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考一夕崩潰!女高中生被思覺失調症糾纏到30歲 喃喃唸:我要回去上學

文/余欣蓓

午夜病迴

午後的大鍋飯,小桃動作特別慢。她在二樓肥皂間忙了半天沒有下來,中午大鍋飯開了,大家拿著碗筷坐好,小桃半天下不來。美川對著樓梯間大喊:「小桃妳趕快下來,我們大家都在等妳。」小桃回喊:「你們先吃,不要等我! 」美川說著:「妳趕快下來吃,要不然我們不知道要留多少給妳。」

桌上的湯慢慢涼了、麵也漸漸糊了,大夥吃了一整頓飯,小桃一直沒有下來。美川對我使了一個眼色,她說:「小桃這樣不對。」我不知道小桃哪裡不對,她只是動作慢了一點。但是多年陪伴精神障礙者的美川知道,她說不出來,但她知道,她要小桃下來和大家一起吃飯。小桃終於下樓來,一切如常。就在這頓飯後的兩天,小桃再度發病了。

小桃回家昏昏沉沉,睡了一覺就墜入迷陣。

這一次她開始迷亂,時間、空間全部錯置,醒來後的隔日她回到了高中,小桃再次陷入「考不上秀才地獄」。她背著包包,口中喃喃,說要去上學。

她以為她還在高中,她又回到了算命的魔障裡,害怕自己考不上聯考。沒有人知道這樣的腦混亂是怎麼運作的,小桃知道媽媽已經過世了嗎? 病發的小桃還認得我們嗎? 美川對大家宣布小桃再度病發的消息,所有人陷入沉思。

那樣好好的、眼看就要痊癒的人,為什麼會在一夜之間就再度發作,她的家人要如何面對她來勢洶洶的病症,她可有辦法再次痊癒? 小桃父親在她房間找到了很多藥,小桃有多久沒吃藥了?

房間抽屜裡全是拆開的藥包、倒出的藥,小桃沒有按照醫生的劑量吃藥,她想要成為正常人。如同許多精神病友都想證明的事一樣,他們想證明自己不吃藥也可以好好的。

這半年來,小桃的進步是這麼快速,大家都感受到她的肢體靈活、思考順暢、回話自然,也有了許多進入社會的想像。小桃的進步有目共睹,她定期回去的康復之家「孫媽媽工作室」都開始打算停止追蹤了。

輔導員和美川通了電話,如果小桃已經可以順利轉介到美川這裡,孫媽媽那裡就要結案。而美川也打算將小桃這一年多來的訓練升級,轉介她進入工作職場。或許這一切的進步都來得太快,大家就掉以輕心了。

老爸爸說小桃發病的那天非常焦躁,整個人關在廁所好久不出來,一出來就背著包包要出門,口中喃喃唸著都是來不及了,還沒讀完,要考試了。接著對家人大吼大叫,精神緊繃、情緒失控,不得已只好送往近郊療養院,一進去就送往急性病房。那個小桃不願意再回去,住了好幾年一直想出院的地方,如今小桃又住了進去。

▲憂鬱,難過,悲傷 。(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大家原以為小桃已經逐漸康復,但沒想到私自停藥的她病情再度復發 。(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無論如何,如果是有長期精神病史服藥的人,斷藥是不會馬上發作的。因為原先殘留在身體裡的藥性還在,病友會以為自己不吃藥也沒有關係,一直到殘存的藥性消退了,精神疾病的症狀才會再次顯露出來。而且因為停藥而導致的精神症狀往往更嚴重、來勢洶洶,一發不可收拾。

小桃是私下減藥,然而三十年病史的精神疾病,減藥非同小可,我想到小桃跟我說著「每天要吃九顆藥好多」的表情,她不想自己吃這麼多藥,她想像一般人一樣不吃藥。

美川是裡頭最鎮定的,她雖然紅眼眶卻也已經習慣了,病友的病症起起伏伏是常態,只是像小桃這樣幾乎就要好了,卻一夕之間病倒,還是讓人感到需要時間平復心情。

這日的智立勞動合作社是沉默而嚴肅的,大家再次思索用藥議題。社會大眾對精神病友用藥的污名化,造成病友心上的負擔,他們想藉著減藥或斷藥來證明自己可以不用吃藥,卻使已經穩定的病情重新推入深淵。

等了近半年,終於盼到可以去見小桃的日子。上療養院的路彎彎曲曲。離群索居的山路,如同這些住在急性病房裡的病人一樣,寂寞地鋪展在蜿蜒的家屬心上。

小桃的老爸爸在她病發後,十分傷心,但仍打起精神來每日固定上山看她。情況時好時壞,小桃有時認人有時不認人,不說話的時候有時候看起來還好,但一說起話來就手腳畢露,她的眉眼神情、話語內容,都說明了,小桃暫時還是個回不來的人。

老父親在一旁急促地鼓勵她,要趕快好啊、要多動。老父親的慈愛,成為督促壓力。她面色緊繃,想趕快好起來。小桃用力握緊拳頭,兩手臂前後僵直地擺動,一邊喃喃自語:「自己救自己、自己救自己。」

急性病房裡好幾個病人共住在一間間大病房裡,除了醫生和醫護人員,一般人包含家屬都不能進到病房裡。小桃必須來到會客室和父母、親友相見。

她看到美川是高興的,還能認人,知道是關愛她的人。但是說話一開始還好,越講就越小聲,神情也開始不對,小桃四望、不敢多說,她比了比病房的方向,要美川帶她離開,覺得有人要害她、要槍殺她。

