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巧克力達成美日友好!戰後居民見美軍嚇壞 撒糖果雨博信任

宛如電影場景

文/寺山修司(名劇作家)
譯/張智淵

西部片

說到山貓部隊進駐的日子,我總是會想起西部片。而且是有決鬥的日子的西部小鎮。理髮店的彩色燈筒停止旋轉,所有餐館關閉,車站前的馬路沒半個人。只有紙屑偶爾在乾的路面滾動,宛如鬼城般一片死寂。

雖然沒看到半個人,但是並非空無一人。古間木的人們全都緊閉大門,從門縫盯著車站。而火車會在high noon──中午抵達。

我的母親將手伸進裝著木炭的草包,把臉塗得烏漆抹黑,披頭散髮,從二樓窗戶的「寺山餐館」這面招牌後方,俯看車站。而我被家母一把拉過去,以被她摟在懷裡的姿勢,靜待嶄新的「時刻」。

不久之後,火車抵達。

接著,開始傳來陌生的語言,人高馬大的美國士兵們下火車,站在月台上。山貓部隊的「美國英雄」們嚼著口香糖,邊開玩笑邊走出來,這才發現鎮上沒半個人,好像嚇了一跳。

▲▼士兵(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士兵們嚼著口香糖,邊開玩笑邊走出來,發現鎮上沒半個人嚇了一跳。(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身材像是汽油桶的士兵將軍用的簡便背包從肩頭卸下,大大地伸懶腰、打呵欠;戴著金框眼鏡的基督徒士兵非常小心謹慎地持續嚼口香糖;退休拳擊手黑人士兵的目光像是老鷹一樣銳利;四眼田雞移民二代士兵像是聖誕老公公,一副老好人的模樣。各式各樣的士兵聚集於站前廣場,坐在自己的行李上,立刻紛紛開始對著小鎮叫道:

Hey,my friend
What’s the matter?
Come here, my friend!

但是,古間木的人們只是提心吊膽地從緊閉的門縫中,窺視「另一個世界」,沒有人走出去。不久之後,一名日本人從那一群美國人之間現身,拿出一大塊布,將它像是旗子一樣,貼在車站的出口。上頭寫著「美日友好」,以及「美國人都是好人,讓我們及早變成朋友」。但是,沒有人肯相信那種鬼話。

驀地,一名士兵從口袋掏出一把巧克力,像是印第安人隊的鮑伯‧費勒投手一樣,大動作地將它投向大馬路,叫道:「Present for you!」堂弟—幸四郎屏息凝視,說「啊,是巧克力」,想要趨身向前,正義之士壓制住他,低聲說:「這是計謀。說不定是炸彈。」

但是,古間木共同防衛戰線因為他投出的巧克力曲球,輕易地瓦解了。站前餐館裡的小兔子甩開母親阻止的手,衝了出去。眾人一起屏住氣息。也有人以為小兔子會被幹掉而閉上眼睛。在路上被炸飛,翻滾幾圈後死亡的可憐小學生!那是熟悉的戰爭片一幕。

但令人意外的是,小兔子安然無恙。他將散落一地的巧克力全部收進口袋,連紙咬下其中一塊。先前丟出巧克力、像是橡樹一樣粗壯的黑人士兵,以低沉的嗓音說:

「Hey, my friend.」

小兔子沒有逃走,也沒有靠近,一面咬巧克力,一面看著他。「橡樹」又從口袋掏出糖果。小兔子為了獲得糖果,霎時猶豫該不該靠近「橡樹」。

「橡樹」說:「Hey, my friend!」小兔子害怕起來,開始一點一點地向後退。

▲▼士兵,戰爭,軍卡。(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美軍為了得到小朋友信任而從口袋掏出糖果。(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於是,「橡樹」又將手中的糖果輕輕地丟向小兔子,咧嘴一笑,因此小兔子撿起它,打算道謝,然後決定主動靠近「橡樹」。「橡樹」面露滿臉笑容,對小兔子伸出手。接著,兩人握手。於是,「橡樹」高舉互握的手,朝站前馬路上「閉門不出的人們」,叫道:「My friend!My friend!My friend!」其他美國士兵也像是因為他的話而情緒亢奮似地,一起取出口香糖、糖果和巧克力,像是節分的撒豆或知名明星從舞台向觀眾席投擲簽名球似的,開始投擲。

原本死寂的古間木小鎮立刻恢復生氣,原本關閉的商店街大門開啟,My friend們爭先恐後地衝去撿巧克力和糖果。美國士兵一開始是在展現善意,看到「飢渴的日本人」們來撿糖果,互相搶奪巧克力和口香糖的過程中,似乎湧現另一種快感。口香糖和糖果被撿完之後,他們就丟香菸、丟牙刷(用舊的)、丟原子筆。

