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全帽湧出濃濃血漿!護理師秒衝路中急救車禍騎士 嘆:來不及了

文/莎莉‧蒂思戴爾(Sallie Tisdale)
譯/吳湘湄

早春時節,我坐在臥榻上,旁邊的狗兒在打瞌睡,時間很晚了。我聽到一聲急促、巨大的撞擊聲:那是一具大型機器翻覆的聲音,一架失控的機器。

我拉起百葉窗,看到一輛摩托車停在街角。一個女人站在摩托車旁,往大街那邊看。籬笆遮住了她的視線。我丟下狗兒,走到外面去,一位穿著睡衣的鄰居走過來。「你有聽到嗎?」他問。

我往籬笆另一邊走去,看到馬路中間有一輛撞毀的小汽車,車頭已經撞扁了,後輪破成碎片,一個白色氣囊擠滿前座。一名男子站在駕駛座這邊打開的車門旁,另一名男子則躺在離我不遠的人行道上。

他戴著一頂摩托車駕駛的頭盔,而頭盔下慢慢流出濃濃的血漿。他動也不動,兩臂往外張開,一輛嚴重扭曲的摩托車壓在他的小腿上。

一名年輕人跪在他的頭顱旁,雙手捧著頭盔。許多人在一旁走來走去,但他是唯一走近的人。我在另一邊跪下來,我看到了那個人灰敗的臉色,兩眼無神半閉著,暗紅色的血液已經不再繼續湧出了。

他是一個壯實的傢伙,那名年輕人說:「我們必須固定他的頸子。」他靜默了一會兒後,又加了一句:「我想他已經沒有呼吸了。」

「他還好嗎?喔,老天!喔,老天!」一名高大的男子站在旁邊喃喃著,聲音緊繃。他穿著一件白色摩托車騎士皮外套,手裡拿著一頂摩托車頭盔。

我按著那個人脖子上的脈搏,路上的小石礫摩擦著我的膝蓋。我抬頭看往旁邊不遠的一名女子,問她是否已經打了911,她點點頭。

跪在我旁邊的那個人很年輕。「醒醒啊,兄弟,」他低喊著:「醒醒啊。」他彎下頭靠近那個人的臉。

「他沒有呼吸了。」我說:「沒有脈搏。」

「我們不能把他的頭盔脫下來。」他說。我聽見他的沮喪,也感受到自己的沮喪,一種緊繃的、持續性的壓力。

「我們必需固定他的頸子。」他說。我想對他說,且也許真的說了:這傢伙已經死了,問題不在他的頸子。但那個年輕人搖著頭,跟我哀求。

我轉頭張望,只看到一群盯視的人,以及從奇怪的方向射過來的車燈。我為什麼聽不見警笛的聲音呢?消防隊離這裡不過幾條街而已。

那名高大的男子說:「他是我室友。」他不停踱來踱去、踱來踱去,好像一隻小鳥。「那是我的摩托車。」他告訴我,指著停在街角的那一輛摩托車。他似乎開始明白整件事不只是摔車而已。

我開始擠壓那個人,他的身體有一種軟綿綿的感覺,肋骨碎裂了,不僅如此,還有一種令人心驚的空洞感;那感覺就好像你打開一個熟悉的電燈開關,但燈卻沒有亮,於是你又撥了開關一次,然後又一次,因為你預期燈會亮起來。

我開始思考著重要器官和氧合作用的問題,希望護理人員或許在一兩分鐘內能夠趕到,給那個人插管或電擊,因為那個傢伙或許有心想要自己的心臟能夠再多跳一會兒,以便可以給需要的人捐贈一個或兩個腎臟。

我會那麼做是因為那個可愛的年輕人仍然在低語著:「醒醒吧,老兄。」也因為許多人在觀望著,彷彿在等待一場戲的開始。

我所做的擠壓—用我學來的對自己唱歌的方式數著: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而該死的,若不是約翰‧屈伏塔往人行道走去時那個迷人的搖曳步伐忽然閃過我的腦海就好了--我所做的擠壓糟透了,我並沒有真的努力在做。彆腳的擠壓,毫無意義,時間已經過去太久了。在我走出我的公寓時,時間就已經過去很久。

缺氧的時間太久。但也幾乎是因為那樣的徒勞,因為我可以做得比這更好,因為他的胸腔軟綿綿、他的四肢鬆弛、沒有了生命跡象,我重新開始努力。

然後,一個瘦巴巴、看起來還不到能夠喝酒的年紀的年輕傢伙,在我旁邊跪下來,他手上拿著一副聽診器。「我是醫生。」他說。我往後挪開一點,把空間讓給他使用聽診器。他看到我所看到的,灰色的皮膚,地上那一灘凝固的血液,然後用跟我自己同樣感受到的勉強說:「你要我接手嗎?」

「不用。」我說,「我還行。」但我沒有重新開始。終於有閃爍著燈光的車子過來了,紅色、藍色,穿著消防隊員服裝的粗壯漢子抬著笨重的箱子。其他的人全都往旁邊退去,但他們行動並沒有很快,經驗豐富的雙眼看著一切。

一名消防隊員抖開一張閃亮的銀色毯子,然後將之覆蓋在地上那名男子身上。

*本文摘錄自《行至生命盡頭:對於死亡與瀕死之坦誠、直接與慈悲的思索》

▲▼書籍《行至生命盡頭》。(圖/晨星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莎莉‧蒂思戴爾

譯者:吳湘湄

本文由 晨星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影音...