一陷入這種妄想情境,她的眼神立刻十分驚恐、全身顫抖,美川將她喚回現實。她說:「小桃我們剛剛講到智立。」一旁的素瑤也跟著美川一起將小桃引回到現實,小桃立刻又暫時被轉移了注意力,展開笑顏,回到了原來的話題。智立對她而言是可愛而溫暖的,她病得嚴重,但仍然記得智立的每一個人。

對於思覺失調症者的症狀,陪伴者不能急忙否認,那會使他們感到孤立無援,但也不要隨之鞏固他們的想像,讓他們越陷越深。傾聽、轉移注意力,能夠使他們暫時脫離危險迫害的恐懼中。

在病友飄搖不定的思緒裡,需要有強而有力的心靈伴他們度過難關。小桃的被害妄想症症狀還在,她深陷在自己想像的地獄裡,走不出來。向小桃道別離,大夥要她加油。

這一聲加油小桃不知道能夠記得多久,但願能夠伴她在黑夜長路裡徬徨的一刻忽然記起,知道這世上還有人在關心著她。

親愛的小桃,但願妳知道,聯考早已經過去,妳再也不需要考試了。

*本文摘錄自《大霧中人:思覺失調工作錄》

▲▼書籍《大霧中人》。(圖/健行文化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余欣蓓
本文由 健行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影音...

關鍵字: 思覺失調精神病史被害妄想症精神障礙者孫媽媽工作室智立勞動合作社精神病友用藥議題精神疾病汙名化減藥斷藥大霧中人:思覺失調工作錄健行出版余欣蓓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常見幾句口頭禪是人際殺手! 精神科醫師:有如小刺扎在對方心頭

常見幾句口頭禪是人際殺手! 精神科醫師:有如小刺扎在對方心頭

每個人在思考上都有一些習慣,這些思考的習慣會形成說話時的口頭禪。但一些你從未注意到的口頭禪,可能會在不知不覺之中摧毀你的安全基地,令你變得敏感、易受傷,甚至變得不幸。

「全都是米蟲!」工程師把同事當笨蛋 精神科醫師:聽過導演症後群嗎

「全都是米蟲!」工程師把同事當笨蛋 精神科醫師:聽過導演症後群嗎

阿華是一個典型的竹科人,才思敏捷、理性自律,從小讀書過關斬將,最終進到自己心目中最理想的上市科技公司擔任工程師。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首先,要區分自傷與輕生的不同。這兩者同樣都是一種自我傷害,相同之處,是都有嚴重的情緒困擾,以及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感低落;但背後的動力,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人妻提不起勁「辦事」好挫折!肚皮舞撩起性慾 讓她重拾婚姻性福

人妻提不起勁「辦事」好挫折!肚皮舞撩起性慾 讓她重拾婚姻性福

V擠出苦笑說,自從有了小孩,夫妻性生活簡直降到冰點,一個月才一到兩次,她覺得自己幾乎快變成無性慾望的女人了。

1123好星運開關│雙子開好運,為射手打打氣

1123好星運開關│雙子開好運,為射手打打氣

今天你的狀態大好,會有一些深遠的思考,若是在工作中,則容易有不錯的靈感,遇到的問題有望得到解決。而在自己的生活,也是個比較舒心的日子

「看起來太冷淡」禁女員工戴眼鏡! 櫻花妹串聯抗議:男生戴就OK?

「看起來太冷淡」禁女員工戴眼鏡! 櫻花妹串聯抗議:男生戴就OK?

經常關注日本文化的朋友,或許都察覺到了日本社會中性別不平等的現象。但是連「眼鏡」這種日用品,都有可能變成職場上的限制喔!

貓主子耳朵髒別輕忽!出現黑褐色耳垢、發出惡臭味 恐引發外耳炎

貓主子耳朵髒別輕忽!出現黑褐色耳垢、發出惡臭味 恐引發外耳炎

貓咪通常會自行清理耳朵,但是與理毛一樣,上了年紀後就沒那麼勤勞,需要飼主定期檢查。

福岡「直播旅館」住一晚只要30元!代價要被網友看整晚

福岡「直播旅館」住一晚只要30元!代價要被網友看整晚

一間提供百元住宿(100 日圓,約等於 30 塊台幣和 1 塊美金)的日本旅館,登上 CNN 和許多國際媒體版面,引起人們注意的不是它低到不可思議的住宿費

《冰雪奇緣》童話原型超黑暗!艾莎變「大反派」 獻吻拐走男童囚禁

《冰雪奇緣》童話原型超黑暗!艾莎變「大反派」 獻吻拐走男童囚禁

《冰雪奇緣》在全球造成熱潮,擁有可以操控冰雪的艾莎女王,也成為眾多迪士尼影迷心目中最完美的角色之一,然則原作童話是什麼樣子的呢?

貧窮限制了想像!海上豪宅270度「發大財海景」 便宜啦只要1.7億

貧窮限制了想像!海上豪宅270度「發大財海景」 便宜啦只要1.7億

你和好友分別搭乘不同的交通工具來到海面上,準備在Arkup這棟遊艇Villa來場豪華假期,享受被大海包圍的漂泊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