燦笑和「鯨魚斷頭屍」合影!北歐島民:傳統比生態重要 血色海灣年年上演

血流成「海」了!

文/紅豆Q粉粿

內文圖片有點血腥,請自行斟酌閱覽。 

5、6月份是丹麥海外自治領地的法羅群島(Faroe Islands)的「獵鯨季」。當地人的獵鯨傳統行為源自16世紀,當時土壤貧濟,種不出任何營養蔬果,人們無法靠山、靠土地養活自己,便決定把海洋裡、在鄰近海域生存的領航鯨群當作食物來源。

雖然時至今日,當地已沒有糧食短缺的問題,但百年來的獵鯨行為已深深烙印在人們心裡,每年到了5、6月,島上的漁夫都還是會進行「大獵殺」傳統活動,漁夫們會先開船把鯨魚驅趕到沿岸地區,接著拖上岸、割斷鯨魚的重要血管,讓牠們在30秒內很快地失血過多死亡。

如此血腥的獵殺行為,年年都造成可怕的「血色海灣」景象,伴隨著漁夫們的歡呼聲。漁夫們會自鯨魚身上取下上百公斤的肉和脂肪,外銷也好、國內販售也行,他們覺得鯨魚肉美味極了...

從下方圖片可以發現,當地人也讓孩子們直接接觸鯨魚屍體,教育孩子們「這是一項美好的傳統」。

多年來,已有不少保育團體予以譴責、要求島民不要再濫殺鯨魚,但島民們這麼說,「這項傳統已經被誤解了!誰會只是為了好玩隨便宰殺動物?我們宰殺鯨魚是為了冬天也可以吃到食物,這並不是一件壞事。」

寫到此...各位怎麼看呢?看到血流成「海」的畫面,實在讓人痛心!

延伸影音...

VIA 統整報導

溫度的文字,能讓世界更美更有趣歡迎來找粉粿玩~

 

關鍵字: 鯨魚丹麥攝影血色海灣傳統Faroe Islands保育生態奇聞紅豆Q粉粿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愛因斯坦歧視亞洲人?生前旅遊日記曝光:中國人愚鈍、骯髒

愛因斯坦歧視亞洲人?生前旅遊日記曝光:中國人愚鈍、骯髒

我們都知道愛因斯坦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物理學家之一,提出相對論,獲得諾貝爾獎,也曾是聯合國難民署宣傳海報的大頭像。

「是黑人就開單!」...她控警種族歧視 被側錄影片狠狠打臉

「是黑人就開單!」...她控警種族歧視 被側錄影片狠狠打臉

在這個講求政治正確的時代,處處都要小心不要冒犯到別人。然而矯枉過正、甚至利用這點來陷他人於不義,那就太過分了。最近在美國就有一個真實的案例發生。

白人三寶狂逼車 拉眼尾譙「中國人滾回去」 駕駛無言:我、我韓裔啊

白人三寶狂逼車 拉眼尾譙「中國人滾回去」 駕駛無言:我、我韓裔啊

不料隔壁車道卻來了一輛由白人女性駕駛的車,這名白人女性搖下車窗,對詹姆斯.安拉長自己的眼尾,嘲諷亞洲人眼睛小,她對詹姆斯.安說:「這不是X你媽的國家!」(This is not your fucking country)

全美星巴克休8000店再教育! 黑人沒消費借廁所被報警:這是歧視

全美星巴克休8000店再教育! 黑人沒消費借廁所被報警:這是歧視

不知道酸酸們對於「種族歧視」這件事的看法為何,即使是現在發展如此進步的時代,還是隱藏著很多潛在的種族歧視因子在。台灣也許並沒有這麼明顯,但在有些國家還是很明顯有人會有種族優越感主義存在。

 幼幼興奮參加派對...結果被拒門外!寵物公司:因為你是比特犬

幼幼興奮參加派對...結果被拒門外!寵物公司:因為你是比特犬

前陣子,這隻可愛的幼幼和主人一起參加狗狗派對時,竟然被拒於門外,原因是因為──牠是比特犬!

智能助理幫作弊!「數學作業不會寫」小男孩偷問Alexa 答案三秒到手

智能助理幫作弊!「數學作業不會寫」小男孩偷問Alexa 答案三秒到手

Leanne Gormanley前幾天發現,兒子Bryce正在和家裡的智能助理Alexa說話,沒聽還好,仔細一聽,竟然發現兒子正在「叫Alexa幫他作弊」!

洪水快爆發「喵星人感應到了」狂叫整晚!飼主一家逃出,房子瞬間被衝垮

洪水快爆發「喵星人感應到了」狂叫整晚!飼主一家逃出,房子瞬間被衝垮

Claudio和妻子飼養的兩隻貓Simba和Mose不斷地叫,牠們還不斷用爪子亂抓牆壁的某一角落,Claudio仔細看,發現愛貓抓弄的牆壁角落莫名裂開...

母載1歲兒誤闖抗議隊伍!示威者秒變「兒童台大哥哥」集體唱歌逗樂孩子

母載1歲兒誤闖抗議隊伍!示威者秒變「兒童台大哥哥」集體唱歌逗樂孩子

,示威男性們看到後座的孩子後,紛紛都露出父愛、笑容,他們對孩子唱起了當紅的「Baby Shark」兒歌,還邊唱邊跳舞給孩子看...

皮膚一片片剝落!敘利亞五歲童哭喊「拜託停戰」送到醫院傷口還在冒煙

皮膚一片片剝落!敘利亞五歲童哭喊「拜託停戰」送到醫院傷口還在冒煙

「他的胸口有三個洞,本來我們以為是槍傷,但他抵達醫院時,彈孔甚至都還在燃燒,他的神經系統也受到傷害,我們推測,那是特殊武器造成的...」

從貓眼看見陌生小孩!臉部逐漸「扭曲變形」 抓門嘶吼:我看見了

從貓眼看見陌生小孩!臉部逐漸「扭曲變形」 抓門嘶吼:我看見了

當我以為是父母回來,趕緊從床上爬起走到門前,我的手也直接放到門把上,正準備轉開門鎖時隨口問了一句「誰?」奇怪的是,沒有人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