貨櫃車撞死人「只判六個月」 律師一查嚇傻:他20年來撞死3人

阿雪離婚後,獨自和兒子住在一間破舊的小公寓。牆面上斑駁落漆碎片,沿著紅色塑膠扶手的樓梯走著,往上望去,天花板上有張蜘蛛網,一隻肥大的蜘蛛不知停留多久了。暗紅色又黏糊糊的樓梯扶手,讓人寧願扶著牆上下樓,也不想去摸它一下。

中年失婚要再度就業,相當困難。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上晚班,薪水還不錯的工作,阿雪感到相當幸運。她住的公寓,在一條小巷子裡,巷口出去是四線道的大馬路,白天車水馬龍,夜裡人車稀少。殘秋初冬的夜晚,月亮被烏雲給遮住,天空中的星星少得可憐,冷颼颼的夜裡,路上沒幾個行人,只有遠處的豆漿店還亮著光。

更深夜靜,冷冷清清,大馬路上車輛呼嘯而過的聲音,讓人覺得刺耳。不是細雨霏霏的夜裡,卻予人陰陰的感覺。老舊路燈發出微弱的殘光,讓街景有些矇矓。不算是烏漆墨黑,入夜時行走在路上,可得小心暴走族的矇撞或是強盜之類的洗劫,這附近治安確實不好。

清晨四點多,阿雪下班,往回家的路上想順道買些吃的。走到巷口前面二十四小時不打烊的豆漿店買了宵夜,按時間看來,應該接近吃早餐的時間了。

離開豆漿店,提著蛋餅豆漿,阿雪沿著馬路往回走了十幾公尺,準備越過馬路到對面的巷子。穿越馬路時,似乎因為工作的勞累,讓她注意力不集中,巷口前的馬路又是個小彎道,她沒發現遠方有點點微微的燈光靠近。

一輛三十五噸的貨櫃車急駛而來,司機低頭點菸,沒有注意遠方路邊有個人點,連剎車都來不及踩下去,貨櫃車就這麼硬生生擦撞到阿雪。

時速七、八十公里的撞擊力道,將阿雪彈飛幾十公尺遠,胸腹部嚴重凹陷,腦漿四溢,當場死亡。手提包裡面的東西、剛買的蛋餅豆漿與破裂的燈殼碎片,就這樣散落一地,夜顯得更寒。

貨櫃車沒有停下來,而是又繼續急駛了數公里後,再緩緩地朝向路旁停了下來。司機走下駕駛座,從車頭左前方繞到貨櫃車的右側,看了看右側大燈。

撞擊後破損的大燈,不再發出亮光。司機用手摸了摸燈殼破損的地方,抓抓自己頭髮後,呱噠一聲把車門關上,上了車,右腳用力地踩了油門,繼續往前開去。

巨大的撞擊聲,劃破寂靜的夜,引來豆漿店的客人注意。客人跑到大馬路上東張西望,只見一女子倒臥血泊中,滿地物品四散,地上一灘紅色血水,看了令人怵目驚心。貨櫃車像火柴盒小汽車般,逐漸變小,很快地消失在路的盡頭。

▲卡車,貨車,聯結車,大車。(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貨櫃車疾行在街道上,不理會撞到的人,隨後便消失在道路的盡頭。(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好心的客人記下了車牌號碼,同時打電話報警。

司機把貨櫃車開回公司的停車場,幾個小時後,警察根據車牌號碼查到公司地址。警察請公司老闆把司機找過來,並在停車場發現那輛貨櫃車。警察協同貨櫃車公司老闆及司機一同查看那輛貨櫃車,檢視車頭右側破損大燈。

警察直白地詢問司機發生什麼事?司機回說在路上撞到一根大木頭,將車頭燈給打壞了。不要說警察不相信,連站在旁邊的貨櫃車公司老闆都一臉神情木然,眼神像是驚嚇過度的小鹿,老闆擔心自己也會牽連其中。

警察:「你撞了人嗎?」司機:「沒有啊!」。警察電話通知同仁,請求協助將這輛貨櫃車拖回去查扣,貨櫃車是撞人的證據,要保全下來。

--

實習律師快步走進我的辦公室,告知當事人已經在會議室了。

「假設一個闖紅燈的傢伙,開車把路人甲給撞死了,你認為一條命值多少錢?」邊說,我邊起身穿好西裝外套。

「不從法律的角度來看,生命應該是無價的。用法律的觀點來看,應該依據法定損害賠償方式計算。」

「法律?非法律?你說說看怎麼個計算法?」

「基本上,被害者家屬可以主張喪葬費、扶養費、醫療費用、精神賠償等。」實習律師照著從書本學到的技術知識,講了一遍。

「若路人甲沒有扶養對象,當場掛了,也不用救了,沒有花到醫療費。請問這樣可請求多少錢?」

「喪葬費花多少就賠多少,一般人大概是幾十萬塊。精神賠償,要看雙方的身分、地位、經濟狀況、受痛苦的情形來綜合判斷,沒有絕對標準。」

生命的價值,活著的時候很難算,死了更難算。對他的回答,我不置可否,繼續問說:「假設駕駛是小康之家,路人甲二十四歲、未婚、獨子,路人甲父母也是小康之家,父母可以請求多少錢?」

