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意吃胖竟和「幼年被性侵」有關 醫:潛意識用體重保護自己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好悲傷......

文/娜汀‧哈里斯(美國兒科學會「韌性計畫」諮詢委員會成員)
譯/朱崇旻

研究的起源,來自一個口誤
在一九八五年的某一天,文斯.費利帝醫師在聖地牙哥的凱薩肥胖診所,準備見他這一天的第一位病人。如果你和他一起在醫院餐廳排隊點餐,或是在走廊上和他擦肩而過,應該會對他的行為舉止印象深刻,然後用「莊重」「沉著」這些詞彙形容他。

他有一頭濃密的白髮,看上去就是位態度莊重的知識份子,隨時可能會上電視主持新聞節目,或冷靜地為合不來的兩個政客主持一場辯論。他說話時很有自信、很有威嚴,而且條理分明—所以,當費利帝醫師把這個故事說給我聽時,我著實嚇了一跳。原來他最偉大的醫學發現,是口誤所致。

唐娜是名五十三歲的婦女,患有嚴重的糖尿病,體重也過重。過去曾在兩年內靠新減重計畫成功減了大約四十五公斤,結果在過去六個月又全部胖了回來。費利帝感到挫敗的同時,也放不下自己的責任心。他實在不曉得唐娜為什麼會減重失敗,她之前明明表現得那麼好,她的努力明明換來了成功⋯⋯結果她又回到原點了。

費利帝下定決心要找到最根本的原因。 他對病人提出一連串的基本問題:妳出生的時候有多重?小學一年級的時候有多重?上高中的時候有多重?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是幾歲? 結果,他唸錯了。 費利帝本來想問的是:「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是幾歲?」結果他不小心說成:「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有多重?」

「十八公斤。」唐娜回答。
聽到唐娜的回答,費利帝愣了一下。等等,妳說「十八公斤」? 他相信自己只是聽錯了。

▲▼孩子,小孩,兒童,憂鬱,自閉症,害怕,膽小,亞斯柏格。(圖/翻攝自pixabay)

沉默一小段時間後,不知道為什麼,他又對唐娜提出相同的問題。說不定唐娜說錯了,說不定她想表達的是「四十八公斤」。

「抱歉,唐娜,妳可以再說一次嗎?妳第一次發生性行為的時候有多重?」
她沒有說話。 費利帝隱約感覺到這之中有隱情,於是靜靜地等待唐娜回答。當了二十幾年醫師,他知道病人經常在漫長的沉默後說出幫助他診斷病症的關鍵資訊。

「那時候我十八公斤。」唐娜垂著頭說。
費利帝震驚地等她說下去。
「我那時候四歲。是跟我父親。」她說。

費利帝告訴我,當時他驚呆了,但是他很努力隱藏自己的情緒(這種掙扎我自己也經歷過無數次)。他行醫二十三年,沒有一次為病人做健康檢查的時候,聽病人提到自己被性侵的經歷。你現在聽我這麼說,可能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但這可能是因為費利帝從來沒向病人問起這件事。而且當時是一九八○年代,那時人們比現在更不願說出自己被侵犯的經歷。我問起這件事時,費利帝說應該是他從來沒問過。畢竟他是個醫師,不是諮商師。

▲深井效應_肥胖。(圖/業者究竟出版社提供)
(圖/究竟出版社提供)

夢遊的復胖病人
幫唐娜看診後又過了幾個星期,費利帝幫派蒂看診—另一位加入新減重計畫治療的病人。派蒂和唐娜一樣都減重失敗了,她一開始是模範病人,在短短五十一週從一八五公斤減到六○公斤,後來卻前功盡棄了。

這個現象不只發生在派蒂和唐娜身上,其他執行這種減重計畫的病人一開始也很成功,甚至有人在一年內減了一三六公斤。費利帝在興奮的同時,也為病人的高復胖率感到困惑不已。假如是剛開始這項計畫的病人復胖,那還可以理解,因為這計畫本來就不簡單。

問題是,最成功減重的病人,反而最有可能放棄—這些人明明堅持了最久、效果最好啊!結果,他們剛調整到理想體重,正應該慶祝自己達成目標時,這些成功的病人就突然消失了。他們有的永久退出計畫,有的離開幾個月後回到診所,之前減掉的重量又回來了。費利帝和他的同事百思不得其解,他們明明已經找到治療肥胖這種頑固問題的方法,現在卻發現減重計畫不能持久,而且還找不到背後的原因。

費利帝這次和派蒂見面,希望能釐清她的問題。他知道派蒂快要放棄了,因為她的體重正迅速朝反方向跑。光是過去三週,就胖了快二○公斤。費利帝希望能及時挽救她。 他為派蒂做身體檢查,尋找突然增重的原因。會不會是心臟衰竭,導致體內累積大量液體?至少在費利帝醫師看來,派蒂並沒有水腫,應該不是心衰竭造成的復胖。那會不會是甲狀腺出了問題?費利帝更仔細檢查她的頭髮、皮膚和指甲,但沒有看到任何乾燥或頭髮稀疏的狀況,而且她的甲狀腺也沒有腫大或過小。他找不到任何代謝問題的物理跡象。

