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得上學恐懼症!狂催猛逼只有反效果 心理師:大人也會不想上班啊

切記誤火上添油~

文/舒霖(柯書林)(台北市教師研習中心兼任臨床心理師) 

碰上為了決定「要不要上學」的家長與孩子時,等同夾在兩顆宛如「火燒」的腦袋間,讓我陷入「講什麼都不對」的左右為難。還好後來看到一位學弟分享他在研究所進修時也染上「懼學」的心情短文後,才對這些「拒學」的孩子多了分理解。

研究所上課頭兩週,整個人陷入一種完全沒有預料到的「失控」……

「失控」的不是我的行為,而是我的體力和情緒。

在體力上,我進入一種怎麼睡都無法補足的狀態。另一方面,我發現自己變笨了。

所謂的「笨」,是指許多平常可以快速反應的事都變遲鈍了;情緒上則一直處在緊繃中,像是有種無形的壓力,感覺事情永遠沒辦法做完。開始對時間計較,深怕任何浪費,然而這卻讓我更容易陷入悔恨的黑洞,而且一跌進去就出不來……

如果這時候,有人給我一個可以釋懷的理由,或者告訴我可以不用面對這些,我一定會好像得到解脫般。突然覺得自己像個懼學的孩子,完全可以體會懼學的孩子是多麼地無力在面對現實世界。他們的「力量」跑到哪裡去了呢?或許都用在面對自己的內心衝突及焦慮上了。▲▼小孩。(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孩子常常喊不想上課嗎?(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當然,造成衝突焦慮的原因,有可能是內在來的,也有可能是從外在給的。唯一可確定的是:我不是故意不去學校的,但就是一整個無力。我想這類學生面對自己如此無力時,應該也是很想哭吧。他們需要被瞭解被同理,只是一向堅強的大人們,多半很難理解這樣的軟弱。

其實只要明白人體自律神經的設計,是包括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就不難理解學弟在念研究所時所出現的身心困境:在學習過程中,本來就會有某些時間「充滿幹勁」(交感神經作用),但也會有相當的時間「只想發懶」(副交感神經表現)。換言之,有時會有抗拒上學的念頭,也是人之常情。

▲學生,打瞌睡,上課睡覺。(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特別有幹勁」跟「偷懶一下」其實是交感跟副交感神經在運作。(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假若環境不允許(例如家裡狀況比教室更糟),也只能徒呼負負地悶坐班上;但要是有「空間」可避,難免就想「偷懶」一下(腦袋在上課時放空╱溜去蹲廁所╱身體不舒服請假)。原來,對上學感到「因懼生拒」時,只不過是身心需要「重新調配力量」罷了。

偏偏現在各家普遍生得少,所以每當孩子一表現出發懶或逃避時,很難不被發現(沒有其他小孩可分散大人的注意力)。而且心急的大人會更忍不住以「一邊責怪」與「一邊解圍」來幫他處理(畢竟就這麼唯一或唯二的小心肝)。

這也使現在的孩子,少了透過克服困難來肯定自我的機會,連帶造成在他心中自認為的那個「厲害我」,更討厭面對在現實生活裡的那個「不厲害我」。最終便成就出一位老是想得多卻不行動的隱居青年,還得被人視為「好命卻眼高手低」的「靠爸族」(媽寶)。

隨著一次又一次為了上學與否而「上演」的親子拉扯,讓孩子一方面覺得自己老被大人所控制,但另一方面也漸漸發現自己真的是沒有掙脫獨立本事的弱雞,索性耍廢窩進網路世界寄生;而在其周圍時而苦勸又時而暴怒的大人們,則一步步陷入疲於奔命後的心力交瘁。

其實大人也會不想上班呀

「天啊!怎麼可以!」當父母聽到孩子嚷著「不想上學」時,就算嘴巴忍住不責備,但心裡念頭肯定忐忑不已。為了急著想讓孩子回歸上學正途,爸媽很容易將回應聚焦在「為什麼不上學?」甚至是「不上學怎麼行!」

偏偏這對「原始腦」已經「發燒」的孩子來說,只會火上加油。

▲▼生氣示意圖。(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家長情緒切勿太過激動,應冷靜思考下一步。(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還記得「原始腦」只對「感受」反應,壓根聽不懂「言語」嗎?所以此時就算講再多道理,對已陷入「因懼生拒」的孩子而言,只會激發他們掰出一堆更扯的緣由好「證明」懼學有理,再不乾脆直接嗆聲抗拒,最棘手的則呈現擺爛度日……。

其實大人有時不也會嘀咕「不想上班」、「不想進廚房」啊!或許因為累、因為害怕、因為煩……,於是想嚷叫幾句「不想這」、「不想那」,其實這都只是副交感神經想露臉紓壓而已。萬一這時有人在旁大喊「怎麼可以!」「快去上班!」不妨想像一下當事者聽了會有什麼感覺?恐怕在收到這些「回應」後,只會更不願行動吧。

所以,下次再聽到孩子說「我不想上學」時,只表示他「原始腦」因為「微燒」而暫時使不出「力量」。不妨以關心的口吻,輕描淡寫問聲「怎麼了?」即可,他們只是期待心情能被人理解,也需要一點時間讓自己從懊悔自責中慢慢釋放。等到腦子降溫後,一切都會變得可以商量。

當大人溫和地幫孩子「紓壓」後,剩下的就得放手讓孩子面對。萬一學校真的存有壓力源,就得拜託老師提供專業協助。畢竟人生處處都有壓力,學會幫自己找方法紓壓,恐懼就不會無止境蔓延。

但要是府上孩子已經到了堅不出門,外人誰來都不見,就只對家長耍賴呢?因為再怎麼唸他也還是一樣,不如打開天窗說亮話:真不想上學就算了,反正再怎麼學,也不過為了日後可以自行謀生啊!想做什麼,都可以跟爸媽商量,不上學真的沒關係,可是一定得出門找事做。

要知道,因為孩子不想承受家人眼光,所以作息會漸漸宛如「留學美國」般地日夜顛倒……。從長期陪伴這類「因懼生拒」孩子的經驗中,我歸納出:只要他們還肯每天為自己安排一項活動(執行得好不好並沒那麼重要,如需出門更好),其狀況就比較不會惡化。畢竟要是賴在房裡的時間久了,任誰都難免會生病喔!

