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臭飄到巷口無人問!獨居男死亡多日 表哥「夢到黑白無常抓他」上門見垃圾山

我是命案現場清潔師,在公司擔任特等掃地工,不知道何時能畢業的研究生。

--

才走到巷口,陣陣刺鼻又熟悉的腐臭味老早迎面而來。要是一般人,應該會退避三舍了吧?但是我沒有猶豫,仍邁開步伐向前走去。不久,就來到了飄散出味道的大門口,此次任務即將展開。

這次要處理的現場位於一樓,住家的前鐵門已遭外力破壞而大大敞開,破碎又鋒利的玻璃散落了一地。有幾位看起來像住在這兒的民眾與一位警方人員站在門外。當我詢問並確定誰是委託人後,便先進入室內查看。

屋裡一片漆黑,只見兩位遺體接運人員拿著手電筒走了出來,他們跟我說裡面的燈具都壞了,便轉身進行他們接下來的工作。

被告知沒有燈光後,我苦笑了一下,並拿出頭燈,好為稍後的任務作準備。

正當我要走過鐵門、經過小陽台時,鐵門旁的地上有一座像極了迷你金字塔的模型吸引了我的目光。

仔細一看,原來「迷你金字塔」是由滿滿的菸灰和菸蒂所組成,因為吸收了水氣還有日月精華,早已凝結成了「頂扣扣」的灰色硬塊。不僅如此,更驚奇的還在後頭!我的視線循著頭燈照到的地方看去,又是另一個令人詫異的景象。

--

「這房子也未免太髒了吧!」我在心裡不自覺的說著。客廳滿是垃圾,完全沒有能夠行走的空間,桌上放著許多信件、餐盒、收據、菸蒂、包裝袋、飲料瓶……而牆邊一台傳統的大同電視,也早已布滿灰塵。

走在一片垃圾山、垃圾海中,此時的我,不禁想像自己正在「溯溪」。一邊得用手「划開」潮水般的垃圾,另一邊的腳下也不簡單,要跨越第一道名為「寶特瓶」的浪頭,接著是一波接一波的「餐盒剩菜」浪花,然後還要爬過用無以數計的菸盒堆積而成的小山丘(都到我膝蓋那麼高了)……

隨著我一路「跋山涉水」,也持續地清理了雜物,終於,有條像樣的「走道」漸漸成形,真有如陶淵明在《桃花源記》裡所寫的:「初極狹,才通人;復行數十步,豁然開朗。」不過,雖說總算來到了屋主的房間,卻又是再一個堆滿垃圾及雜物的空間。

裡面有一盞檯燈、亮著微弱燈光,還有,一具只穿著內褲的半裸遺體,上半身還躺在一片血紅的床上。

因為發現的時間太晚,所以往生者的臉部腫脹發黑變形,身上呈現「腐敗綠斑」的現象;蛆在遺體身上任意爬行,蟑螂因為我的到來而被嚇得四處逃竄,綠頭蒼蠅則是四處飛舞,有的還直往我撲來,彷彿又找到新的食物及產卵的溫床。

我連忙揮手趕開蒼蠅,轉身先退出房門。過了一會兒,與帶了工具的遺體接運人員再次進到房間,我們三人一同抬起往生者遺體的手腳後,將遺體置放在已先鋪墊在地上的防護套內,封緊後再裝進屍袋中,以避免運送過程繼續流出血水。最後將遺體送上了接體車。

「腐敗綠斑」指的是腐敗氣體中的硫化氫與血紅蛋白結合成綠色的硫化血紅蛋白,在皮膚上所呈現的汙綠色斑塊。陸地上的屍體,盛夏季節約在死後十二小時、春秋季節約在死後二十四至四十八小時、冬天約在死後七十二至一百二十小時,就會出現腐敗綠斑。

腐敗綠斑最初為淡綠色,隨時間逐漸變為深綠色,中間部分較周圍部分顏色更深,邊緣界線一般不甚明顯。隨著的屍體腐敗程度,腐敗綠斑會漸地擴展到全腹部以至於全身,顏色由綠色變為褐色乃至黑色。

