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紗血手」抓腳踝!花蓮大學生夜遊廢軍營 滿屋殘破神像…厲鬼冒臉狠瞪

真的是別亂去阿......

※本篇文章內容為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及民俗說法,請斟酌閱讀。

文/命玄

人人都有年少輕狂的時候,我也不例外。大家總是看著陰陽道師命玄在辦這個、辦那個,但是在學藝不精的時候,搞過、經歷過什麼連自己都印象深刻的事情嗎?

這次的鬼月特輯,現在說給你聽。

人到大五,閒到發慌,總會想著一些有的沒的來做,而身為一個正常的大學生最重要的是什麼?

夜教、夜遊、夜唱?哈!突然發現每一樣都將近天亮才睡覺,現在是工作到天亮、以前是玩到天亮,當然有一半都是自找的,喔扯遠了,其實夜遊是我最不喜歡的一樣活動……為什麼?因為對我來說,太無聊了⋯⋯當然在我某次跟幾個同學、學弟妹一起出門夜遊廢棄兵營後,我才發現我的自大與傲慢是會害死人的,更是在大學畢業前,將一身功夫練到精進、完成修業。

--

「欸,老玄,你問到了沒?」同為同學的老齊在某學長家樓下等著我,同行的還有一男兩女的學弟妹。

這天我幫一個認識的學長,他的論文內容是關於廢棄兵營的調查,而我主要是幫他確認調查內容裡面有沒有拍到不該拍的東西,我也順便向他詢問了這個盛傳鬧鬼兵營的具體地址。

「廢話,當然問到了,我們要吃完宵夜再過去還是回來再吃宵夜?畢竟那個地方有點遠。」不要懷疑,在花蓮有點遠真的要騎車騎很久!

當我們到了晚上要探的兵營地點時,我就覺得事情似乎不太對勁,因為在兵營周圍,沒有半個孤魂野鬼,要不就是都在兵營裡,要不就是都被更兇惡的厲鬼給……吃了。

但當時的我並沒有想那麼多。背著劍拿著求生刀,一馬當先的進入軍營,另外四個就跟在我的後面,亦步亦趨地跟著。

廢棄兵營裡面異常的昏暗,五個人同時拿手機當照明,卻還是照不清楚前方5公尺以外的路,而地上更是碎石、青苔滿地,就這樣走了將近10分鐘卻什麼也沒碰到。

▲▼廢墟。(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一路上都沒有看見任何鬼,這讓命玄覺得有點怪怪的。(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沿路上我們會聽到瑣碎聲跟石頭掉落的聲音,但也沒很在意,就在轉過某個轉角後,忽然間聽到「碰」、「x」的一聲,走在最後的老齊滑倒在地上以及兩個學妹的巨大尖叫,我迅速回過頭,只見方才轉角處一個灰綠色的身影閃過。

「欸,你沒事吧,摔得不輕欸,妳們是在叫什麼啦!」但我沒時間細思,只是趕緊將老齊扶起,下意識的以為是牆上青苔石磚剝落。

原來兩個女生是被老齊的摔倒聲嚇到才尖叫,但是此時我卻看到老齊面色鐵青的問我。

「欸老玄,你不覺得太安靜了嗎?」老齊好像在找什麼,一邊問、一邊好像在找什麼似的,狂盯著我們的腳邊。

此時,我也終於感覺到似乎有那麼些不尋常,我是天生陰陽眼,但是從我們進來到現在走了十幾分鐘,不要說是一隻冤魂兵鬼,我就連一隻普通的孤魂野鬼都沒有看到。

這裡卻是盛傳鬧鬼傳聞的廢棄兵營,瞬間雞皮疙瘩爬滿我的全身,這裡不是沒有鬼,而是在這裡的!都!是!厲!鬼!

我不敢聲張,怕會嚇壞我的同學、學弟妹,我示意他們這裡不太對勁,要他們先行退出,就在轉頭的時候,一塊石頭落下直接打到在隊伍最末端的學弟頭上,連學弟都沒來得及喊痛,其中一個學妹,就開始嘶聲尖叫了起來!

「有東西!!!」順著學妹的燈光看過去,離地將近200公分的地方,有一張鐵青、枯瘦的男人臉,死巴巴的盯著我們,發現我們也在看著他的時候,他,竟然笑了!更詭異的是,我們……全部都看到了!

「幹!走!」老齊帶隊,我壓隊,大家一起往來時的路衝!

一邊衝,我一邊唸誦金光神咒,而前面竟然也傳來了背誦聖經內容還有心經,更有一個狂唸阿彌陀佛的,最崩壞的當屬老齊,一路上髒話沒停過,就在快要到出口的時候,一片路旁的芭蕉葉忽然掉下來,把當時已經是驚弓之鳥的老齊嚇到直接撲街,腳下一拐,直接跌進門口旁邊的小房間裡。

房間內全部擺滿了殘缺的佛飾以及神像,奇怪的笑聲伴隨著風灌進這房間,這次,是一位女性跟小孩的笑聲。兩個學妹衝進房間趕緊將老齊再次扶起,老齊抓著兩個學妹,飛快的往門口奔去,學弟不小心撞到桌子,「哐噹」一聲,鐵製的桌子應聲而倒,數具神像直接壓在學弟身上。

▲▼充滿血跡的手。(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突然一隻蓋著白紗、帶有血跡的手抓著學弟的腳踝。(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學弟一邊大聲鬼叫,一邊將身上的神像撥開,就在他要爬起來的那一刻,他忽然又重重摔倒在地上,我往他身後一看,一個蓋著白紗、帶著血跡的手死死抓著學弟的腳踝,而另一邊的的鐵桌也搖搖欲墜,就快砸下來了,如果就這樣砸下,那更大的神明圖及佛像勢必會將學弟砸個頭破血流。