他停頓下來,有點遲疑回答說:「賠個一千萬應該不為過吧!」這次,依著自己的感覺回答,沒有依著教科書及補習班講義的抽象原則。

「說得好!不是死讀書的法律書呆子,你這小子還有藥可救哪。失掉對人對事的感覺,可悲哀喲!消基會曾經作過死亡案例賠償分析,說人命價值大約值一百萬至三百萬元不等。這數字比我分析的數額還要低,更有趣的是消基會說一千多臺斤的神豬,都能賣到三百萬元,你知道這是什麼意思嗎?人命不如豬命啊!你相信法律可以伸張正義?你還認為生命無價嗎?」

聽到豬比人還值錢,他用手擦拭著被澆冷水的一張臉,表情有點滑稽。

實習律師回想起大學畢業時,熱情地恭請一位民法教授在他的畢業紀念冊上題字,這位教授寫著:「永遠記住你在學校所學到的知識!」這句話,實習律師一直銘記在心。

剛才那段對話,讓他又想起另一位刑法教授的題字內容:「隨時懷疑你在學校所學到的東西!」這行字,剛好就寫在前面民法教授的那行字旁邊,還以為這位刑法教授故意跟他惡作劇。

實習律師早上看報,有一則醫事新聞的標題是這樣寫著:「醫人不如醫狗,救命不如救醜。」醍醐灌頂,他覺得刑法教授的話,確實有點道理。

一般人認為律師是法律技術的專家,愛因斯坦卻說專家只不過是訓練有素的狗。在許多人的眼中,律師也只不過是種技術性的狗。執業時間長一點的律師,有時候,還是隻只會動張臭嘴的老狗而已。

不希望我帶出來的律師,變成技術性的狗,給他們一些奇奇怪怪的問題,是必要的考驗,期待帶給他們不同的思考訓練。這種訓練方式,是希望讓工作夥伴不會變成臭老狗。

--

死亡車禍案件的後續法律程序,是生者在為死者作些事,還是生者為自己作些事,我不太能理解。讓家屬安心,讓死者安息,當作重要的使命,至少我心裡這麼想著。

面對後續的法律程序,難掩無奈的心情,阿雪的妹妹問說:「我們對賠償沒有概念,依法可以請求多少錢,律師可以提供我們一些意見參考嗎?」

「原則上,人命高估的話,三百萬至五百萬元左右。」我也無奈,還是得照實回答。

阿雪的妹妹接著問:「那我外甥可以請求司機賠償多少錢?」

我沒說話,實習律師則解釋說:「實務上類似案例的數字,就是我老闆前面說的三、五百萬。如果被害人家屬有領取強制責任保險金二百萬元的話,加害人還可以主張抵扣這部分。」實習律師計算扣除後的數字,剛好與消基會計算的數字一模一樣。倏然間,我腦海裡有隻神豬影子閃過的念頭。

沒有車禍受害的經驗,對於賠償的數額,當然不會有什麼概念。多年來,此種案件賠償數字,並沒有多大的改變。法院對於人命的價格,也沒有隨著物價指數波動而調整。

普遍來說,被害人家屬通常很難接受這樣的答案,失去深愛的家人,一條命竟那麼不值錢。實際上,應該是低於此數字。過往,情緒失控的家屬,不是把法律說得一文不值,就是痛罵司機。這場景,在事務所上演過很多次了。

阿雪的妹妹在會議室,敘述車禍發生的大概情形,希望事務所幫忙她外甥處理車禍賠償事宜。關於後續的法律程序,我說:「這種死亡車禍案件,通常先向地檢署提出業務過失致死的刑事告訴,等到檢察官把被告提起公訴後,我們再提出刑事附帶民事賠償請求。」

--

車禍當天下午,檢察官勘驗貨櫃車的車頭,發現有新的撞痕。司機提出自己的解釋,他說當天在案發地點,車子確實撞到東西。司機堅稱當時感覺撞到大木頭,並說這是駕駛大車的直覺。檢察官將貨櫃車頭右側殘留衣物碎屑送驗,鑑驗結果與阿雪當天穿著的衣物是相同的。

本案傳訊豆漿店客人作證,那位好心的客人有到地檢署作證,說明案發時的情景。人證、物證齊備,司機被檢察官提起公訴。

首度開庭時,法官勸諭司機儘快與阿雪兒子達成和解。我與阿雪的妹妹、司機、貨櫃車公司代表及保險公司的人,在調解委員會談了好幾次,他們只願意賠償二百多萬,而且還是包括強制險的給付。

