乩身退駕引陰神走歪路 命玄力破法陣引正主:神明退駕,家裡經濟一落千丈

文/命玄

*續上篇*

事隔不到一週,竹小姐連同她朋友就開始急急忙忙的電話狂摳,看來事情果然還是沒那麼簡單。

「命玄,快點,你上次給暫時鎮住陣法的石獅柱一直在剝落掉漆,阿鈺那邊更誇張,家裡的裂紋一天比一天更誇張顯眼,你趕快找個時間來處理啦!」竹小姐火急火燎地表示我再不去事情就大條了。

事實上我也透過一些業內朋友得知,那間宮廟雖然表面還在正常運作,但是近幾年卻越發少與人接觸,導致除了宮廟內的人之外,外人都不大曉得他們近期狀況。

種種跡象證明,那間廟,有問題,而且竹小姐那邊的情形,聽起來更是無法拖沓了。

跟竹小姐火速約好最近時間之後,在胡小姐的幫忙接送之下,我一路昏睡到目的地,但是快接近補習班時,胡小姐卻一直找不到本應早該到的地方附近一直打轉,足足轉了近一小時,轉到我都醒了。

「胡小姐,妳在轉什麼,我從剛剛就發現妳一直在附近打轉。」我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問道。

「沒有啊,老大,我一直按著導航走,可是他卻一直帶著我轉圈,要不就是走單行道逆向,我也走到糊塗了。」胡小姐無辜的跟我說。

「嘖,已經開始了嗎?這邊附近的路我記得,妳往那邊走。」還好這附近的路我稍微有點印象。

約莫過了10多分鐘,我們終於看到補習班了,大老遠就看到眾多鬼物圍繞四周,而我上次臨時部下的陣法則早已被破,要不是我將石獅柱提前交給竹小姐,後果恐怕難以想像。

「哼,還不死心。」我一下車,面對圍繞而來的眾邪,我不慌不忙的雙手結印,金光神咒接祛邪咒,最後補上縛地金光咒,這套SOP我熟練到不行。

「我要的東西都準備齊全了嗎?我們時間不多,這幾道咒印只能擋一陣子。」我一刻不停的將陣法佈開。

但是在佈好陣法要起壇時,卻是有點遲了,大門一開,原本要拜天公的香火直接被吹折吹滅,眼見,對方是決心要跟我死嗑到底,我也是不客氣了,一把將黑令旗往門口一插。

好容易淨出一塊地方拜完天,又是一陣怪風往門口一灌,眼見諸多小鬼似乎是要趁此機會奪門而入。我橫刀一頂,反手將門關上。並且將玉冶置於門關。

「小玉冶,這邊麻煩妳先頂著,我立刻開壇作法。」玉冶甫一出來,面對一堆亂七八糟的鬼物,也是手忙腳亂的應付起來,壓根沒時間去責怪我。

而我當然也知道現在分秒必爭,我盤坐於陣法之中,雙手結印,正要開始施法時,突然感覺地下傳來一道感應。

「小子,你真的要插手此事?」很好,正主終於現聲了。

「我原本是可以不插手,畢竟這陣法的原意其實也是利人利己,但你似乎方向有點走偏了,只取不予殺雞取卵,損人利己,我敬你年長,稱你一聲師兄,現在收手還來的及。」雖然我經常衝動行事,但這次人家願意先談談,我就好言規勸,希望可以和平解決。

「唉……你這種天生修行而出師的人是不會了解的,我原以為,乩身這工作吿一段落後,我人生可以踏入另一個階段,但事實並非如此,我一旦離開宮廟,我家的經濟狀況將一落千丈,所以我必須做下去!」我從他的話語中聽到了面對現實的無奈,我不禁愣了一下,我…將來會不會也面臨類似窘境。

我用力的晃了一下腦袋,那麼複雜的問題,還是交給未來去處理吧。

眼下,這位乩身已經犯禁了,取他人氣運而補自身靈緣,聽他的話語,他分明早就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就是說,神明退駕,陰神上位,也都在他的計畫之中,他早已與那位不知名的陰神達成協議。

道不同不相為謀,既然立場不同,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我沈默,然後繼續持印,陣法在我雙手引導間開始流轉。

門外天色一瞬轉暗,狂風仍吹的鐵捲門嘎拉作響,地下也湧出一陣又一陣的波動,震的我差一點被破法。

我穩住身形,一邊逆轉先前佈下的局,一邊還要分神應付門外的眾多陰邪,單靠玉冶可是會玩掉她小命。

我雙劍交叉,橫亙於陣法中心,起身取符與鐵鍊,迅速的將門給鏈上,三張符令齊燃,用我那不遜於饒舌歌手的速度唸完旨意,劃過鐵鍊,再將符籙浸在陰陽水中,一口含住,噴出,終於暫時將他們給逼退,但是重點才剛開始。

我又坐回陣法之中,這個陣法比我想像更加精細,要我佈下同等於此的陣法,單靠我一人恐怕是曠日費時,慶幸的是,破壞總比建設容易。

我一手持六十甲子一手持香,香過之處,陣法節點一一顯露無遺,硃砂靂煞,一一鎮壓破壞,但節點越來越少時,陣法反彈力道也相對提高。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鐵鍊也鎖不住門,也被抖落在地。

