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了15年的生母「在叔叔的釀酒桶裡」!少女崩潰:小時候很好奇裡面裝什麼

經過調查後,所有真相水落石出…原來,John在2000年時性侵、殺害了四名女性,其中一名受害者就是Heather的生母,當時Heather的生母是單親...

囤積症者的週年秀!清潔師爬上「170公分深垃圾海」 挖油井般拼命下鑿

我們雖然以從事特殊清潔為主,主要是做一些一般清潔公司較難處理或解決不了的案件,但也有做居家清潔和大掃除的工作。

屍油淌滿透天厝!知名清潔公司拍胸「這沒問題」 到場退兩步嫌噁心

屍油是在人體於高度腐敗時,脂肪液化,通過體表滲出的脂肪組織。在腐敗加劇的情況下,不只停留在體表,更向外擴散流出。

擔憂屍體會污染!鄰居安慰「火燒有煙」就沒問題 清潔師白眼:在做臘肉?

鼻腔中,隱隱的有股熟悉卻又無法習慣的味道傳來,從這味道判斷,亡者應該有好一陣子才被發現。

拼命做猝死工地 外籍媽抱新生兒「呆看老公屍體」 老闆碎念:工期會拖到齁

亡者的太太是才嫁來台灣兩年的外籍新娘,在溝通上明顯吃力,而亡者的媽媽因著疾病的困擾也無法說話,一切僅能由點頭、搖頭來表達內心的感受。

男童頭顱噴飛「滾落在爸媽眼前」!樂園急蓋全球最高滑水道,人命都不管了

鐵網成了致命關鍵,橡膠艇衝飛第二高的駝峰瞬間,州議員的10歲兒子也跟著拋飛,他的頭…在短短幾秒的時間猛力撞上鐵網的金屬骨架,被削斷了…

凶宅該如何定義?自然死跟兇殺「差很大」 房價天差地別

雖然我的工作職稱為命案現場清潔師,但是我的工作簡單說可分為「垃圾屋的清理」以及「意外及刑案現場的清理」和「現場特殊清潔」。

命案清理也殺價!奧客要脅「不然白跑一趟」 清潔師咬牙:你懂專業?

狹小的屋內,室內堆滿了物品。架高的木地板上有一攤血跡,空氣中散發著排泄物及血水的味道。雖然距離死亡到發現僅兩日。但是炎熱的天氣加速遺體的腐敗……

毒死48位插管老人!狠心護師被逮冷回:如果他們在我值班時斷氣,很麻煩

目擊到西川惣藏死亡前五分鐘,久保木愛弓在未接收到護理長的指示下,單獨進入西川惣藏的病房內,因此,罪證確鑿,她,就是兇手!

「不鏽鋼吸管」刺穿眼球!環保鬥士跌倒被插中 法醫:25公分戳爛腦肉

Elena之所以把吸管固定住,是想說…這樣在喝飲料時,吸管就不會滑來滑去,不方便飲用,但她沒想到的是,如此把堅硬鋒利的吸管口固定住,就像手握一把附有刀柄的刀片一樣,是相當危險的!

窄巷鐵皮屋冒出屍臭味! 清潔師開門見牆壁:這房根本像棺材

一條狹窄的小巷,一間簡陋的鐵皮屋,是這次工作的地點。鐵皮屋的大門阻擋不了臭味的擴散,縱使路口的咖啡店傳來陣陣咖啡香,依舊掩蓋不了後面巷子傳來的氣味。

一開房就上銬!流鶯拉客「拉到變態殺人魔」 挨4刀逃出地獄豬圈

溫哥華東區與唐人街一帶,非有必要能少去則少去,尤其是女性的寄宿學生,絕對要在晚間六點之前遠離東區!

再婚前不曾追問過往 喪妻男撬開上鎖遺物赫見「嬰屍」:這幹嘛用的

但整理到一半時,他注意到妻子衣櫃上層,有一個不起眼的木盒子,木盒子上了鎖,他從來沒聽妻子提過這個盒子,也不知道裡頭是什麼,他猜想或許是重要的東西,於是用工具硬打開木盒。

回地面他已近斷氣!夜店攬特技演員「掛在天花板扮鬼」 最終真吊死

在哈薩克一間夜店,他們請來特技演員扮演「上吊的木乃伊」,然而,演員吊在空中後,的確再也沒有醒來過......

不忘餵癱瘓爸吃完晚餐 孝子大年初二家中割腕「整牆滿滿血漬」

「第一次聞到屍臭,真的真的很臭!你聞過一次一輩子都忘不了,甚至會黏在你的鼻腔,就算回家洗完澡你還是會聞到。所以一開始我都吃素好一陣子,不是刻意或求平安,是因為不敢吃肉。」

遺物不要亂拿!命案清理師拿了名牌打火機 當晚出門…整台車變火球

當「命案現場清理師」不到一年,短短的時間讓我從沒看過死人到習慣看死人,誤打誤撞一做就是到現在。

南極洲首宗謀殺案!科學家書還沒讀完每天被劇透 拿刀捅隊友

每當Sergey Savitsky才剛開始讀某一本書時,Oleg Beloguzov都已經讀完了,接著他總是忍不住先把結局告訴Sergey Savitsky,簡單來說,Oleg Beloguzov就是劇透王...

「推進來的都是你兒子殺的」護理師搶救槍擊傷者,得知真相自殺

不幸地是,事後警方找上Galina,並告訴她,「你兒子就是殺人的槍手。」Galina聽了不敢置信,且悲痛萬分,直到看見監視器畫面,她才悲痛地跌坐在地...

資優生淪為弒親主謀!豪門夫妻遭槍殺 死前不知愛女躲房裡憋笑

在父母的壓迫下,珍妮佛潘開始出現精神異常現象,高中階段,她經常拿剪刀自殘,即將畢業時,潘漢輝和梁碧霞照樣要求珍妮佛潘必須考取頂尖大學,但珍妮佛潘深知自己辦不到,沒想到她竟竄改成績單...

怨恨「控制狂母親」屍塞行李箱!飽受情緒勒索,父女聯手殺死她

案件曝光之際,父女倆似乎也為了錢財平分不均而翻臉,兩人在法庭上,都推卸自己的犯案責任、指責對方才是主謀,兩人都聲稱自己只是被迫配合…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