檢查過清單上的所有項目後,費利帝請派蒂坐下來談談。
「派蒂,妳覺得問題出在哪裡?」
「你是說體重問題嗎?」
「對。」 她的笑容變小了,低頭盯著自己的手。
「我好像會夢遊起來吃東西。」她難為情地說。
「什麼意思?」費利帝問。
「我小時候會夢遊,但已經好幾年沒有這樣了。我自己一個人住,晚上睡覺時廚房很乾淨整齊,可是最近早上醒來卻發現鍋碗盤都髒了,盒子和罐子不知道被誰打開—很明顯是有人在我的廚房裡煮飯和吃飯,可是我完全不記得有這件事。既然家裡只有我一個人,而且我越來越胖,那應該就是我在夢遊吧。」

費利帝點點頭。這聽起來有點詭異,甚至可能是某種心理疾病的症狀。若是在平時,他可能會建議派蒂去看心理醫師,自己則專心解決她生理的問題就好⋯⋯但這次,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這樣做。不久前,他聽唐娜說過的那番話,讓他發現自己平常問話沒能問出的細節,可能影響了病人減重的成敗。雖然心理疾病不是他的專長,他還是決定順著這條路走下去。

▲悲傷 。(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派蒂,夢遊吃東西的確能解釋妳為什麼體重增加,可是為什麼是現在?」
「我不知道。」
「為什麼妳三年前沒有夢遊?三個月前也沒有?」
「我不知道。」

費利帝再接再厲。他是流行病、傳染病醫師,不願意接受表面的答案,他知道通常在發生觸發性事件之後,才會發生這類事情。霍亂肆虐倫敦蘇荷區並不是不幸所致,而是有個因素連結所有生病的人,而那個因素就是一口被汙染的水井。 費利帝不相信派蒂會無緣無故開始夢遊。

「派蒂,妳仔細想想。最近生活中有沒有發生什麼事?為什麼妳會現在開始夢遊吃東西?」
她安靜了片刻。

「我不知道這件事跟夢遊有沒有關係,不過我在上班的地方遇到了一個男人。」她說著說著,又垂下了頭。

費利帝安靜地等待,最終派蒂開始解釋事情原委。派蒂是在療養院工作的護理師,最近她負責的一位病人一直追求她,那是名已婚、年紀大她很多的男人。他曾說過派蒂減肥後變得漂亮許多,之後一直對她提出猥褻的要求。一開始,費利帝沒有聽懂,不過是小小的尷尬而已(當時可是一九八○年代),怎麼會引起這麼極端的病症?他繼續問下去,事情才水落石出—原來派蒂從十歲開始就和祖父發生不倫關係,那也是她開始增重的時期。

▲深井效應_肥胖。(圖/業者究竟出版社提供)
(圖/究竟出版社提供)

那天,派蒂離開以後,費利帝醫師發現自己無法忽視派蒂和唐娜之間的共同點。這也許是巧合也說不定,但兩名病人都是在小時候被侵犯之後,體重就立刻開始增加。而數十年後的現在,派蒂被男性病人追求的同時也開始變胖了。費利帝心想,會不會是她的潛意識透過增重,想辦法保護自己不要再次受創?他會不會一開始就沒看清這些病人的病因?費利帝是醫生,他一直認為病人過重是問題,但如果這反而是解決方式呢?說不定體重是病人心理和情緒上的界線,可以保護他們不受傷害。也許這就是為什麼減重最成功的病人剝下了防護層之後,又急著把防護層吃回去。

費利帝懷疑自己窺見了虐待與肥胖隱藏的關連。為了看清兩者的關係,在幫減重中的病人問診時,他開始問他們小時候有沒有被性侵的經歷。他驚駭地發現,似乎有一大半的病人都曾經遭到性侵。一開始,他認為這不可能是真的,不然他早就該在醫學院裡學到性侵和肥胖的關係。但是,在看過一八六名病人以後,他不得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現象。為了確認這不是該群病人獨有的特質,也不是他提出問題的方式導致的誤差,費利帝請五位同事為接下來一百名病人看診時,也詢問病人有沒有受侵犯的經歷。當這五位同事得到相同的結果時,費利帝知道他們挖出非同小可的事實了。

*本文摘錄自《深井效應:治療童年逆境傷害的長期影響》

▲《深井效應:治療童年逆境傷害的長期影響》 。(圖/業者究竟出版社提供)

作者:娜汀‧哈里斯

譯者:朱崇旻

本文由 究竟出版社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