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日本男交往要「低到塵埃裡」 歐陽靖旅日告誡:大男人深入骨髓!

臭男人!

文/歐陽靖
繪/BIANCO TSAI

我從來都沒喜歡過東京,更別說要在這裡生活;但我很相信命運的河流總能引領每個人到他的歸屬之地,即使這個地方人情冷漠、髒亂不堪。有跨國生活經驗的人很多,除了自己對那片異地的主觀認同感、追求更舒適的居住品質,也有人是如傳教士般為了傳遞自己的信仰、幫助貧弱……或是更強烈的精神動機——愛情,但這並不愜意。

這些年間我跟男友經常吵架,初始原因僅是單純的生活習慣磨合不來,但讓狀況愈發嚴重的癥結點在於我的孤獨感與他的不體貼。「跨國戀」並不如許多人想像中的浪漫……或許可能要看你是跟哪國人相戀吧?至少跟日本人相處很難浪漫得起來,日文寫做「亭主関白」的大男人主義根深柢固地存在於這個民族的DNA之中,若要跟日本男性交往共處就得有很大的覺悟與犧牲。

▲▼日本男。(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談跨國戀並非都很浪漫,日本人的大男人主義根深蒂固在DNA裡。(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人家都說女人是水做的,我覺得我們根本是水泥做的……」嫁給日本老公的台灣朋友如此說。即使已經結婚許多年、小孩也長大了,先生對妻子的態度依然離「體貼」兩個字的最低標準很遙遠。不愛做家務雜事、不關心家人的心理狀態、對妻子刻意嚴苛……這些都是日本男性的常態,幾乎找不到奇蹟般的例外。

台灣女生當公主當慣了,而華人男性確實都把自己的最愛當女王般侍奉,尤其是在外人面前更要表現出對另一半畢恭畢敬的態度;但對日本男性來說,一旦妳成為他的「內人」,妳就是這家族的共同體,要為了世家的存亡與名譽把自己的意識縮到最小。這或多或少跟武士道傳統有些關聯?日本家庭教育「重男輕女」,但他們之所以重男輕女是因為兒子將來要上戰場、守護家族,女兒則是嫁出去進別人家的祖墳。

傳統日本父母對兒子的培養與教育會特別重視嚴苛,女兒反而可在不優渥但輕鬆自在的環境下成長。反觀華人家庭的「重男輕女」簡直是把兒子當成「公主」來養,因此造就了很多「媽寶」、「逆子」般的男性,女生倒是堅強有擔當。華人男性太軟弱、日本男性太高傲,我相信這世界上沒有十全十美的交往對象,所以無論任何人都得學習與另一半磨合溝通,而語言與文化的隔閡則會讓這個過程顯得非常辛苦。

我討厭東京,我討厭這個城市!

我們的爭吵一開始都是些零零碎碎的小事情,例如洗衣服習慣不同(日本人不在晚上洗衣服,我晚上洗衣服就被罵了)、餐桌禮儀不同(用吸管喝飲料時不能吸到底而發出聲響)……雖都是些可以互相諒解改進的小問題,但吵到失去理智時對方便開始不留情面地口出惡言,我覺得極度委屈冤枉,試圖想解釋這些是在我過去的成長環境中並不知道的禮儀。但就在我用自學的日文盡最大力量說明後,卻只換來對方冷冷地一句:「啊?妳在說什麼?喔,妳講的日文我聽不懂……」

他脫口而出的這句話雖不帶半句髒字,卻讓我感受到極深沉的屈辱。如果你是因為我日文不好、不懂你們偉大日本的文化而對我生氣,那你當初為什麼要跟身為外國人的我交往?我離鄉背井來到這裡與你生活,為你打理一切、支持你創業的理想,換來的卻是你的刻薄與自負……

「對,我不會說日文!死日本鬼子!幹!」我中氣十足地用中文大罵,這句歇斯底里卻充滿真性情的回應代表著我已經拒絕再溝通。

我憤而轉身拿起皮包、嚎泣著衝出家門……那是一個非常寒冷的夜晚,而男友完全沒有要追上來的意思。我想立刻回到台灣,抱著媽媽大哭……但我已經買好了的回程機票日期卻還有好幾天才到;雖然有朋友家可以落腳,但我不想因這幼稚的爭吵而麻煩任何人……當下我完全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辦,只是無意識地刷了交通卡走進JR板橋車站,搭著人擠人的埼京線電車一路來到新宿。

▲▼書籍《歐陽靖・裏東京生存記》。(圖/大塊文化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就連跑出家門,男友都沒有追出來放任自己離開。(圖/大塊文化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或許是我心神不寧?也或許是哭花了眼妝而造成視線一片模糊?更可能是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去哪裡……我失魂落魄而莽撞地漫步在新宿車站的地下一樓大廳內,數度與來往的人群相撞,沒有任何人留意到我幾近崩潰的情緒……此時,一名趕著搭電車的上班族朝我迎面奔來,就在我意識到之際已經來不及閃躲,被他狠狠地撞倒在地!

