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社工真詐騙!鎖定失智老奶奶「哄騙簽借據」 800萬現金直接拿走

文/鄭嘉欣(宇皓法律事務所律師)

大門上貼了張紅色的郵務送達通知書:

依據民事訴訟法第138條,放置本通知書,茲有由○○地方法院寄交應送達黃○○之訴訟文書,得於兩個月內持本通知書及身分證件,至○○派出所領取。

黃奶奶識字不多,但看到通知書是紅色的,就覺得應該是很重要很緊急的,立刻打電話給為了公司業務經常出差,忙到這幾周都過家門而不入的女兒黃小姐。

匆匆趕回家的黃小姐劈頭就問:「媽,妳有跟什麼人打官司嗎?」看完郵務送達通知書,黃小姐也一頭霧水。

「沒有啊!怎麼可能?我沒有告過任何人,也沒跟別人有衝突,誰會來告我?」黃奶奶也是一肚子狐疑。

▲▼老奶奶。(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沒和人有衝突,卻收到法院通知書,讓黃奶奶一頭霧水。(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黃奶奶四十多歲時,在從事包裝業務的工廠裡,跟了某位同事的互助會(合會),同事倒會落跑時,工廠裡一群義憤填膺的同事們,不甘心日夜辛苦的血汗錢被倒會的同事捲款潛逃,打算集資找律師提告民事、刑事訴訟。

黃奶奶也是受害者之一,損失了近百萬元辛苦錢,本也猶豫著要不要提告討錢,當時還在世的老公勸她:「息事寧人吧,就當是對老同事的急難救助。」他們夫妻待人處事一向秉持以和為貴,哪會在年近八旬時還自找麻煩。

「也可能寄錯地址了?還是妳這菜市場名,同名同姓的太多,法院搞混了?」黃小姐也覺得百般不可思議,隨即陪著黃奶奶到附近的派出所。

「黃奶奶,這是您的。」警員翻找了存放通知書的櫃子好一陣子,對照完身分證件,確認無誤後,才把印有○○地方法院的信封交給黃奶奶。

出了派出所,黃奶奶小心翼翼走下台階,這幾年腿力變得不好,上下樓梯都有點遲緩吃力。前年的清明,去靈骨塔探視老伴,下樓時不小心踩空跌了一跤,突然中風昏迷在地,一瞬間還以為是老伴孤單想要帶她去陪,住院好幾天,出院時後腦杓還是又腫又痛,至今仍然心有餘悸。

「媽,妳什麼時候去借錢?還把現在住的一樓房子拿去設定抵押?那可是我們從小住到大,充滿回憶的房子,爸走前還交代,要把我跟妹的房間好好保留,讓我們有娘家可回。」黃小姐的聲音充滿了疑惑不解。

「借錢?抵押?那是什麼?」黃奶奶一臉迷糊,不自覺地停下腳步。

「這是法院寄來的,說要拍賣我們家一樓土地、房子的准予拍賣抵押物裁定,上面說妳有設定最高限額抵押權800萬元,簡單說,就是妳跟債主借錢沒還錢,還一直耍賴,現在債主找上門來,說要拍賣掉妳抵押的一樓。」

黃小姐百思不得其解地盯著媽媽。

兩年多前,爸爸突然心肌梗塞過世,媽媽、妹妹跟自己是繼承人,為了保障媽媽的生活,也為了怕媽媽一直耽溺在失去爸爸的傷心與無依無靠的擔心,她們決定把從小住到大的一樓土地、建物都登記在媽媽名下,爸爸留下的現金、保險金也都存入媽媽帳戶內,兩人都有工作,回家時也總是奉上一筆金額不小的孝親費,媽媽應該是不缺生活及醫療費用的。

「債主?借錢?林○○?這是誰?我不認識。」黃奶奶肯定地回答。

黃奶奶及黃小姐拿著法院的拍賣抵押物裁定,找律師諮詢,決定先對裁定抗告,並提起確認抵押權不存在、塗銷抵押權登記的民事訴訟。

法庭交鋒錄

「妳們主張的理由,是原告不認識被告,沒有向被告借錢,沒有簽過借據,沒有拿土地、建物設定抵押權?」法官問。

「是的。」

律師多次跟黃奶奶以及黃小姐開會討論,雖然會議過程黃奶奶偶爾答非所問,或是對事實的說明極為含糊,但根據討論的內容及銀行交易明細記錄,黃奶奶應該是不曾向被告借過任何一毛錢的。

