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錄影帶謀殺案》當人腦變「媒體角鬥場」 觀眾註定變無魂傀儡

仿生鹿/網路成癮患者

腦袋中被寫入大量科幻與搖滾樂設定,從網路中誕生的無機生物。

點評:這不就是現今社會嗎?

文/仿生鹿

《錄影帶謀殺案》(Videodrome)是經典電影《變蠅人》(The Fly) 的導演大衛.柯能堡早年的作品,內容充滿了陰暗的成人幻想,用簡單的錄影帶來貫穿整齣電影,徹底道出人心最深處的慾望與黑暗,看得出其中也隱喻了對於電視媒體的批判,進而敘述人類透過科技來操縱他人心靈的作為。

※以下有部分劇情洩漏,請自行斟酌後再閱讀


劇情簡介:

麥斯是83頻道「市民電視」的總裁,而這個頻道專門播送情色影片。為了尋找更有商業價值的節目,麥斯委託職員哈倫攔截各地的頻道。某日,哈倫將他發現一部名為「Videodrome」的節目拿給麥斯看,這個僅有暴力、虐待而沒有角色與劇情的節目,其逼真的內容吸引了麥斯、使他進一步想了解「Videodrome」,然而他卻不知自己正掉入一個可怕的陷阱......


一、性與暴力的幻夢

▲▼電影劇照。(圖/《錄影帶謀殺案》劇照)

麥斯因為上了一個談話性節目、探討他的爭議性頻道而認識了電台名人妮琪,兩人因此契機進一步發展關係。某次妮琪來到麥斯家中,偶然發現了哈倫為麥斯錄下的「Videodrome」影帶,原本麥斯以為她會對內容反感,但意外的是妮奇竟表示這類影片使她「性」致高昂,兩人便以這虐殺影片助興而親熱了一番......

之前在談論Cult片時也有討論到,究竟觀看性、暴力的影片是否使人變得更加殘暴?如劇中麥斯在談話節目上所說的,這或許是一個給予人們非現實的幻想出口,抒發內心對於禁忌的衝動,但反面來說,也有可能像女主角妮琪一樣,漸漸對於受虐上癮、進而走火入魔,可是,人還是有自身的知覺,並非一味地接受外在的資訊,即使頻繁接觸暴力資訊,只是將人一步步拉近那條不可跨越的界線,是否越界還是端看人們自身的抉擇。

我認為,人類對於「知」這件事情,不能只想追求上限、往高深艱澀的地方發展,去探索「下限」也有其意義,那麼下限是什麼?講得通俗一點就是法律、倫理道德,這些事物都是與時俱進的,因為時代變遷而反覆改變,甚至有時我們認為自己是在追求高科技、知識的上限,其實有可能是在跨越道德的界線,例如複製生物、改造人體等等技術。所以說在這件事上「上限」與「下限」並非單一線性的光譜,有時兩者可能是交疊的。


二、資訊制約

▲▼電影劇照。(圖/《錄影帶謀殺案》劇照)

麥斯漸漸陷入「Videodrome」的過程中不斷地出現幻覺,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也出現異狀。某次在家中觀看影帶時竟發覺自己肚子上裂開了一個大縫,甚至拿起身旁的手槍伸進去試探,但忽然醒來後卻發現裂縫不見了,同時手槍竟也消失。接著,再一步步接近「Videodrome」背後的幕後黑手時,竟發現自己並非偶然地接觸到這部節目,背後的主謀更是把麥斯當作是錄影帶播放器一般,將帶子塞入麥斯腹部的裂縫以操控他的心智......

在上談話節目時,一位叫做歐布萊恩 (O'Blivion,實際上就是Oblivion「遺忘」) 的教授,本人沒有出現在現場、卻用預錄的影帶來發言,並且說了一句重要的話:「陰極射線管是人類新的靈魂之窗,在螢幕上出現的事物對於人們來說已經是真實」,這其中隱含著對於資訊媒體的批判,以及人們過於重視電視等影像媒體的存在,反觀現在的人,不只電視,手機、電腦透過網路發展成新一代的傳播媒體,比起電視、廣播來得更加迅速、可怕,或許人們開始擺脫電視傳播的內容是否為真實,但是又陷入了一個新的制約。

我們身處在虛實交雜、資訊爆炸性且流通迅速的時代,只要有心,操弄信息讓它成為人們心中潛在的意識形態並非難事,這也是其之所以可怕的原因,我們不一定清楚自身所思所做都是源於自己的思考,很可能是他人所植入的假認知,就像以前大家都認為睡眠要八小時才足夠,但是經專家研究發現這並非事實,很有可能是安眠藥廠商為了促進銷售而發出的「偽知識」。


