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父母出櫃被送進「性向矯正營」...直到母親發現不對緊急救出!

法式軟糖/檸檬籽

看起來是糖果很無害,結果咬下去卻酸到舌頭發麻,然而卻唰嘴到停不下來,這就是我的文..

點評:《被消除的男孩》背後的真實故事

文/法式軟糖

美國前陣子上映一部電影《被消除的男孩》(Boy Erased),故事描述牧師家庭的19歲兒子出櫃後,被父母送進「性傾向扭轉治療營」的痛心經歷,引起美國大眾廣大討論。除了劇情之外,同樣備受矚目的還有這個真實故事的主人公,同時也是電影編劇之一——傑拉德·康利(Garrard Conley)。

33歲的傑拉德和母親一起上節目,談起自己接受同性戀治療的成長過程。傑拉德出生於阿肯色州一個保守小鎮,每天聽父親講述聖經的故事。「在這樣的環境之下,你會開始相信地獄是真的」,傑拉德說,「因此你也會相信喜歡同性是一種疾病」。然而,即使傑拉德從小被教育LGBTQ是錯誤的,但隨著年齡成長,傑拉德發現自己的性向漸漸偏向父母口中錯誤的那一邊。

但他不敢說。

直到大學發生了一件事,讓傑拉德不得不向父母出櫃。

傑拉德在大一時被一名男性友人強暴,他很害怕,偷偷將這件事告訴朋友,沒想到被強暴者發現,對方氣憤之下,跑去告訴傑拉德父母親,「你們的兒子就是一個gay!」父母無法置信,這是他們教育體制中不能出現的事。然而,傑拉德在父母逼問之下坦白了,「也許我真的是同性戀」。

崩潰的父母聯絡了浸信會的人,他們介紹田納西州一處名叫「Love in Action」的性傾向扭轉治療營。這個機構聲稱治療率高達84%,且工作人員通通是之前的「病患」,他們是機構最佳活廣告,向父母保證兒女會在治療下「恢復正常」。

傑拉德還記得其中一堂課要他們「假裝舉行葬禮」。一位同性戀男子被選出來坐到前面,成員開始輪流讀出他的訃聞,包含他的如何感染愛滋、如何讓身體越來越衰敗,最後不治身亡。

傑拉德發現,對機構來說,同性戀和人獸交以及戀童癖沒什麼兩樣,「他們讓我覺得我真的很髒,好像我們隨時隨地都在想那檔事。」傑拉德回憶,就連靠牆休息都會有輔導員前來糾正並警告「你這是同性戀的靠牆姿勢」,甚至連上廁所都需要工作人員陪同,「因為他們擔心如果我在任何一刻沒有受到監督,就會開始瘋狂地手淫。」

不過傑拉德已經是機構裡最幸運的人了。因為不久後,他的母親漸漸發現這個機構不太對勁。兩週3,200美元(約台幣98,700元)的課程還沒結束,緊接著就以「你兒子不聽話」為由,推銷三個月的課程,甚至要她幫兒子申請休學,讓他接受一年21,000美元(約台幣647,719元)的長期治療。

母親還發現機構所謂的治療師,別說沒有心理學學位,根本連高中畢業都沒有。當母親聽到治療營有學員自殺的消息後,她在電話中問兒子,「你也想要自殺嗎?」傑拉德表示,「對。」母親聽完後,不顧丈夫的反對,趕緊把兒子接出來。她當時想,「好吧,我寧願要一個活著的同性戀兒子,而不是死去的同性戀兒子。」

雖然父親一時之間還是無法接受傑拉德,但態度已經比起之前緩和很多。而那個「Love in Action性傾向扭轉治療營」已經因為社會輿論壓力而關閉。負責人John Smid幾年後出來向大眾道歉,承認同性戀治療法是錯誤的,他在2014年與同性伴侶結婚,現在也經常參加LGBTQ的活動。

2016年,傑拉德將這個經歷寫成書《Boy Erased: A Memoir》,他在書中特別提到,雖然主流醫學已經否定治療可以改變性向的基本假設,但目前美國只有少數州「禁止對未成年人使用性傾向治療」,還有許許多多的LGBTQ孩子正遭受痛苦的折磨。

 VIA  theguardianmenshealthhereinuk

❖法式軟糖粉絲團❖ 
還想看更多?快來追蹤▶▶▶
酸甜啊酸甜好唰嘴~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白沙灘、藍海洋...還有女神! 南韓正妹玩起長板像在「跳舞」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