力道之大甚至讓我側身飛了出去!我趴在地上痛得哀哀叫,那個傢伙卻頭也不回地跑上月台揚長而去……大約有長達一分半鐘左右我根本無法站立,身邊熙來攘往的人群卻完全忽視我,通通從我身邊繞道而過,彷彿我是車站內的一個隱形障礙物;沒有任何一個人願意扶起我、或是問一句:「妳怎麼了?」好似這花費數秒鐘的善舉將會為自己帶來極大麻煩一般……受傷的我,就這麼被忽視了。

「我討厭東京,我討厭這個城市!」我默默唸著,擦乾淚水站起身,為這個無情的城市留下任何一滴眼淚都不值得。

當時的我腦中空白而平靜,就像是看透了一切。理智告訴我這些路人不關心我是有理由的,他們應該是因為擔憂阻礙到車站中趕路的人群,所以盡可能不停滯下來;這的確是東京人的思考邏輯,為了顧全大局、為了多數人的利益而著想,而這樣「識大體」的結果,就是使得這個城市極度冷漠,每個人都是為了公司、社會、國家而運轉的機器,完全失去了人性。

▲▼書籍《歐陽靖・裏東京生存記》。(圖/攝影RK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Instagram:@rkrkrk)
▲歐陽靖表示若要和日本男性交往,要有很大的覺悟與犧牲。(圖/攝影RK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Instagram @rkrkrk

想透了這可悲的一點後,我精神奕奕地走出車站來到歌舞伎町……這裡是我第一次來東京時的原因,是個曾讓我震撼、甚至有些喜歡上這個城市的地方,我想在歷經了種種波折之後,以如此負面的情緒再度好好感受它帶給我的震盪。

*本文摘錄自《歐陽靖・裏東京生存記》

▲▼書籍《歐陽靖・裏東京生存記》。(圖/大塊文化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 歐陽靖

繪者: BIANCO TSAI

本文由 大塊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歐陽靖大塊文化日本東京日本男人武士道愛情重男輕女台女CCR歐陽靖・裏東京生存記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最狂出氣包!蠟筆小新「妮妮兔娃娃」實體化 90公分特大版讓你練拳頭

最狂出氣包!蠟筆小新「妮妮兔娃娃」實體化 90公分特大版讓你練拳頭

妮妮喜歡找大家玩超真實扮家家酒,如果不如她的願,妮妮就會森七七然後欺負正男,或是揍兔娃娃出氣。日本公司決定將兔娃娃實體化,做成一隻有90公分大的玩偶!

騙人啦! 去動物園點「水獺咖哩飯」 仔細一瞧..崩壞的臉看得心好寒

騙人啦! 去動物園點「水獺咖哩飯」 仔細一瞧..崩壞的臉看得心好寒

這年頭什麼都能騙,日本大阪一個網路漫畫家,六月底的時候去天王寺動物園玩,在餐廳點了一份兒童餐日式咖哩飯,先讓大家看看菜單上咖哩飯的樣子...

「日版大仁哥」掀起白洲迅熱潮! 《我可能不會愛你》改寫結局吊足胃口

「日版大仁哥」掀起白洲迅熱潮! 《我可能不會愛你》改寫結局吊足胃口

2011年的台灣,程又青與李大仁這兩個名字,點燃「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愛情故事。這個星星之火燒遍了台灣,橫掃了第47屆電視金鐘獎。

脫衣舞孃兼職詐騙賺更多!《舞孃騙很大》敘說金融風暴時代的情感糾葛

脫衣舞孃兼職詐騙賺更多!《舞孃騙很大》敘說金融風暴時代的情感糾葛

雖然《舞孃騙很大》講的是一群成為詐騙集團的脫衣舞孃,不過看完之後,回想英文片名「騙子」(hustlers),我倒是越來越不確定它指的騙子是誰了。

上一秒才討摸、下一秒就伸爪!沒確認過眼神 小心被貓主子唾棄

上一秒才討摸、下一秒就伸爪!沒確認過眼神 小心被貓主子唾棄

這樣的故事經常發生在貓咪歡迎你回家後,或是任何你摸牠摸到牠認「夠了!」的時候。但為什麼貓咪看起來好像很舒服,卻又像瞬間翻臉一樣?

手骨折求理賠!保險業務傻給衰男支票 事後才知是密謀詐領

手骨折求理賠!保險業務傻給衰男支票 事後才知是密謀詐領

阿明來我家找我的時候,左手還纏著繃帶,手臂骨折。我把理賠支票拿阿明的時候,閒聊時就順便問他怎麼會這樣?阿明就回說,我也不知道啊。

被親父斬殺拋屍河裡!老公騙走鎮國寶物 悲情越南公主亡國還賠了命

被親父斬殺拋屍河裡!老公騙走鎮國寶物 悲情越南公主亡國還賠了命

安陽王這個叫媚珠的女兒,膚白如凝脂,柳葉眉,長髮如瀑,謂天姿絕色當之無愧。可能安陽王十分相當欣賞趙仲始的為人,囑意把這位美人胚女兒嫁與她。

回頭率1000%!冷調特殊髮色「美人魚藍紫色」 散發寶石般的光澤

回頭率1000%!冷調特殊髮色「美人魚藍紫色」 散發寶石般的光澤

珊瑚藍紫給人神秘氛圍,喜歡高調的人染淺、喜歡低調的人只要在原生髮色加上挑染就會很不一樣!小編強烈建議想染特殊色的朋友可以從藍紫色入門!

殷老師真有其人!《返校》電影五大彩蛋 連配樂都藏滿玄機

殷老師真有其人!《返校》電影五大彩蛋 連配樂都藏滿玄機

電影《返校》即將在9/20上映,片中也有許多精彩彩蛋,就讓我們趕快一一揭密,更了解《返校》吧。

小腦萎縮到要擠尿擠便 「貓手足」整天圍繞牠:為啥都不陪我玩

小腦萎縮到要擠尿擠便 「貓手足」整天圍繞牠:為啥都不陪我玩

玳寶雖然還在慢慢適應新家,但他其實也在學習當小孩,因為他會故意跑去可可的旁邊,為了討媽媽的關注。

短髮嬤玩籃球機平均1秒得4分 「4回合狂射737分」網全驚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