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長親帶心智障礙女兒「摘除子宮」!社工無奈:只能這樣保護她

火閃電載不動的胖女巫/

女巫喜歡在廚房做實驗,實驗品全被女巫自己下肚, 女巫越來越腫,腫到連火閃電都載..

點評:好無奈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社福團體工作人員

文/火閃電載不動的胖女巫

小榮是個有學習遲緩加輕度智能障礙的小男生,接受早療的過程中,他總是用著可愛迷人的笑容迷倒一票教保老師。機構有時候會透過願意曝光的家長發一些帶有故事性的新聞稿,希望大家重視關於身心障礙者的議題,小榮的家長雖然同意曝光,但總被小榮的老師擋下來,這讓很多人都無法理解。

某次同事間的聚會,因為好奇,我問了老師為何不讓小榮曝光這個問題。

「小榮沒有爸爸,他的母親是領有手冊的中度心智障礙者。」老師看著我的眼,這麼說道。

聽到之後,我開始理解老師的顧慮與擔心。雖然當事人可能不介意,不過有些事情的確不太適合曝光,同時,我也擔心起小榮的照顧問題。

「小榮的外婆跟阿姨智力都正常,所以雖然沒有爸爸,但是外婆跟阿姨會幫忙一起照顧小榮喔。而且媽媽自己也會照顧他,不過媽媽記性不好常常落東落西,但可以看出來,她是愛小榮的。」老師這麼解釋。

小榮的家裡雖然只有女性成員,但是大家彼此互相照顧,所以即便不富裕,家庭支持度還是很高。媽媽跟小榮都被外婆和阿姨保護得很好,小榮也才可以笑得那麼開心。

對於家有心智障礙者的父母來說,要如何保護孩子不被侵害是一大難題,部分家長甚至會採取比較激進的手段來保護孩子,譬如:帶孩子去動手術摘除子宮。

我們能理解家長的焦慮,所以老師和社工們也無法對此說太多。

▲社福 。(圖/火閃電載不動的胖女巫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部分心智障礙者成年之後,由於有工作能力加上外表跟常人也無異(圖/作者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其實不只是身體侵害的問題,部分能力較好的心智障礙者成年之後,由於有工作能力加上外表跟常人也無異,只除了說話可能會讓人覺得奇怪外,大多數人都不會察覺他們是心智障礙者。

但在直播媒體發達的現在,很多心智障礙者會因為單純的喜歡某個直播主就拼命送禮物給對方,弄到自己負債累累還不起錢;也有心智障礙者自己開直播做一些或說一些一般人覺得出格或是不合邏輯的話,造成社會大眾的謾罵或訕笑。對他們來說,他們只覺得自己受到矚目,喜歡這種狀況的人就會加強他之前做的事情只為取得更多矚目。

更有許多心智障礙者變成有心人的利用工具,藉由親情或是婚姻讓他們願意交付自己全部的薪水,等他們不能工作後被踢出家門或是被離婚的案例很多。但由於他們是自然人,這也是他們出於自由意志的選擇,即便我們知道他們很好誘導也很單純,對於有心人的利用,我們看得心酸、難過,卻也無法插手太多。

也許很多人會覺得他們的家人或政府該處理這樣的問題,但現實的狀況是,會出問題的大多是社會底層的家庭,當他們連溫飽都有問題、或是部分家長本身就是加害者的時候,又如何要求他們關注孩子的狀況?

而更糟糕的是,保守估計全國的心智障礙者約有八成都在社區中,未曾接受過政府或是機構的幫忙。即便社工曾到訪評估,但因政府給了社工時間和案量上的限制,所以社工通常在確定無風險之後就會結案,很少有辦法深入了解和長期評估監控,這些因素導致隱性風險被忽略,所以當阻擋事情惡化成憾事的時機點出現時,幾乎沒有人能及時反應並處理。

眷村,警眷,老舊社區。(圖/記者李毓康攝)
▲時間和案量上的限制,所以社工通常在確定無風險之後就會結案。(示意圖/記者李毓康攝)

失能的家庭,不完整的制度造成許多憾事發生,但由於是弱勢,也不是政治人物會想要攻的選票族群,所以長期以來他們大多是處於被忽略及邊緣化的狀態,直到某個震撼大眾的新聞出現,才會出現少少的說明,告知大眾他們的情況,但誤解與偏見卻已渲染出去,讓在機構努力的工作人員感到非常無力。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阿兵哥私處「吊滿一顆顆肉球」 醫師看傻眼:他用手拔掉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