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迷31年」堅持不拔管!車禍兒還是走了…老父母崩潰:他還會掉眼淚

日子一天天過去,Ignazio始終沒有醒來,Hector和Marina也老了,身邊不少親友都勸他們讓Ignazio拔管離開吧!甚至有人建議他們讓Ignazio安樂死...

女童遭咬傷!年初才因不繫狗繩咬傷陰莖 飼主:我狗很乖不咬人

據悉,此次獵狐㹴咬傷鄰居的意外根本不是第一次!媒體採訪時,許多居民憤怒表示,因為女飼主放縱獵狐㹴,至少造成10起鄰居子女被咬傷的案件,而其中只有4起案件是女飼主記得的。

領航鯨被「人為斷尾」 僅剩薄皮連接! 攝影師親眼看安樂死:很痛心

一名西班牙攝影師佩雷斯,在今年3月於西班牙特內里費島的岸邊發現一條尾巴被折斷的短肢領航鯨,牠身長約2米,尾巴被折斷的牠正在岸附近漂流。

小黑熊因為「太親人」被安樂死!捕捉大隊接近牠也沒有逃跑

一旦熊適應人類,牠就很難自力更生了,但由於牠的野性還在,未來可能與人類發生衝突。當地政府在商議後,決定將黑熊捕獲並安樂死。

沒料到「怕痛的妹妹」竟會自殺!她頓悟插管延命無意義,簽下安樂死同意書

發病之後,小島和家人們都陷入絕望,她經常不舒服地躺在床上發呆,整天忍受疼痛,時而哀嚎、時而哭泣。去年三月,小島再也承受不住...

好殘忍! 飼主「立遺囑要求愛犬陪葬」 6歲西施犬被強制安樂死火化

生離死別是每個人都會經歷過的階段,和家人親友離別當然是件難過的事,而毛小孩當然也是我們重要的家人。

目睹「粗管直插入肺」85歲老父痛到想逃!她感嘆:家人要學會放手

他嘴巴被插著一根很粗的管子直通肺,所以完全不能講話。老實說我一直覺得這東西比鼻胃管更虐,當初選擇氣切也許還好一點?

看照片決定領養..接狗發現「剩半張臉」嚇傻!不離不棄帶牠到處求醫

Sky幾年前流浪街頭時被人用鐵鍬攻擊,砍掉半邊臉,右眼、右耳和顴弓全部掉落,部分牙齒外露。痛苦的Sky找了一個地方躲了起來,安靜地忍受疼痛,直到被一名路人發現。

喪母小棕熊主動親近人類 最後可能被政府安樂死?網怒:什麼鬼邏輯

日前,一段小熊與滑雪者近距離接觸的影片在網路上爆紅,畫面中,熊寶寶看起來非常友好,完全不具備威脅性,但諷刺的是,牠可能因為「太友好」而被安樂死。

差點把狗兒子埋了! 美國爹親手挖墳 安樂死前變《禁入墳場》

美國近期發生了一起獸醫誤診的事件。事件發生的地點是在美國維珍尼亞州的郊區,Franklin Hardy是著名的電視編劇,Franklin的父親有一天帶著狗狗前往前往獸醫院

養胖就拋棄!78公斤黃金獵犬險被安樂死 愛媽陪減肥瘦成33公斤帥狗

拿大這隻阿金Kai竟然胖到78公斤,幾乎所有身體指標都不正常,甚至可能影響壽命。獸醫表示,阿金是因為飲食不正常導致肥胖,主人最後決定放棄飼養,請獸醫將牠安樂死。

長大發現太像狼!狼狗被拋棄差點安樂死 志工救下驚呼:超愛撒嬌啊

外表兇猛,內心卻是個愛撒嬌的孩子,美國這隻大狼狗Yuki,充分詮釋了什麼叫做「反差萌」!Yuki的血統中含有87.5%灰狼、8.6%西伯利亞哈士奇,以及3.9%的德國牧羊犬。

安樂死不合法 老婦久病厭世「吃老鼠藥自盡」..家人目睹全程無力阻止

安樂死這個議題,至今還是很多爭議,真的要引進的話,如何讓制度完善這些都還有非常大的討論空間。

手刀救犬只為騙捐款?韓動保團體鏡頭前狂救狗 無處收容又集體撲殺

內部員工爆料,沒有獸醫師執照的朴昭妍4年來竟然私自執行超過250隻狗的安樂死,其中還將狗的屍體提供給大學做實驗

抱著牠直到斷氣…攝影師拍下「寵物安樂死瞬間」飼主撫屍哭斷腸

「讓寵物在家中充滿熟悉氣味的環境執行安樂死,這是簡單而平靜的過程,寵物在飼主懷中離去,對牠們是更人道、更好的方式。」

安樂死打到一半反悔!老婦掙扎被家人強壓注射 執行醫師遭起訴

老婦人突然反悔,坐起身來不斷抵抗,最後,醫師在家屬的「協助」下,匆匆注射完所有的安樂死藥劑,老婦人被強壓著注射,隨即死亡...

手術後半身癱瘓!活潑柯基練爬肉球流血 爸痛悔:讓你白挨一刀

跟阿酷的主人是同事,在我尚未將動物溝通練習到很熟練的時候,阿酷的主人不知從何得知我會這項技能,一早便興沖沖的跑到辦公室來找我,用手機秀出阿酷的照片,希望我能幫忙連結。

當安樂死針頭刺入「寵物在想什麼」 獸醫勸:請陪牠到最後一刻

「當寵物在特定病房執行安樂死時,我乞求各位,不要離開牠們!當牠們即將離世時,別獨留牠們與陌生的人在一個環境裡!安樂死當下...」

求死八年才成功..荷蘭29歲女生「不懂快樂」 記錄安樂死前最後兩週

今年1月份時,荷蘭有位女性奧蕾莉亞(Aurelia Brouwers),喝了醫院提供的毒藥,結束了自己29年的人生,她沒有生理疾病,卻有嚴重的精神疾病,「痛苦和絕望,每次呼吸對我來說都是折磨。」、「我從來沒有快樂過,我不知道幸福是什麼感覺。」

爸媽嫌牽繩多餘!黑汪被撞癱面臨安樂死 飼主哭崩:牠還想活啊

老實說,望著地上那對晶亮的大眼,我能明白這個決定有多難下,尤其是以一個局外人來看,其實現實狀況並不應該走到需要安樂死的地步……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