「我們有錄影光碟,不論是簽借據、辦理補發土地、建物所有權狀、申請印鑑證明,都是原告親自書寫、親自申請及辦理的。」被告的訴訟代理人斬釘截鐵地說。

「庭上,我們收到的答辯理由狀繕本並未附上錄影光碟,請求被告應交付該份證據。」黃奶奶的律師說。

「原告應將錄影光碟交付給被告,兩造再具狀說明是否要聲請勘驗該錄影光碟,有無意見?」法官准許原告律師的聲請之後,詢問兩造。

數日之後,黃奶奶的律師收到錄影光碟。

黃奶奶的女兒黃小姐及律師一遍又一遍播放錄影光碟,影中人確實是自己的母親,在自家一樓的客廳,拿著筆顫巍巍地在借據上簽名,名字寫得歪七扭八,誠然是出自於識字不多者的手筆。對方還故意在鏡頭前秀出一大疊現金,清楚點數著:「借800萬元,預扣利息30萬元,總共是770萬元的現金。」

影片中,在地政事務所及戶政事務所的櫃檯前,臨櫃辦理不動產所有權狀補發及申領戶籍謄本、印鑑證明的,也的的確確是黃奶奶本人無誤。

但這一切,會不會表演得太過刻意?

如果不是有心人士,怎麼可能場場都錄影?次次都拍照?這不是明擺著要打訴訟等舉證嗎?

現實的尋常生活裡,哪有人借錢借得這麼斧鑿深刻?

「媽,妳到底有沒有借過錢?到底認不認得鏡頭裡拿著現金的這個人?到底有沒有拿到770萬元?」

「我真的不記得了,不記得了,不記得了……」面對越來越生氣的黃小姐,面對排山倒海而來的質疑,黃奶奶搖著頭,聲音越來越低,越來越低。

▲▼法院、訴訟示意圖。(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被告人信誓旦旦表示,相關文件都是黃奶奶親簽的。(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父親過世之後,母親變得遲鈍、不想活動,主動性越來越差,就連吃飯、洗澡,都常常需要不斷催促,還會在浴室裡耗費一大段時間,偶爾還會坐在客廳的籐椅上發呆半天。黃小姐一開始只是以「突失至親」的巨大變故來解釋,卻沒有想到母親可能生病了,需要的恐怕是醫療上的協助。

這回,她下定決心,不管毫無病識感的母親如何抗拒、如何耍賴,她都要帶著母親就醫。

第二次開庭,律師提出了臨床失智評估量表(CDR)及醫師清楚載明黃奶奶罹患失智症的診斷證明書。

「原告經檢測,臨床失智評估量表(CDR)是1,也就是,原告的日常生活自理尚可,但中度記憶力減退,對最近的事尤其不容易記得,涉及有時間關聯性時,則有中度困難。」

律師拿著證明文件:「原告的學歷不高、識字不多,晚年又多次因腦中大血管阻塞,造成腦皮質和皮質下區域中風,產生失智症。也因罹患血管型失智症,導致財務判斷能力嚴重受損。在簽被告所提出的借貸契約時,根本不能理解契約文字的意義,也不了解借款、利息、分期還款、設定抵押等的法律上意義及效果,屬於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所為,意思能力之人,所為的借款、抵押等行為是不具有效力的。」

「而且,原告生活無虞,沒有借款的需求,錄影光碟上秀出的那筆現金也從未曾存入原告銀行帳戶內。被告根本是有預謀的,才會故意拿出現金點數,還在帶原告去地政事務所、戶政事務所時刻意錄影、拍照,動機無非在於規避偽造文書的刑責。」法庭上,律師舉證歷歷地捍衛黃奶奶,條理分明提出主張及說明。

「我們真的有借錢給原告,設定抵押也是原告親辦的。」被告仍舊堅持,毫不鬆口。

「除了無意思能力外,原告還有主張撤銷受詐欺所做的意思表示,借款的債權、抵押權設定的物權,兩項行為都是無效的。」律師犀利地為黃奶奶安身立命的房子,努力陳述。

黃奶奶跟黃小姐坐在旁聽席,儘管記憶功能已經一步一步惡化,聽到被告振振有詞地提及有交付現金、抵押權有效,及欲拍賣老伴留下的一樓等話,無家可歸的夢魘、有口難辯的委屈,讓黃奶奶忍不住淚如雨下、濕透了手帕。沒了那房子,等於沒了家,沒了這一生最珍貴的記憶、沒了過世老伴的身影與味道,她怎捨得?