我只好將六十甲子鎮於門前,而最後一個節點,我持劍靜心,劍訣口令步伐手印齊出,使盡渾身解數用力一頂,幸好他老兄不在附近,否則我還真不一定能頂開這最後一個節點。

但是鎮壓後,我還是撐起最後一點氣力,恭請在境城隍和土地,請他們幫忙將那些邪物緝拿,之前是因為此地是那位乩身的地盤,所以某種程度上來說,城隍土地也不好插手。

現在陣法一破,當然是通通緝拿歸案,而我也雙腿無力,癱坐在地上好一陣子。

隨著竹小姐朋友家中事務事件也一併解決了,但是那位乩身那種無奈而走偏的話語始終迴盪在我耳邊,現在我依然可以依我的正義行事,但是未來我會不會走偏,我也沒有把握。

看來,唯一的辦法就只好每個月固定上山去聽訓避免這種事發生了。這,算是一種覺悟嗎?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幫神明做事的人,心莫偏,而誠心拜神者,莫貪捷徑,因為給你捷徑的,可不一定是正神。


 

關鍵字: 命玄道士部陣鬥法破法陣茅山乩身陰神宮廟符令陣法邪物城隍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乩童不想退駕「吸取徒弟正氣」!眾人厄運連連…命玄:事關重大

乩童不想退駕「吸取徒弟正氣」!眾人厄運連連…命玄:事關重大

去年鬼節剛過,我終於接到了一通來自補習安親班的電話,當我以為我的副業終於有著落時竹小姐狠狠的將我拉回現實。

流胎妹妹「拿赤令旗討債」!女學生一進廟就翻臉 道士進元辰宮才知事情大條

流胎妹妹「拿赤令旗討債」!女學生一進廟就翻臉 道士進元辰宮才知事情大條

有些孩子會自願回來當無緣兄弟姊妹的守護靈,但怨氣沖天,遲遲無法理解為何被墮胎,心生報復的孩子們會怎麼做呢?

「白紗血手」抓腳踝!花蓮大學生夜遊廢軍營 滿屋殘破神像…厲鬼冒臉狠瞪

「白紗血手」抓腳踝!花蓮大學生夜遊廢軍營 滿屋殘破神像…厲鬼冒臉狠瞪

人人都有年少輕狂的時候,我也不例外,總是看著陰陽道師命玄在辦這個辦那個,但是,學藝不精的時候搞過什麼,經歷過什麼連我都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出發抓寶囉!日本香川設16款「呆呆獸人孔蓋」 超廢鯉魚王也來客串

出發抓寶囉!日本香川設16款「呆呆獸人孔蓋」 超廢鯉魚王也來客串

在日本,有許多形形色色的特色人孔蓋,吸引遊客特地到當地拍照、打卡,不只製造話題,也能帶動觀光,香川縣即計畫在16個觀光景點的人孔蓋換成呆呆獸版本!

工地施工轟隆聲=喵皇大敵!獸醫:對貓來說跟鬼一樣可怕

工地施工轟隆聲=喵皇大敵!獸醫:對貓來說跟鬼一樣可怕

在我的貓行為門診中,壓力大概就是我所有接手過貓問題的共通點。無論是貓咪會亂尿尿、攻擊人或動物、過度舔舐等,幾乎所有行為都跟壓力脫離不了關係。

宇宙中心是一片「白濁乳汁海洋」!印度眾神打爆頭 要喝裡頭那滴不死甘露

宇宙中心是一片「白濁乳汁海洋」!印度眾神打爆頭 要喝裡頭那滴不死甘露

毗濕奴,保護之神,拯救世界保護苦難眾生,如果三界有為難,就得靠毗濕奴出手保護天地萬物。聊到印度神話,真的不能不提「攪乳海」的故事!

炸雞王頂上之戰!網友激推「昌平炸雞王」 技壓退燒胖老爹?

炸雞王頂上之戰!網友激推「昌平炸雞王」 技壓退燒胖老爹?

最近胖老爹的熱潮逐漸退燒,取而代之的是高cp值的昌平炸雞王。究竟昌平炸雞王有何魅力呢?我們可以先從做為一塊優秀的炸雞該具備哪些條件來談談。

潛入《凪的新生活》那支「黃色電風扇」的推特帳號 碎念要把男角吹出門

潛入《凪的新生活》那支「黃色電風扇」的推特帳號 碎念要把男角吹出門

影視作品設立官方社群,甚至是為劇中虛構人物建立社群帳號,早已見怪不怪,但是《凪的新生活》卻為了劇中的一台電風扇設立個人帳號。

0920好星運開關│金牛開好運,為獅子打打氣

0920好星運開關│金牛開好運,為獅子打打氣

你今天似乎很想逃離現實,想讓自己陶醉在自己編織的幻想中。你會和親近的人敞開心扉,關係更近一步,矛盾也迎刃而解。今天你還會喜歡和有深度的人交朋友

娃娃臉上白一塊!巴西老爹手織「白癜風娃娃」 鼓勵病童接受自己

娃娃臉上白一塊!巴西老爹手織「白癜風娃娃」 鼓勵病童接受自己

巴西一位64歲的老爹João Stanganelli Junior,他是一名白癜風患者。他在30多歲開始出現症狀,隨著歲月增加,身上的白斑也越顯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