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壽朋友想撞鬼!狂盧渡假村櫃台要「鬧鬼那間」 半夜耳邊傳來嘻笑聲

自從高中第一次遇鬼後,我就彷彿開啟了遇鬼雷達,到哪都能感覺到好兄弟的存在,有一次我推辭不掉好友的邀請,於是就硬著頭皮跟著前往,參加了人生第一次的鬼屋探險。

起鬨試膽「嚇錯人」!業務揪團森林夜遊 惡作劇碰上好兄弟

那次的自強活動,我們到了某個知名森林遊樂園區。我們經理是個年輕又叛逆的姐姐,在自強活動結束之後,又拉著我們到遊樂區外的森林夜遊。

「換你當鬼了…」女學生上廁所抬頭看見「祂」 索命聲音像找替死鬼

大家是否有過,在空無一人的空間裡,卻有一種被凝視的感覺呢?尤其是在漆黑一片放眼望去,看不到終點在哪裡的學校長廊……

普渡誦經請不走! 大學生留校猛聊「地方女鬼」一發機車後背突惡寒

聊到這裡,突然我開始發冷,是那種刺骨的冷,這時……突然有個女子披頭散髮,雙手成掐脖子的手勢,張大嘴的大叫著,從小雯姐的背後襲擊而來。

溫泉旅館拉開窗「墓碑插整片」 小情侶抖著睡...果然閉眼就被壓

當我翻開窗簾外的景象,竟然是夜總會。但我很確定的是,入住後我與男友還特地出去外面逛逛走走,然後去附近的超商買泡麵回房間吃。

殯儀館罐頭塔「黏滿黑色人影搶食」!葬儀師路過見怪不怪:祂們也很可憐

快走到車子方向的時候,我看到一個老人家在殯儀館一處的假山造景那邊,緩緩的走到造景那邊的橋上對我和藹的招手,不斷的招手……招手,要我過去。

機車後座重重的!護理師上小夜班獨自回家 載到「沒腳的乘客」嚇翻

我在等待電梯的時間,用眼睛餘角瞄到電梯旁有個大盆栽,大盆栽旁邊有個可以容納一個人的小空間,那個空間站著一個臉低低的「北北」……

半夜開車音樂聲開最大!轉彎小路「車上多三人」 祂們跑來一起嗨

突然間聽到黑仔的粗話聲,原來是阿湧見黑仔不將窗戶關上,就不管他身體還探在外面,就故意將窗戶關起來,不過黑仔罵歸罵,還是乖乖的坐好並關好窗。

宿舍半夜冒出「皺紋鬼手攀床」!他顫抖縮被窩 鬼臉突貼近:看夠了嗎

大家學生時期的時候,應該不是住學校宿舍就是外宿的吧?那可有聽過什麼宿舍的鬼故事呢?

上山被抓交替!導航突然變聲指路「前方300公尺右轉」…轉向真被「祂」堵路

桃園龜山是個漂亮的地方,那天早上心血來潮想說天氣這麼好,就騎著我的摩托車去龜山環保公園附近繞一繞,但我卻不知道我竟然又惹來麻煩事件。

大街赤裸嘴對嘴! 分析忻翔「故意親給狗仔拍」逼宮可能性

所謂的不倫指的是「不恰當的行為」,今天若男未婚女未嫁,兩人光天化日之下被拍到接吻,大家除了震驚之外,大概都會給予祝福。

烤肉回來諸事不順!小傷口黑血堆積 地藏王:烤肉煙燻到「夜總會」了

男友傳來的是一張右手大拇指(蓋手印的地方),有個大概一元硬幣大小的凹洞的照片,且手指還一邊流著血。照片看起來實在太怵目驚心。

無形之手緊擰掐脖!癌症病房「探視姨丈」 他出去透氣秒卡到陰

「爸爸,我有點不舒服」我輕輕地說道,有些擔心爸爸是否會覺得我不識大體,任性地想走就走,我把指甲嵌進佈告欄的軟木底,有一點的不舒服。

遊完民雄鬼屋「被鬼影摸大腿」!人妖隔天爽拿幾千小費 乾脆揪團回去:快來找我

我是許大哥,在嘉義民雄鬼屋旁邊開了一間十年多的「鬼屋咖啡」,來探險的人不少,撞鬼的也不少,但撞鬼之後幾天又回來找鬼的,只遇過這一起。

法師揪團闖民雄鬼屋「打怪練等」 咖啡店老闆無奈:還有放生眼鏡蛇的

之前我去嘉義民雄鬼屋出差認識了,僅隔一道牆開了一間「鬼屋咖啡」的許大哥,我以為可以聽些恐怖的鬼故事,結果聽到一個不恐怖還有點「活該」的故事。

執念太深變成恨!精神病患被「生靈纏身」 不時看見幻覺:祂要我死

繼續我的實習日子,下一個實習地點是南部醫院的精神科病房。經過幾個月的實習,我也已經漸漸習慣了醫院病房的生活,偶爾看到好兄弟遊蕩也都見怪不怪。

靈車「後座乘客」貼心報路:前面左轉 到站才發現…電話根本沒接通

其實開靈車很賺的!一來很少人開,畢竟每天拉死人跑來跑去,很多人都會害怕,所以每趟的車資都給很高;二來家屬不太會殺價,最後結束還會包紅包給你。

女被「詭異高跟鞋聲」纏兩星期! 求助太子爺才知:祂想申冤

不知道為何,突然有股很深的疲憊感席捲而來,照理來說有睡眠障礙的我,是不太可能這麼容易想睡覺,但那晚卻敵不過睡意,開著電腦就這樣莫名的睡著了。

大中午還撞鬼?穿過城門突然「頭暈目眩」 求救城隍爺:後面跟了30個

為了能夠更近的觀看建築物的雄偉,於是就和姊姊騎著摩托車繞過城門,順便享受著海風的吹拂,也逛逛城門另一邊台灣最老的眷村。

掃墓變鬼放火!「帶火金紙亂飄」=鬼搶錢不能掃 清明每日釀百多件火災

老奶奶說當時他們一家人在燒紙錢,燒到一半一陣陰風吹了過來,把好幾張帶火的紙錢吹向空中飄。老奶奶表示那是「孤魂野鬼在搶錢」千萬不能去打擾…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