「不要回頭,抓住我的手,跑!」我很清楚知道,這裡的厲鬼,顯形根本不是難事,我拔劍逆插,定住地上那隻手。

才剛剛將學弟拉起來,一個巨大的力量將我往房間內推去,我一個沒站穩直接攔腰撞上房間最內部的鐵製桌子,「乓哐啷噹」一陣聲響。

慶幸我大學有在健身,砸得滿身疼痛瘀青卻沒跌倒,而此時,學弟還在房門口愣愣的看著。

「學長!」學弟看著我。

「看屁啊!跑!」我邊吼邊跳過滿地狼藉,叫學弟快跑。

門口機車旁邊的老齊和兩個學妹趴在機車旁邊旁喘氣,其中一個學妹膝蓋還磨破了,看來就在剛剛那一下子,果然又摔成一堆了,拉著大家上車,我們就這樣急吼吼的離開現場,迅速的回到吉安的慈惠堂請人幫忙。當然,我也避不了挨了眾位老大一頓罵……

--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也是自這次事件後,我收起那半吊子的心態,專心修行,決定下次有機會,換老子嚇死那厲鬼。

 

關鍵字: 命玄軍營廢兵營之旅廢墟廢棄兵營厲鬼孤魂野鬼陰陽眼陰陽道師大學生夜遊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流胎妹妹「拿赤令旗討債」!女學生一進廟就翻臉 道士進元辰宮才知事情大條

流胎妹妹「拿赤令旗討債」!女學生一進廟就翻臉 道士進元辰宮才知事情大條

有些孩子會自願回來當無緣兄弟姊妹的守護靈,但怨氣沖天,遲遲無法理解為何被墮胎,心生報復的孩子們會怎麼做呢?

乖乖女性情大變不敢進廟 父母求助道士才知:有人拿「赤令旗」討債!

乖乖女性情大變不敢進廟 父母求助道士才知:有人拿「赤令旗」討債!

國中會考剛結束,接著是高中指考,許多考生家庭都忙著考試,甚至忙著請老玄或開符或加持孩子們的讀書運、考試運等等。

嬰靈妹妹糾纏親姊 拿「赤色令旗」扎根元辰宮不肯走:只有我才關心她!

嬰靈妹妹糾纏親姊 拿「赤色令旗」扎根元辰宮不肯走:只有我才關心她!

「老爺,大姐!你們幹嘛!那廝佔領他人元辰,我要把他趕出去你們架我出來幹嘛?」我氣急敗壞的說,現在元辰宮是沒問題,但要是出了什麼問題,李小妹可就大事不妙。

發現老翁沒人陪!暖男店員「單膝下跪講解菜單」犧牲午休陪吃飯

發現老翁沒人陪!暖男店員「單膝下跪講解菜單」犧牲午休陪吃飯

老爺爺一開頭就不斷道歉,他表示自己重聽了、聽力很差,而且他出門的時候忘記把助聽器掛在耳上,老爺爺為此不斷向Dylan道歉...

復健狂滑手機!診療室「4大低頭族患者」物治師傻眼:專心好嗎?

復健狂滑手機!診療室「4大低頭族患者」物治師傻眼:專心好嗎?

智慧型手機確實非常便利,也會在復健過程製造一些狀況和笑話,今天就來跟大家分享幾個案例。

還是很厲害!台學者獲「搞笑版諾貝爾獎」 研究內容:袋熊便便是方形

還是很厲害!台學者獲「搞笑版諾貝爾獎」 研究內容:袋熊便便是方形

相較於普遍我們所知的諾貝爾獎,「搞笑諾貝爾獎」的研究項目較有趣、獨特、活潑,能拿到這個獎,還是很厲害呢!

撐三年遠距離還是分!父母不滿「要女兒送給他」情侶淚互相封鎖

撐三年遠距離還是分!父母不滿「要女兒送給他」情侶淚互相封鎖

阿K跟小儀是一對蠻年輕的戀人,女的個性慢熱、男的有主見,一搭一唱起來算是很有節奏,但偏偏沒什麼事情是完美的,兩人是「遠距離戀愛」。

確診淋巴癌被親媽酸「賠錢貨」 女罹憂鬱症狠母竟罵:比垃圾還不如

確診淋巴癌被親媽酸「賠錢貨」 女罹憂鬱症狠母竟罵:比垃圾還不如

潔雅獨自在醫院裡與病魔奮鬥,她摘下了一頭長髮:「我是不是很醜?我是世界上最沒有用的垃圾吧,不,我媽說垃圾還能資源回收,而我只會花錢而已,比垃圾還不如。」

放大版貓星人!美洲獅甩開動物園悲歌 暖遇戰鬥民族夫婦收養

放大版貓星人!美洲獅甩開動物園悲歌 暖遇戰鬥民族夫婦收養

今天的主角是來自俄羅斯的美洲獅——梅西。平常的行為看起來根本就是放大版的貓星人,像是跟主人擠床、磨爪或是躲在任何能夠擠進去的盒子裡。

黑人男童公園玩玩具槍遭警射殺!美警「偏見殺人」引起公憤

黑人男童公園玩玩具槍遭警射殺!美警「偏見殺人」引起公憤

我一直在教警察辨認和理解內隱偏見可以如何影響他們和其負責保護與服務的社區互動。我的演講是警方訓練的一部分,該訓練也是我協助展開的。

蕭敬騰《以後別做朋友》搶麥成功XDD 周興哲現身《聲林2》一走出來...全場嚇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