關鍵字: 行至生命盡頭莎莉蒂思戴爾Sallie Tisdale吳湘湄晨星死亡瀕死車禍汽車摩托車撞毀消防隊氧合作用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貨櫃車撞死人「只判六個月」 律師一查嚇傻:他20年來撞死3人

貨櫃車撞死人「只判六個月」 律師一查嚇傻:他20年來撞死3人

實習律師解釋:「實務上類似案例的數字,就是我老闆前面說的三、五百萬。如果被害人家屬有領取強制責任保險金二百萬元的話,加害人還可以主張抵扣這部分。

颱風夜被路樹砸頭! 西裝男守約「飄回家吃晚飯」最後一次聽老婆碎念

颱風夜被路樹砸頭! 西裝男守約「飄回家吃晚飯」最後一次聽老婆碎念

有一回颱風夜,朋友的妻子叮嚀他,下班後早點回家吃晚飯,氣象局說陸上警報已經發布,趕快回來就對了。彼此說好晚上七點前到家,但拖到晚間九點,朋友仍然不見蹤影!

國華街當雜誌封面很丟臉? 日觀察家:這才是日本人期待的台灣魅力

國華街當雜誌封面很丟臉? 日觀察家:這才是日本人期待的台灣魅力

有網友認為台灣應該是進步的現代化社會。可是像國華街這樣雜亂不堪的街景卻被列為代表台灣的風景,令人十分遺憾。

LIVE直播「被運動員襲臀!」女記者呆愣三秒 恢復專業繼續報導

LIVE直播「被運動員襲臀!」女記者呆愣三秒 恢復專業繼續報導

由於是現場直播節目,節目中的來賓和女記者、攝影當場都傻愣了好幾秒。後來,女記者勇敢地恢復專業,繼續對著鏡頭播報現場新聞...

只是想「到台灣看一眼」11個老人偷渡被強塞躲家具 警方聽到騷動立馬攔車

只是想「到台灣看一眼」11個老人偷渡被強塞躲家具 警方聽到騷動立馬攔車

海關人員於12月7日下午5:30在美墨邊境的聖伊西德羅口岸入境處,攔截一名42歲的貨車司機,起初,搜查人員沒有察覺到異狀...

大馬姊妹花被日軍蹂躪!姊姊逃離煉獄卻愛上日男 痛苦掙扎:對不起死去的妹妹

大馬姊妹花被日軍蹂躪!姊姊逃離煉獄卻愛上日男 痛苦掙扎:對不起死去的妹妹

《夕霧花園》的背景是二戰期間的馬來西亞,原是英屬殖民地,在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時淪為日軍佔領地,直到1945年日本投降才回歸英國統治。

艾薇占星/12月星座運勢 天秤爆發感情危機、處女荷包賺滿滿

艾薇占星/12月星座運勢 天秤爆發感情危機、處女荷包賺滿滿

會覺得自己受限很多或比平時容易感受到孤獨的感覺,特別在喧囂過後,夜深人靜時,獨自品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孤寂感。

奉獻30年青春,為台灣萬名小兒麻痺看診 挪威醫生「畢爸爸」離世惹哭老病患

奉獻30年青春,為台灣萬名小兒麻痺看診 挪威醫生「畢爸爸」離世惹哭老病患

民國4、50年代,小兒麻痺在台灣肆虐。當時經濟狀況不佳、醫療體系脆弱,許多孩子生了病沒有錢治療。貧窮年代的悲歌,患病等於宣告「爬行一生」。

被剁碎餵狗又復活!印度男神慘死兩次 靠導師女兒救活卻拋棄她

被剁碎餵狗又復活!印度男神慘死兩次 靠導師女兒救活卻拋棄她

今天魚來跟大家聊聊印度神話裡的「起死回生」,謠傳在古印度神話中的起死回生咒,但在相信死後輪迴的印度教信仰中,為什麼還需要起死回生?

everyday≠every day!空格意思大不同 七大「超近似單字」別用錯

everyday≠every day!空格意思大不同 七大「超近似單字」別用錯

英文中有許多字母組合一模一樣,但差一個空格卻差很多的單字,常常讓學英文的人好痛苦!這部影片整理出七組常見的混淆字,看完之後就不會再霧煞煞囉。

輾爆60kg巨蟒斷三截! 台鐵司機傻住雙人崩潰抬屍下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