鍋子、拐杖互毆!精障妻獨力照顧中風夫 為「買份報紙」吵到鄰居報警

檸檬小編這樣說

牡丹阿姨與先生皆患有精神疾病,再加上先生中風後,她擔任起照顧者的角色,
這份壓力日復一日的累積,終究還是爆發在生活中……


文/任依島

一開始跟牡丹阿姨約家訪,相當不順利,她要不是去看醫生,就是帶中風的先生做復健。為此,她時常誠懇地跟我說抱歉,但其實該抱歉的是我,我為了達成家訪目標,在牡丹阿姨緊湊的生活中,生硬地試圖擠入一個位置。

雙方屢次約訪未果,終於在第五次電訪時,她說明天下午三點會回到家,我可以過去。

隔天按了門鈴,大約等了三分鐘,才有人快步走來開門,「任先生嗎?不好意思,你先隨便坐,等我一下齁,剛剛扶我先生上廁所,他應該好了,我扶他出來。」

一如電話中誠懇的語氣,堆著笑容與歉意的牡丹阿姨,模樣看起來就像常見的中年婦人,跟資料上註明「個案由於病情不穩定,出現攻擊丈夫行為」的描述,相當圖文不符。

她扶著拄拐杖的先生,一步一步走回客廳,攙扶著他往沙發躺下,然後為他蓋上涼被。

「我先生中風後,腳不太能走,上廁所或需要走路的時候,我都要扶著,怕他跌倒,其實現在好很多了,至少用拐杖還可以慢慢走。」

在我說明來意之後,牡丹阿姨又再度顯露抱歉的表情,「是衛生所的張小姐請你來的?實在不好意思,我們沒事了啦!沒想到只是一時夫妻吵架,還麻煩那麼多人關心我。」接著她一字一句,緩緩說出那天對先生「家暴」的經過。

「說來是我不好,那天我又聽到冤親債主來找我,說要帶我走,嗯,我看醫生有十年了,我都按時吃藥,但還是聽得到聲音、看得到人。我先生比我更早生病,不過他是躁鬱症,可能是中風的關係,他的脾氣更加暴躁,平常我也都順著他。」

「這天被聲音吵到很煩,很想死,反正冤親債主都要來帶我走了。我帶他去做復健回來,很累了,想休息一下,偏偏他一直吵著要我去買報紙,我不去,就罵我,我已經被聲音煩得受不了,加上他這樣,火氣一上來,我就罵回去,說『要買你不會自己去,我照顧你已經很累了,你到底想怎樣?』」

牡丹阿姨說到這裡時,我好奇地用眼角偷瞄在一旁的先生,想說他會不會出聲反駁,結果他完全悶不吭聲,似乎已經睡著了。

阿姨則毫不在意地繼續說著,「沒想到我越講,他越氣,竟然拿起拐杖要打我。我也是氣到了,剛好桌上有個空的鍋子,我就拿起來砸他,大概是鄰居聽到我們拼拼砰砰(ping ping piàn piàn,吵雜),覺得不對勁,打電話報警。」

「我先生以前跟派出所警察很熟,就跟他們說我打他,還要告我家暴。這陣子很多人來家裡關心啦,現在沒事了,真的,我只是一時情緒沒控制好,謝謝你們的關心。」

牡丹阿姨既是精神失序者,但同時又是家庭的主要照顧者,這可能超乎多數人對「精神失序者」的想像,一般多半認為精神失序者是受照顧者,但牡丹阿姨說,在先生還沒中風前,她也不需要他的照顧。

她大概看出我一臉狐疑,馬上接著說:「我雖然生病,可是照常煮飯給我先生吃,看病也不需要他帶,我還是可以到處走走,只是心情比較不好,沒吃安眠藥就睡不著而已。」

像牡丹阿姨飽受幻聽、幻視所擾,在先生中風後還得負起照顧之責,也就是帶著身心的病痛,照顧失能的家人,除了看得見的照顧勞動以外,情緒勞動的負擔也不小。


▲照顧中風的先生造成牡丹阿姨極大壓力。(示意圖/免費圖庫)

當我問起牡丹阿姨怎麼看待自己帶著身心苦痛,又要照顧先生的這個角色。

她說:「真的很累,也沒有人可以幫我,本來有個領養的女兒,不過她離家出走好些年了。加上那些冤親債主常常來找我,我覺得這輩子好像也活得差不多了,如果那些鬼魂把我帶走,可能還輕鬆一點。我們也都快老了,如果我不照顧他,誰照顧他?畢竟我們都是離鄉背井來到這裡生活。」自我敘說,往往勾連著另一個等待現身的世界。

「我們都不是本地人,我在中部眷村長大,他是東部。親友介紹後認識、結婚,婚後就來都市討生活了。我只有一個弟弟,他在國外工作,而且有他自己的家庭要養。」

「我先生是獨子,我們的父母都過世了,也沒什麼比較親的親人。照顧他是很累啦!還好法鼓山的師姐有時會來看我,帶點米啊、麵啊給我們。還有一個鄰居很好,晚上我去公園散步遇到他,因為他會打太極拳,就教我一些養身的方法。我是佛教徒,有時也會去寺廟誦經,會讓心裡比較平靜。」


▲帶病生活、照顧丈夫,牡丹阿姨心力交瘁。(示意圖/免費圖庫)