沒有一個生命想讓自己活得差。如果有人選擇糟蹋自己,那一定是為了報復與反制他人。成長過程難免離軌,但只要得到接納,並重燃「達標」經驗,人生便不致脫軌。

大人最好也趕快忙自己的事,畢竟關於要怎麼調配自己的力量好面對生活難關,還是得靠孩子親嘗消化後,才能從苦澀滋味中發現自己真的可以越來越強。

*本文摘錄自《小心肝變大暴龍:一張圖看懂青春期!學校心理師給父母的減壓練習。》

▲▼書籍《小心肝變大暴龍:一張圖看懂青春期!學校心理師給父母的減壓練習。》。(圖/三采文化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作者: 舒霖(柯書林)

繪者: 瘋熊

本文由 三采文化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關鍵字: 舒霖柯書林青春期叛逆心理師委屈無奈轉大人三采文化小心肝變大暴龍:一張圖看懂青春期!學校心理師給父母的減壓練習。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你一定要替媽媽復仇!韓裔優等生聽姊姊的話殺人 最後發現被設圈套

你一定要替媽媽復仇!韓裔優等生聽姊姊的話殺人 最後發現被設圈套

26年前,美國韓裔青年Andrew Suh殺了姊姊的男友,Andrew曾經是這個韓國移民家庭的最後一絲希望,為母親報仇、保護姊姊,Andrew認為,這一切都是他應該為家庭承擔的責任。

「地獄朝鮮」畢業即失業 南韓青年日本就業 應徵文書結果變搬菜工

「地獄朝鮮」畢業即失業 南韓青年日本就業 應徵文書結果變搬菜工

在南韓政府鼓勵下,越來越多高學歷青年飄洋過海,來到鄰國日本謀生路。日本企業有著不同於韓國的魅力,但是海外求職之路,並非總是一帆風順。

嗆韓國三生沒禮貌?一席話戳破國王的新衣 教師:該慚愧的是大人

嗆韓國三生沒禮貌?一席話戳破國王的新衣 教師:該慚愧的是大人

高雄市長韓國瑜19日下午出席社教館「模範生及畢業生合影」,但其中一名獲獎的吳姓國三生合影結束後,對著他說「市長要選總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請不要讓感性壓過理性,請醒一醒。」

揪感心!12歲日本女孩乳牙卡喉險喪生 暖韓空姐鬼門關前救回她

揪感心!12歲日本女孩乳牙卡喉險喪生 暖韓空姐鬼門關前救回她

年僅12歲的日本女孩突然面有難色、呼吸困難。坐在一旁的爸爸雖然冷靜想要從女兒口中拔出異物,最後仍宣告失敗;媽媽則是嚇得驚聲尖叫,邊哭邊向其他乘客求救。

0826好星運開關│摩羯開好運,為水瓶打打氣

0826好星運開關│摩羯開好運,為水瓶打打氣

今天你內心會變得敏感,在情緒上的特點會更加明顯,反應也會更強烈。而且由於你在情緒上渴望安全感,所以會更傾向於接觸熟悉的事物和人,與陌生人來往的時候多半想借故離

「黃金香料」好吃還顧健康! 薑黃抗癌、保肝多功用

「黃金香料」好吃還顧健康! 薑黃抗癌、保肝多功用

大家喜歡吃咖哩嗎?那有點香辛的口感及黃色的外表,其實大多源自於一種抗發炎、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抗癌、心血管保護等作用的重要成份,即為薑黃。

惡靈附身家人互殺 《變身》三天打趴玩命關頭 家人不是家人最可怕

惡靈附身家人互殺 《變身》三天打趴玩命關頭 家人不是家人最可怕

《變身》由裴晟佑、成東鎰主演,片長約112分。電影裡的概念類似OCN韓劇《客:The Guest》,描述趁隙潛入一般家庭的惡靈!祂會附身在某家人身上,憑藉著天衣無縫的演技,除了挑撥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更籌劃殺掉家庭裡的所有成員

做動畫「一部燒1億日圓起跳」!全靠製作委員會當乾爹 粉絲批:變大型廣告

做動畫「一部燒1億日圓起跳」!全靠製作委員會當乾爹 粉絲批:變大型廣告

如果電視動畫作品不受歡迎,那樣風險太大了,因此日本發展出一種特別的製作方式,叫做「製作委員會」。

遊戲店逛久了變老闆 老玩家難忘太空戰士VII 電話多到不敢接

遊戲店逛久了變老闆 老玩家難忘太空戰士VII 電話多到不敢接

手機和線上遊戲出現前,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遊戲機年代。小學的時候,帶Game Boy來學校的人走路都有風、去同學家裡打PS2老是被電爆……你的回憶是什麼呢

離台北車程只要1hr!北宜蘭絕美秘境 衝浪、飛行傘、老街一次玩到飽

離台北車程只要1hr!北宜蘭絕美秘境 衝浪、飛行傘、老街一次玩到飽

梁靜茹有一首冷門歌曲名為〈看海計畫〉,每次Apple Music跳到這首歌,都會讓深陷於歌曲情境中的我,想即刻抓起身旁的包包,踏上火車,來場看海計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