 ▲▼命案現場。(圖/命案現場清潔師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往生多日才被發現,遺體已經惡臭腐爛。(圖/命案現場清潔師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我與家屬交談之間,得知即使往生者亡故多時,屋內還傳出了味道,但因為往生者是獨自居住,加上其原有的生活習慣,鄰居一開始沒想那麼多,以為是垃圾發臭;之後雖然異味加重,也只是認為應該是死了老鼠而已。直到往生者的親友因長時間聯繫不到人,驚覺有異,來到事發門前,聞到味道報警處理後,才知道屋內人早已死亡多日。

家屬隨接體車離去的同時,將房子的鑰匙交給了我,委託我們希望能夠盡快將房子復原。

亡者的老母親還不斷的交代我,一定要幫她找到收音機以及錄音帶,那裡面有她怕兒子想媽媽、怕兒子無聊,因而親自唱錄給兒子聽的歌曲。每一首,都充滿了母親對兒子的愛與關心。

我在屋外等待團隊人員抵達的同時,聽到鄰居開始議論紛紛了起來。

「聽說他表哥作夢夢到黑白無常抓著他,他(指表哥)感覺不對,跑來看聞到味道就立刻報警。」

「他十幾天沒出門了,原來是往生了,難怪那麼臭,我還以為是哪裡有老鼠死掉了。」

「他是給人認養的,都沒在工作,爸媽每個月都寄錢給他,但他每天都在喝酒,現在家裡可以輕鬆一點。」

「生活習慣有夠差的,你知道嗎?他吃完喝完就把垃圾丟地上,臭得要命,難怪走了那麼久都沒人發現。」(我忍不住在心裡回嘴:請問大嬸您有進去過他家嗎?)

鄰居們正七嘴八舌的同時,我的團隊人員們也抵達了現場。大家穿好裝備、開啟頭燈,開門要進入屋內時,鄰居們見狀紛紛躲回了家中。

--

我們在屋內裝設簡易照明工具後,終於能看清楚了室內的全部空間,也才知道,原來,我剛剛所看到的髒亂情形,只是冰山一角。

整個房間,就像塵封許久的鬼屋。四面牆壁、天花板還有窗戶,都被菸燻得焦黃。牆上蜘蛛絲與灰塵的糾來纏去,交織成一條條的黑色緞帶。白色冷氣機如今已成「黑箱」,銀白的鐵門也已鍍上一層暗黃。

偌大的客廳堆滿垃圾,還有一地數不清數量的金門高粱酒酒瓶;沾了菜汁與紙屑的電腦主機掩沒在垃圾堆裡,儘管主機上仍連接著螢幕的線,但螢幕卻是散落在別處。而除了垃圾、酒瓶及菸盒。

地上也還有一堆便利商店集點兌換的未拆封物品;我心想,人們是為了喜歡而蒐集可愛小物,但是對往生者而言,這些東西是否只是買酒的贈品而已?此外,牆角還擺著幾乎沒有在用的掃把,看起來就像是這個家中最突兀的裝飾品。

屋裡唯一算得上乾淨的地方,是我之前進入屋內時勉強清出的走道。

在清理客廳時,我先把最後一個房間的門輕掩上,避免味道散到外頭。過程中,我們不時清出一袋袋由菸灰與菸蒂結成的土塊,費了一些時間,終於清出了一個菸灰缸,沒想到菸灰缸裡一根菸的痕跡都沒有,只是個擺飾品。

我想,可能是菸灰缸太小了,要倒來倒去的太麻煩了,索性不用,直接丟在地上。我們還清出了掩埋在垃圾底下的掃把和畚箕,本該用來清掃垃圾的工具,現在也變成了垃圾。

我與同事們好不容易清開了客廳的部分走道,接著開始清理桌面及沙發周圍的垃圾。沙發上,只有一床破舊又沾滿油垢、已經發黑變硬的棉被與枕頭,或許那兒是往生者以前睡覺的地方。就像我工作回家後,有時坐在椅子上就不知不覺地睡去一樣。

清理的工作緩慢地進行,過了許久,才清空了點客廳。接著我們開始清理菸盒堆成的小山,數量多到沒辦法用掃的,只得用鏟子鏟起後放到垃圾袋裡。就這樣一鏟、一放,我們裝滿了四袋大型垃圾袋的菸盒。

經過數個小時的努力,客廳的垃圾清理得差不多後,就有較多可以運用的空間,於是我們分成了兩組分頭處理,一組清理廚房的物品,另一組則針對其他房間進行整理。

*續下篇*


延伸影音...