三、白癡箱子

▲▼電影劇照。(圖/《錄影帶謀殺案》劇照)

麥斯透過生意上的友人瑪莎得到了關於「Videodrome」的第一條線索,也就是之前在節目上同台的歐布萊恩教授。麥斯來到了一間叫做「陰極射線傳道會」的怪異場所,裏頭有著許多人們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而迎接麥斯的是教授的女兒碧安卡,她告訴麥斯這些人是因為缺乏接收陰極射線的資訊而來這裡「治療」,然而此行麥斯並未如願見到教授,而是事後才收到一捲錄有教授談話的錄影帶......

在「陰極射線傳道會」中的人們,一個個像是失了魂似的看著電視,然而碧安卡說的「缺乏接收陰極射線」是什麼意思?這是在隱喻對於接收資訊弱勢的族群,可以看到在傳道會中的人們有年長者、有穿著打扮較像是藍領階級的,這些人原本在社會中本就處於弱勢,更因為比資源富裕者缺少接收新資訊的管道而損失自身利益。然而大量接收資訊未必是件好事,畢竟比起「接收」、「創造」資訊的人更具有優勢與主動權,而以被動之姿接收資訊的族群只能得到創造方允許其得到的有限訊息、而把有利的信息留予自身,使得兩方的差距越來越大,貧者越貧、富者越富......

在英文俚語中電視也被稱作「白癡箱子」(Idiot box),或許是稱多數電視節目毫無知性、無須思考,內容白癡至極,亦或者是說觀看者看著這些內容也像個白癡一般,愚笨的觀看者看著愚笨的內容。人們看似能自由選擇電視節目,但事實上我們看著的是經他人篩選過才釋出的內容,是種自由的假象,我們只能從他人給我們的選擇中挑選節目觀看,而無法隨心所欲地選擇節目會有什麼樣的內容,透過這樣「有限的自由」,媒體就容易斷章取義、譁眾取寵,甚至搬弄是非......


四、新世代媒體戰爭

▲▼電影劇照。(圖/《錄影帶謀殺案》劇照)

麥斯開始一步步接近真相,發現歐布萊恩教授也與「Videodrome」有關係,透過教授的女兒碧安卡她才得知,事實上歐布萊恩教授早已在一年前過世,但是他透過預錄的影帶仍繼續與人們對談。後來麥斯才得知,原來「Videodrome」背後的製作公司「奇觀光學」與碧安卡所成立的「陰極射線傳道會」倆著間有著對立的關係,而前者的負責人貝瑞更是用錄影帶操控麥斯以前往殺害碧安卡並奪取83頻道。但是,早有準備的碧安卡卻也反過來利用錄影帶操控麥斯來毀滅「奇觀光學」......

事實上「錄影帶謀殺案」這個翻譯不甚理想,因為「-drome」這個字尾的意涵通常表示某事運行的場所或者競技場,而劇中「Videodrome」指涉的是拍攝該暴力錄影帶的節目,但是再進一步地去思考,其實可以引申成人們本身就是「Videodrome」,觀眾本身就是媒體間角力的鬥技場,各種意識形態的匯流與衝突,最後的贏家便能掌控大眾。看到現在台灣的政治人物,同樣也常在網路上發言,有抹黑造謠、有抨擊批評,至於誰能掌握最終的話語權、孰優孰劣,相信人們心中自有分寸。

在這個電視與紙上媒體逐漸弱勢、網路快速傳遞資訊的時代,資訊雖廉價易得但卻也因其過分充斥社會而顯得重要,因此現代人最重要必須具備的基礎能力,便是學習如何去分辨資訊的真偽以及其背後潛在的目的性,這比起任何的專業知識或高深學問都來得重要,因為若不懂得去分辨、保護自身,很容易就淪為他人的傳話筒與傀儡。


後記:

▲▼電影劇照。(圖/《錄影帶謀殺案》劇照)

資訊媒體的演進與資訊本身的大爆炸再再衝擊著人類社會,我們身處這個訊息過剩的時代,每天面對著接收不完的新知,但大多數都是無用、甚至是有害的,該如何去蕪存菁、保留真正有益且並非他人操弄下的資訊,是我們每個人都應該學習的。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喵星人被鸚鵡嚇到抓尾不放 網友:萌得我不要不要的!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