藉由抽絲剝繭調查證據,事實的輪廓終於慢慢浮現。

這群詐騙集團分工縝密,找到疑似罹患失智症的肥羊──黃奶奶之後,先是由一個和藹可親、假借關心獨居老人社工名義的婦女,堂而皇之進入黃奶奶位在一樓,並無管理員、攝影機,且進出方便的家裡。三天兩頭的噓寒問暖,卸下黃奶奶心防後,貼心地說:「這房子都這麼破舊了,怎麼住人?也該粉刷、整理一下,要不然,妳兩個寶貝女兒、女婿,要是邀公婆一起來看望妳,親家看妳家這麼寒酸,難免瞧不起,那妳女兒哪有好日子過?」

黃奶奶似懂非懂。

假社工說:「妳一定是在擔心沒錢裝修吧?我們可以幫妳啊!」她拿手機撥了通電話,沒一會兒,一個西裝筆挺,自稱是「關懷老人專案」的銀行行員到訪,他直接打開皮包就問:「就800萬吧?」

黃奶奶還搞不清楚狀況,行員拿出數十疊現金開始點鈔,邊暗示假社工用手機錄影存證。

「奶奶,是800萬沒錯吧!」行員點著頭,黃奶奶也不知所以然地跟著點頭。

錄完影,假社工說:「奶奶,妳要把現金收好,趕緊存到帳戶裡。」一旁行員手也沒閒著,趕緊將所有現金都收進自己帶來的公事包裡。

實際上,詐騙集團不過是在手機鏡頭前,演了一齣借款、交付現金的戲碼。至於到地政事務所補發土地、建物所有權狀,到戶政事務所申辦印鑑證明,黃奶奶糊裡糊塗的根本任憑他們擺布。這麼複雜的過程,哪裡是大半輩子在包裝工廠單純付出勞力、天塌下來又有黃爺爺頂著的她所能理解的?

法庭上,律師提出致命一擊:

黃小姐擔心中風後的黃奶奶,常步態不穩容易跌倒,又怕她來不及打電話求救,曾拜託廠商在屋內裝設隱形的監視錄影器,鏡頭正好對準了客廳,並切割出不同角度兼顧其他地方。

監視錄影,把詐騙集團哄騙黃奶奶簽借據、將800萬現金重收入公事包、背對著黃奶奶時狼狽為奸的笑容,清楚還原,成了詐騙集團鋃鐺入獄的如山鐵證。

法律便利貼

►民法第75條

無行為能力人之意思表示,無效;雖非無行為能力人,而其意思表示,係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所為者亦同。

►最高法院105年度台上字第256號民事判決

雖非法律上無行為能力人,惟其所為意思表示,係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者,其對於自己行為或其效果,欠缺正常判斷、識別,及預期之精神能力,其所為意思表示之效力,與無行為能力人之行為並無區別,亦當然無效。
《民法》將「行為能力」分為三種,並就其所為的法律行為賦予不同的效力。

一、完全行為能力:

「完全行為能力人」是:滿20歲的成年人以及已經結婚的未成年人。

完全行為能力人,所做的意思表示都具備法律效果,例如:曹操為籠絡關羽,乃將無價的汗血寶馬「赤兔馬」贈送給戰敗被俘的關羽。君主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就產生贈與的法律效果;縱使關羽仍然對劉備忠心耿耿,身為完全行為能力人的曹操,也無後悔餘地。

二、限制行為能力:

限制行為能力人,是滿7歲以上未滿20歲的未成年人,原則上要獲得法定代理人的允許。但、例外如:8歲的小二生去文具店買一支鉛筆,這是依其年齡及身分、日常生活所必需的,就不需要再回家詢問爸爸、媽媽,才手持父母「准買」的手諭,再折返文具店購買。

三、無行為能力:

無行為能力人是未滿7歲的未成年人,以及受監護宣告之人,所做的意思表示是無效的。例如:訂200份披薩請客、買10棟預售屋送人等。此外,如果是在「無意識」或「精神錯亂」中所為,因為無法清楚辨識法律效果(應負之後果),也是無效的。

罹患失智症的長者,可能因為不及發現、篩檢,而尚未經法院裁定監護宣告,但若能舉出證據證明意思表示時確實欠缺正常判斷、識別及預期之精神能力,亦可主張無法律效果。

*本文摘錄自《失智症事件簿:法庭交鋒錄》

▲失智症事件簿:法庭交鋒錄。(圖/大塊文化提供)

作者:鄭嘉欣

本文由 大塊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延伸影音...