►法式紅唇秒成焦點,嘟唇修修為妳妝點

 

關鍵字: 命案現場清潔師命案現場命案清潔師打掃寵豬屍體遺體腐敗綠斑老母親垃圾山往生者獨居獨居死亡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明明有志工每日送餐!老人過世多天才被發現 後院五隻黑狗差點陪葬

明明有志工每日送餐!老人過世多天才被發現 後院五隻黑狗差點陪葬

這五隻狗聽鄰人說至少都養了十年以上,亡者的家人因為在外地工作,沒辦法飼養,他也說,其他的事都好處理,就這些狗,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囤積症者的週年秀!清潔師爬上「170公分深垃圾海」 挖油井般拼命下鑿

囤積症者的週年秀!清潔師爬上「170公分深垃圾海」 挖油井般拼命下鑿

我們雖然以從事特殊清潔為主,主要是做一些一般清潔公司較難處理或解決不了的案件,但也有做居家清潔和大掃除的工作。

屍油淌滿透天厝!知名清潔公司拍胸「這沒問題」 到場退兩步嫌噁心

屍油淌滿透天厝!知名清潔公司拍胸「這沒問題」 到場退兩步嫌噁心

屍油是在人體於高度腐敗時,脂肪液化,通過體表滲出的脂肪組織。在腐敗加劇的情況下,不只停留在體表,更向外擴散流出。

大腦3歲開始定型!寶寶智力發展「關鍵1000天」 專家:母乳是最好助攻

大腦3歲開始定型!寶寶智力發展「關鍵1000天」 專家:母乳是最好助攻

大腦的最初定型就是三歲,有些人甚至將其定義為懷孕四十週加孕前三個月,再加上嬰幼兒兩歲,總共約一千天。

經典車頭燈+圓身!神人撿Beetle廢棄車殼 焊接做出「金龜摩托車」

經典車頭燈+圓身!神人撿Beetle廢棄車殼 焊接做出「金龜摩托車」

有一群人,獨愛外型圓潤的福斯金龜車!一位金龜車愛好者Brent Walter,擅長製作東西的他,特地利用經典金龜車車身的一小部分,打造獨家的「迷你金龜摩托車」!

敢說自己愛旅行? 19世紀要綁進療養院「鞭刑毒打」直到變回乖奴工

敢說自己愛旅行? 19世紀要綁進療養院「鞭刑毒打」直到變回乖奴工

許多人熱愛旅行,在忙碌工作之餘,給自己一個喘息的空檔。每個人對於旅行的定義不同,總結來說旅行能讓我們脫離日常生活的軌道,用全新的視角感受世界。

稱讚別人不能說「too good」!用錯副詞小心被曲解:我做得太過頭?

稱讚別人不能說「too good」!用錯副詞小心被曲解:我做得太過頭?

NG 英文系列,今天要教大家 too 的正確用法,是不是只要表達「太…」就可以用 too 呢?來看看下面的情境對話,看看到底是不是這樣。

1116好星運開關│雙子開好運,為水瓶打打氣

1116好星運開關│雙子開好運,為水瓶打打氣

今天自己的狀態有所內收,似乎感受到自己內在的力量,讓你不由自主地去思考一些深層的東西,也許此刻你也變得比以往更加的重視精神,並希望將思考所得實現在生活中。

獨立樂團Limi唱出上竄失重感! 完美詮釋「大人戀愛學」填滿多少痴怨

獨立樂團Limi唱出上竄失重感! 完美詮釋「大人戀愛學」填滿多少痴怨

Limi由女主唱兼詞曲創作人Li,和男製作人Mi組成,兩人因組團結識,原先都是另個樂團的成員,在其他人相繼離開後,成為「Li+Mi=Limi」之組合。

只想有個好眠!夜晚停車場空蕩蕩 「擺放床鋪」變成街友棲身地

只想有個好眠!夜晚停車場空蕩蕩 「擺放床鋪」變成街友棲身地

或許是因為失業,或許是因為酗酒、藥物濫用等等原因,讓街友無家可歸,只能在街上角落找個棲身之地。然而,澳洲慈善組織《Beddown》決定對流離失所的遊民伸出援手。

姐靠身上睡著阿金「不敢動」 度估仍保持姿勢網讚:超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