怒不可遏,我拍著桌子大吼:「一毛不賠,叫我來這幹什麼,浪費大家的時間。」貨櫃車公司代表還主張過失相抵,說阿雪自己違規穿越馬路也有錯,才會發生此起車禍,我忍住沒有給他重重的一拳。保險公司的人像是看戲的,晾在一旁沒有說話。當然,雙方沒有達成和解。

後來再開庭時,法官問:「你當時為何沒有停下來?」

司機:「我不知道撞到人,以為是撞到大木頭,所以沒有停下來。」

「一根大木頭?木頭會走在路上嗎?」法官酸酸地挖苦司機。

「有時候我們大車壓到木頭會彈起來,我真的沒有看到被害人。」司機又進一步解釋。

法官再問:「車燈少了一個,不亮了,你沒有發現嗎?」

司機:「我後來才發現右側車燈壞了,有停下來查看。」

「你停車時,離案發地點多遠了?」

「我忘記了,大約幾公里。」

「當時你是否肇事逃逸?」

「沒有。我真的不知道撞到人,因為案發地點,視線不良,我們大車有時撞到東西真的會沒有感覺。我以為這次是撞到大木頭,才沒有停下來。如果知道撞到人,我一定會馬上停車。」

問完重點後,法官諭令退庭,擇期再審。

去法院閱卷,翻到被告司機的前科素行表,我目不轉睛地盯著上面的內容。這二十年期間,包括阿雪在內,司機撞死過三個人。「我們的法律制度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法律真的可以保護大眾的生命安全嗎?」我火冒三丈地自言自語著。

依據被告的前科素行紀錄,十七年前,司機第一次撞死人,被判六個月有期徒刑,易科罰金結案,這次沒有被關。司機第二次撞死人,被判十個月有期徒刑,沒有緩刑也沒有易科罰金,這次被關了一陣子。司機第三次是撞死阿雪,還在審理中。

在旁的實習律師看到這資料,嚇了一跳,他問道:「刑度判太輕,還是判賠太少,才會造成這種現象?」我沒有回答他,只跟他說以後過馬路小心點,我淡淡地反問他:「你還相信人命關天嗎?」實習律師欲言又止,嘴裡沒吐出半個字。

為了要查明司機前案的判決資料,實習律師去法學院圖書館收藏判決的那一區,找到司機之前二件案子的相關資料。司機第一次撞死人,原因是違規超車及速度過快,他開轎車從外線車道超車,結果撞到一位機車騎士,把人給撞到大水溝去了。

隔了十年左右,司機開砂石車,有一次紅燈違規右轉,也是擦撞到機車,這次倒楣的是機車後座的乘客,砂石車右轉時,勾到後座乘客的衣服,乘客被勾跌倒在地上後,幾十噸的砂石車就這麼從頭部給輾過去,結局可想而知。

我看完這些判決資料,心情相當沉重地對實習律師說:「一輩子撞死一個人都很罕見,這傢伙二十年內可以撞死三個人,真是天理昭昭,法理渺渺啊!」

「這司機何以如此放肆地撞死三個人?」我腦海裡不斷浮出這樣的疑問。

司機不怕法律?還是法律輕易放縱司機?當法律不能保障人命時,人們根本不可能相信法律;開車在路上,無視於人命關天,把生命當作小螞蟻一樣,草菅人命的事才會不斷地發生。司法對於這種草率駕駛行為,輕判或是罰錢了事,阿雪才會變成第三個車下冤魂。

在臺灣,這種死亡車禍案件的判刑及賠償,都有固定的不合理行情,我心中有很多的無奈,覺得自己能做的實在有限。

--

開庭結束幾週後的一天下午,實習律師拿著一份判決書,匆匆忙忙地衝進辦公室,上氣不接下氣地說:「阿雪那案子的判決書寄來了。」

「案子還沒審完,哪來的判決?」我反問他。

「法院說被告司機死了,沒辦法進行實質審理,所以『判決不受理』。」實習律師解釋著。

接過這份判決書,我用很快的速度看完內容。判決書上面說司機死了,我看著判決書上「被告死亡」這幾個字,愣住了。被告既已死亡,法院直接作出「不受理判決」,本件刑事部分就這樣結束了。

我正在看著判決書時,阿雪的妹妹打電話來事務所。我拿起話筒,電話那頭的她上氣不接下氣:「撞我姊的那個司機,過過過……過馬路被卡車給撞死了……」

【不受理判決】

被告死亡,法院不會再下有罪無罪判決,刑事部分,此案就以不受理判決結束了。民事部分,死亡、重傷或性侵案件之被害人家屬,可提出民事求償或向「犯罪被害人補償審議委員會」申請補償。