帶病生活已屬不易,還要照顧失能的另一半,或肩負起家庭重任,像牡丹阿姨這樣的例子,在社區中並不少見。當然這也跟她病後整體的狀態相關,她雖受幻覺所苦,但願意配合就醫,儘管醫師跟她說那些聲音、影像是症狀,她仍深信祖先業力之說,但也接受「大腦走鐘」(出問題)之醫學解釋。

此外,她從未嚴重發作到需要住院,認知與生活功能皆無減退跡象,加上有宗教信仰與人際支持,可作為心理調適與心靈依靠。這些條件,成為牡丹阿姨可以帶病照顧家人的前提。

只是雖然有能力照顧家人,但如同所有照顧者都會面臨的心力耗損議題,因此牡丹阿姨容易在跟丈夫互動張力大的時刻,讓照顧的壓力、負面情緒瞬間漲滿,怒氣下的話語如亂箭射出,不易閃躲,最終兩者皆負傷。


*本文摘錄自《屋簷下的交會:當社區關懷訪視員走進精神失序者的家》

▲屋簷下的交會:當社區關懷訪視員走進精神失序者的家。(圖/一起來出版提供)
作者:任依島

譯者:約拿單

本文由 游擊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社區關懷員精神失序中風任依島約拿單游擊文化屋簷下的交會當社區關懷訪視員走進精神失序者的家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免費接送村民30年!住屏東海邊的「維士比阿公」:載到我沒力氣為止

免費接送村民30年!住屏東海邊的「維士比阿公」:載到我沒力氣為止

林春誧決定,要開一台九人座的廂型車,充當村裡人的司機,不管是接送村民外出、替村民跑腿買生活用品、幫村民繳電話費,又或是替村民去農會領錢,他都不推辭...

害怕舞台但努力克服 Mina患「焦慮症」粉絲心疼 患者經常不被理解

害怕舞台但努力克服 Mina患「焦慮症」粉絲心疼 患者經常不被理解

酸酸們應該都聽過TWICE吧!可以說是現在南韓第一紅的女團。然而其中一位人氣成員MINA卻爆出心理健康出了狀況,目前中斷活動已長達一個多月。

看精神科≠神經病!學妹遭詐騙10萬元精神失常…心理師:不是你的錯

看精神科≠神經病!學妹遭詐騙10萬元精神失常…心理師:不是你的錯

我覺得任何人都應該面對自己內心的問題,尋找身心科的幫助,借此找回健康與平衡,舒緩緊繃的身心,倘若害怕被污名化而不敢求診,那才真的是因小失大。

神父說「高空灑聖水」可治外遇!堅持打開機艙門拯救市民:惡魔消失吧

神父說「高空灑聖水」可治外遇!堅持打開機艙門拯救市民:惡魔消失吧

兩位牧師表示,要幫助整個特維爾市的市民,擺脫酒精成癮,以及通姦罪名。他們搭了一架小型飛機,並帶上70公升的「聖水」,以及兩件名為「用不盡的聖杯」聖物上機...

「歹徒覬覦女友」不得已才殺人!善良少年被控防衛過當 上銬表示不後悔

「歹徒覬覦女友」不得已才殺人!善良少年被控防衛過當 上銬表示不後悔

四名歹徒變得更兇狠,竟說,「如果要留住摩托車,就把女朋友交出來讓我們玩玩!」其中一名年紀看起來最大、最兇的歹徒不斷朝ZA的女友逼近...

發現老翁沒人陪!暖男店員「單膝下跪講解菜單」犧牲午休陪吃飯

發現老翁沒人陪!暖男店員「單膝下跪講解菜單」犧牲午休陪吃飯

老爺爺一開頭就不斷道歉,他表示自己重聽了、聽力很差,而且他出門的時候忘記把助聽器掛在耳上,老爺爺為此不斷向Dylan道歉...

復健狂滑手機!診療室「4大低頭族患者」物治師傻眼:專心好嗎?

復健狂滑手機!診療室「4大低頭族患者」物治師傻眼:專心好嗎?

智慧型手機確實非常便利,也會在復健過程製造一些狀況和笑話,今天就來跟大家分享幾個案例。

還是很厲害!台學者獲「搞笑版諾貝爾獎」 研究內容:袋熊便便是方形

還是很厲害!台學者獲「搞笑版諾貝爾獎」 研究內容:袋熊便便是方形

相較於普遍我們所知的諾貝爾獎,「搞笑諾貝爾獎」的研究項目較有趣、獨特、活潑,能拿到這個獎,還是很厲害呢!

撐三年遠距離還是分!父母不滿「要女兒送給他」情侶淚互相封鎖

撐三年遠距離還是分!父母不滿「要女兒送給他」情侶淚互相封鎖

阿K跟小儀是一對蠻年輕的戀人,女的個性慢熱、男的有主見,一搭一唱起來算是很有節奏,但偏偏沒什麼事情是完美的,兩人是「遠距離戀愛」。

確診淋巴癌被親媽酸「賠錢貨」 女罹憂鬱症狠母竟罵:比垃圾還不如

確診淋巴癌被親媽酸「賠錢貨」 女罹憂鬱症狠母竟罵:比垃圾還不如

潔雅獨自在醫院裡與病魔奮鬥,她摘下了一頭長髮:「我是不是很醜?我是世界上最沒有用的垃圾吧,不,我媽說垃圾還能資源回收,而我只會花錢而已,比垃圾還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