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看體育班換衣服」師怒打電話告狀 開明母擁抱國中兒:怕你受傷

紅豆Q粉粿/檸檬茶水小妹

用「有溫度的文字」譜出最暖心的視野。

點評:這媽媽好開明啊!

文/紅豆Q粉粿

(本文為讀者真實來信投稿,為保護當事人,文中將以化名以及第一人稱筆觸處理,敬請見諒。)

姑且叫我小張吧。

頭一句恐怕就有人認出當年的我,最近台灣要選舉了,公投項目之一是同志婚姻平權,且葉永鋕的事件再度被拿出來討論,我忍不住想說些什麼。

一直到出國這些年,接觸到更開放、多元的文化,我才在思考,在台灣公開場合,想和同性伴侶牽手、逛街、接吻,是需要多大的勇氣,現今我在國外,和另一半隨時能在街上熱吻、擁抱,在台灣,我無法保證不會有任何一雙異樣眼光投射過來,絕對有,而且伴隨一臉厭惡或驚訝的感覺,對吧?

▲同志,同性戀 。(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切入重點吧。

國中時,隔壁班是體育班,他們的課表和我們不一樣,我們普通班在教室上課的時間,他們幾乎都在戶外運動、練田徑,唯一能在走廊上碰到體育班學生的時間,是中午第四堂課下課十分鐘,也就是中餐之前。

其實小學時,我就察覺自己和男同學說話或是互動時,會害羞、臉紅,那沒有什麼不一樣啊!就像女生看到喜歡的男生一樣,我就只是喜歡男生而已,上了國中後,男同學的身體對我有種莫名的吸引力,那段時間我常常在放學後去一間沒什麼人的小書店,偷買男性時裝雜誌回家,只為了更細看、了解男性的身體,很蠢對吧?

我們班教室就在體育班旁邊,別人看到體育班的學生回教室總是跑得遠遠的,因為整個走廊都會是他們濃濃的汗臭味,但我不一樣,我會躲在他們教室最角落那扇門門邊,等他們回來…偷看。

▲ 2018年同志大遊行▼ 。(圖/記者周書羽攝)

簡單來說,體育班學生中午第四堂下課會集合一起回教室,三十多個體育生一進到教室裡,總會毫不忌諱地脫下上衣、大開電風扇吹個涼快,夏季的某一天,我就這樣躲在體育班門外偷看他們狂灌礦泉水、赤裸上半身打鬧。

那感覺有點緊張、有點刺激,但我是害羞的。

不幸的是,有一次,我以為其他班級都在教室裡用餐,不會注意到溜出教室的我,結果,蹲在樓梯的我被一個女老師看見了,她還是教我們班歷史的老師(她超古板的)「你在做什麼!鬼鬼祟祟!」她順著我的視線往吵吵鬧鬧的體育班看去,微微愣了幾秒,之後要我趕快回自己的教室。

我以為事情就這樣落幕,沒想到放學後回到家,媽媽坐在客廳,她把我叫過去、要我坐下,接著她把我原本塞在衣櫃最下層的男性時裝雜誌全部放到桌上,大概有十餘本吧。

「我今天接到你們班導電話,他說歷史老師覺得你行為怪異,歷史老師建議班導把你轉介輔導室輔導。媽媽只想問你,你是不是喜歡男生?」我沒有想到,媽媽竟然這麼直白地問我,所以也就直接點頭了。

▲  2018年同志大遊行。(圖/記者周書羽攝)

「不管你是什麼模樣,你喜歡什麼人,媽媽都愛你。但是外人不一樣,有些人會用自己的眼光要求所有人要符合他們理想中的樣子,媽媽沒有要限制你,但是我不希望你在學校受傷害,也不希望你被老師找麻煩。」

聽完媽媽說這一大段,我眼淚不自覺地失控狂流,那一天,我也就這樣正式和媽媽出櫃了,一直到現在,她愛我每一任伴侶,如同愛我這個兒子,她總開玩笑地說,「好險我只生一個,不然你都會幫我多帶一個兒子回家耶!」

我想以我母親開明的教育方法告訴各位…你的票要怎麼投,沒人管的著,但請別要求每個人都必須活在你的期待中,因為,他人也沒有如此要求你,不是嗎?

(若諸位讀者有和憂鬱、親子溝通、家庭關係相關的議題,歡迎讀者投書給粉粿,倘若你願意,我們可以一起討論,當然,可以匿名,以保護當事人為原則。)

本文不代表ETTODAY、鍵盤大檸檬立場,僅呈現讀者真實經歷,請自行斟酌閱讀。

相關親子議題讀者投稿…

1.「成績單不是給妳交際用的」高材生當眾嗆聲母親,慘被連打耳光
2.別逼孩子替你圓夢!兒律師高考落榜,父斷絕親子關係:生你沒用
3.整桌親戚都在炫耀 阿公祝壽宴他恐慌發作 母狠瞪:「別給我丟臉」
4.「她叫弟弟上車,假裝沒看到我」長子遭母冷落16年 轉個念放棄自殺
5.高二男「手機被下載定位app」放學屢遭跟蹤,猛然轉頭與母尷尬對視

VIA 讀者投書—化名小張

溫度的文字,能讓世界更美更有趣歡迎來找粉粿玩~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