被告死亡,家屬或許想知道事實真相,也想判決被告有罪,然而判罪的目的是在於施加被告刑罰,人死無法執行刑罰,審理後判決有罪無罪,並沒有實質刑罰的意義。刑事案件就像是「罪與罰」的一齣戲,少了被告這主角,只能半途收場。

有些家屬或許能以被告死亡作為心中不滿的解消,稍稍撫慰傷痛的心靈。關於犯罪被害之民事賠償,就算加害人死了,被告繼承人若未拋棄繼承,是要承受民事訴訟,被害人家屬仍能對被告的遺產主張權利。

刑罰固然有穩定社會安全的功能,不過還是有它的侷限,國民的道德及文化素養,反而才是更重要的。

*本文摘錄自《判罪:八張傳票背後的人性糾結》

▲▼書籍《判罪》。(圖/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 鄧湘全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記性不好?該吃堅果了啦

關鍵字: 判罪鄧湘全執業律師八張傳票背後的人性糾結傳票車禍貨櫃車實習律師不受理判決被告死亡刑事車禍死亡

分享給朋友: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中客撕毀連儂牆!網友疑問「言論自由」界線 律師:不是為所欲為

中客撕毀連儂牆!網友疑問「言論自由」界線 律師:不是為所欲為

看到大家總是拿著言論自由出來講,其實很令人開心,這代表著言論自由深植台灣人的人心;但另一方面也覺得有點可惜,因為言論自由雖然深植人心,但好像是一種不太正確的方式。

女結婚後「劈腿容忍度」飆升!律師推免外遇保證:立即擺脫爛婚姻

女結婚後「劈腿容忍度」飆升!律師推免外遇保證:立即擺脫爛婚姻

有句成語說得好叫做「宜未雨綢繆,毋臨渴掘井」,提醒大家要防患未然,這個就是「免外遇保證書」的用處啦!

擺脫痛苦婚姻!律師可幫擬「離婚協議書」 6大重點爭取自我權益

擺脫痛苦婚姻!律師可幫擬「離婚協議書」 6大重點爭取自我權益

若雙方有離婚的共識,律師可以幫忙草擬「離婚協議書」,協助確認離婚協議書的內容是不是合乎法律規範,以免因觸法而無效,更避免日後有所爭議。

韓國互砸泥巴兼美容!盤點世界六大奇葩節日 日本男根祭也太害羞

韓國互砸泥巴兼美容!盤點世界六大奇葩節日 日本男根祭也太害羞

華人的重要節日,不外乎就是春節、端午節、中秋節等等,不過除了這些正式節日之外,也有不少新興節日如雨後春筍般冒出,其實不只台灣人愛過節,應該所有地球人都是如此啦XD

買雞蛋包裝盒別丟!日分享「5大收納秘方」 留著開錄音室都不是問題

買雞蛋包裝盒別丟!日分享「5大收納秘方」 留著開錄音室都不是問題

不覺得雞蛋是我們好朋友嗎?不管是哪一餐它都超常出現,可見大家對雞蛋的需求有多大。

父母找空檔偷愛愛!白目兒硬闖「要看卡通」 尷尬媽裸驚:監視器沒關

父母找空檔偷愛愛!白目兒硬闖「要看卡通」 尷尬媽裸驚:監視器沒關

有了孩子之後,每天晚上因為孩子在的關係,爸媽的房事通常都很不順遂,趁著孩子入睡或做別的事情時來辦事還勉強可以,但如果兒子這時登場攪局,應該說是不孝子嗎?

非要浮誇嗎!影帝柯基「魔幻搞怪變臉」 IG吸20萬粉朝聖顏藝:看幾次都笑

非要浮誇嗎!影帝柯基「魔幻搞怪變臉」 IG吸20萬粉朝聖顏藝:看幾次都笑

酸酸們最喜歡哪一種狗狗呢?依照凱特最喜歡的來講絕對非「柯基」莫屬,短短的腿和走路晃到不行的屁股都讓我深深著迷XD

0509好星運開關│牡羊開好運,為金牛打打氣

0509好星運開關│牡羊開好運,為金牛打打氣

人生觀決定了一個人的人生追求;世界觀決定了一個人的思想境界;價值觀決定了一個人的行為準則。

直播線上課程「手伸褲裡抓小鳥」!男師知道家長全在看 仍控制不住搔癢感

直播線上課程「手伸褲裡抓小鳥」!男師知道家長全在看 仍控制不住搔癢感

男老師的抓搔動作維持了近10秒的時間,有家長驚嚇之餘,側錄下男老師的行為,事後夥同其他家長,生氣地通報校方,家長們認為,男老師明知孩子在觀看...

虎爺出來玩!監視器連續4天錄到 桌上玩耍「清晰尾巴」網友被萌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