「快,快去撿!」

我的母親輕輕戳了一下我的背。

「你在發什麼愣?小孝都已經去了。」

但是,我實在不想去撿。我有點害怕,而且覺得非常丟臉。我搖了搖頭。於是,家母避免正義人士看見,用力擰了我的側腹,唯獨語氣柔和地說:「你是乖孩子,也去撿一根香菸來給媽媽。」我不情不願地站起身來,走下餐館的樓梯。

我什麼也不想要。我無欲無求;像是慢動作的電影一樣,打開寺山餐館的玻璃門,手無寸鐵地走出去的西部英雄。去撿也很丟臉,但是命令我做那種事的母親的心情,更令我覺得丟臉。我幼小的靈魂大概會在令人目眩的陽光下死去。宛如那位西部的政客—霍利德醫生。

「政客之死是冥想的機會。」(阿蘭《幸福論》)

*本文摘錄自《我這個謎:寺山修司自傳抄》

▲▼ 書籍《我的這個謎:寺山修司自傳抄》。(圖/大田文化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寺山修司

譯者:張智淵

本文由 大田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寺山修司我這個謎寺山修司自傳抄大田出版歷史戰爭駐日美軍巧克力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比起孩子更愛物質!女兒雪地弄丟圍巾 媽媽:沒找到不准回家

比起孩子更愛物質!女兒雪地弄丟圍巾 媽媽:沒找到不准回家

我就曾是那個凡是打破杯子、打破碗或弄丟東西,就會被痛罵一頓的小孩。媽媽當然不會承認她愛那些物質勝過愛我,她的說法是:「不罵你,你怎麼學得到教訓?」

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塵埃裡」 歐陽靖旅日告誡:大男人深入骨髓!

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塵埃裡」 歐陽靖旅日告誡:大男人深入骨髓!

「人家都說女人是水做的,我覺得我們根本是水泥做的……」嫁給日本老公的台灣朋友如此說。即使已經結婚許多年,先生對妻子的態度依然離「體貼」兩個字的最低標準很遙遠。

癡漢前後包夾「掐臀抓胸」!台女星旅住東京三年 性騷陰影終生難忘

癡漢前後包夾「掐臀抓胸」!台女星旅住東京三年 性騷陰影終生難忘

就在車門開啟的同時,擺放在我臀部上的那隻手突然用力地掐住我的屁股肉還擰了一下!我驚慌地轉身想看看是誰犯案卻被大量下車乘客推向門口!

小腦萎縮到要擠尿擠便 「貓手足」整天圍繞牠:為啥都不陪我玩

小腦萎縮到要擠尿擠便 「貓手足」整天圍繞牠:為啥都不陪我玩

玳寶雖然還在慢慢適應新家,但他其實也在學習當小孩,因為他會故意跑去可可的旁邊,為了討媽媽的關注。

有雷/看完必哭!《返校》白色恐怖的血腥青春:歷史會過去,但不能忘記

有雷/看完必哭!《返校》白色恐怖的血腥青春:歷史會過去,但不能忘記

這個名為翠華中學的學校,四處佈滿著詭異的氛圍,也有恐怖怪物不停追殺他們,然則這一切的背後,其實暗藏著一個極為悲傷的大時代故事。

「怎麼可以吃豬豬!」盤上豬肉嘟嘴求饒:拜託不要吃我嘛

「怎麼可以吃豬豬!」盤上豬肉嘟嘴求饒:拜託不要吃我嘛

「怎麼可以吃豬豬!!」酸酸們平常喜歡去居酒屋嗎?下班後到居酒屋點個豬肉串燒加啤酒,根本人生享受啊~但如果今天是上桌的豬豬長這樣呢XD

抄襲硬拗致敬?律師談「重製與改作差別」:沒賣錢也算商業使用

抄襲硬拗致敬?律師談「重製與改作差別」:沒賣錢也算商業使用

在一開始的面對電影公司的指控時,宣稱自己是「合理使用」時,法老王差點以為那是發生在別的國家,因為台灣的著作權的「合理使用」根本不是長這個樣子!

0918好星運開關│金牛開好運,為天秤打打氣

0918好星運開關│金牛開好運,為天秤打打氣

今天你的思維非常活躍,做事也相當的利落,任何事情想好了行動力也會跟上,若先前有一些遺留的任務,選擇在今天完成就最好了。

父母病倒頓失經濟支柱 一家五口靠補助過活 少女在家扶找回自信

父母病倒頓失經濟支柱 一家五口靠補助過活 少女在家扶找回自信

如何讓愛永不止息!南台北家扶中心的小羽想跟說:「這些幫助過我們的人,他們不是必須也不是應該的,最好的回報方式,便是在自己成長後,回饋給其他需要幫助的人。」

神父說「高空灑聖水」可治外遇!堅持打開機艙門拯救市民:惡魔消失吧

神父說「高空灑聖水」可治外遇!堅持打開機艙門拯救市民:惡魔消失吧

兩位牧師表示,要幫助整個特維爾市的市民,擺脫酒精成癮,以及通姦罪名。他們搭了一架小型飛機,並帶上70公升的「聖水」,以及兩件名為「用不盡的聖杯」聖物上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