►笑過頭用力過猛,這裡有批面膜好便宜

關鍵字: 鄭嘉欣大塊文化律師地方法院檢察署檢察官失智失智症事件簿法庭交鋒錄法律條例失智症老人家老人打官司訴訟舉證民法詐騙集團詐騙800萬現金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失智奶奶院內的日曆「停在周五不撕」 臨終前叨唸:有錢兒子拜六就來了

失智奶奶院內的日曆「停在周五不撕」 臨終前叨唸:有錢兒子拜六就來了

原本她兒子大概兩週來一次,後來一個月,後來三個月,後來不來了,每個月都是繳費時錢到人不到,再也沒來看過媽媽。

95歲翁「替失智妻買菜」累到全身癱軟 獨生女目睹淚崩,決定返鄉陪伴

95歲翁「替失智妻買菜」累到全身癱軟 獨生女目睹淚崩,決定返鄉陪伴

原先行動自如、賢慧幹練的她,變的緩慢、記憶性差、遲鈍、說話不暢通、昏昏沉沉,這對信友直子以及高齡95歲的父親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

來不及看孫女走紅毯!失智奶奶「趁記憶恢復偷打婚戒」嘆:要過得幸福

來不及看孫女走紅毯!失智奶奶「趁記憶恢復偷打婚戒」嘆:要過得幸福

有一天,Pham突然要家人把孫子孫女們都叫回來,當然也包含Amy,且Amy將要結婚了。一見到Amy,Pham突然拿出一盒金飾...

拿「秋冬旅遊補助」玩離島 兩個月後接到電話 補助被民宿偷偷用掉

拿「秋冬旅遊補助」玩離島 兩個月後接到電話 補助被民宿偷偷用掉

各位酸酸們是喜歡往戶外跑的人嗎?如果你很喜歡旅遊,甚至是國內旅遊,那你一定會關注政府為了促進觀光所推出的秋冬旅遊補助,畢竟不無小補嘛!

鯊魚攻擊落海飛行員 專家解謎「不是因為血」 靜止槳板也會被攻擊

鯊魚攻擊落海飛行員 專家解謎「不是因為血」 靜止槳板也會被攻擊

Discovery頻道一年一度的《鯊魚週》即將登場,結合科學新知、實驗、教育、冒險以及海上求生等綜合觀點,讓觀眾對於海底最凶猛的獵食者有更多的認識

白包禁忌多!白包「出了門不能回頭」 守喪百日內不能吃喜酒

白包禁忌多!白包「出了門不能回頭」 守喪百日內不能吃喜酒

我們都知道紅包是喜慶用的,所以在包紅包時,我們會希望好事成雙,裡面的金額都會包雙數來祝賀。白包就不一樣了,白包代表的是喪事、不好的事情。

拜地基主「用高桌子犯大忌」!過來人警告:沒拜好家裡不安寧

拜地基主「用高桌子犯大忌」!過來人警告:沒拜好家裡不安寧

「地基主」基本上是一個照顧你房子的靈魂,掌握你住在那個屋子時的所有運勢。因為他掌握這個家的氣場和能量,也會影響到住在這個家裡所有人的運勢。

雷/《去X的世界末日2》改走暖心路線挨批崩毀 編劇掛保證:不會拍續集

雷/《去X的世界末日2》改走暖心路線挨批崩毀 編劇掛保證:不會拍續集

第一季的收尾太完美,震耳欲聾的槍響後,James留下了這樣一句話:「18歲那天,我終於了解到人與人相遇的意義。」徒留Alyssa,和一個開放式結局。

過度關心反而是壓力!跟憂鬱患者相處 請把他們當「正常人」對待

過度關心反而是壓力!跟憂鬱患者相處 請把他們當「正常人」對待

每當我們搭乘地鐵或捷運看到拿著拐杖或是坐著輪椅的人,都會把目光放在他們身上,心裡想著:他們是不是要幫忙?我們能不能幫上什麼忙?

才舉1.5kg!濃妝女大生練完大哭「教練太嚴格」…轉頭就跟槓片自拍

才舉1.5kg!濃妝女大生練完大哭「教練太嚴格」…轉頭就跟槓片自拍

新手的第一步,是要先找教練的,最簡單的原因就是,負重的訓練很容易受傷,有教練在可以確保身體的安全,但新手該怎麼找?我認為有先想法可以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