拒。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