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理師艾彼│打破中立!為什麼身為心理師,應該站出來挺婚姻平權?

艾彼/心理師

本名王昱勻,現任夏凱納生活診所心理師。艾彼,筆名。取得國立台灣師範大學教育心理與..

點評:去投票!

文/艾彼(心理師)

這次的公投,我非常確定自己返鄉的時候要投下支持婚姻平權、性別平權的一票。

我是艾彼,我是心理師,也是基督徒。

過去,我就曾經在不同平台發表過支持LGBTQ族群的文章,這不是我第一次表態支持同志族群,也不是我第一次站出來支持婚姻平權運動。為什麼,身為心理師的我要如此關心這一次的平權公投?婚姻公投?

▲  2018年同志大遊行▼             。(圖/記者周書羽攝)

因為異性戀結婚是早就被保障在民法中的權利,要不要結婚只是一種選擇。然而,民法若是限定只有一男一女可結婚,同志就失去了基本的結婚權利,連選擇都沒有。

我知道,很多心理師對於性別平權、婚姻平權的議題,都是不敢表態的。

原因是心理師的形象,多半需要中立和議題保持距離,才能夠讓自己像是一張白紙。有些理論學派,認為心理師沒有自己的色彩,才能夠不帶偏見的承接來談者的各種想法和感受。也許有些人仍然是這樣認為的,選擇維護中立的形象,可以不表態、什麼都不說。

但我不是這樣的一個心理師,自始至終都不會是。

女性主義中所說的增權賦能(empowerment),意思是透過人數較多的主流人士倡議,讓人數較少的弱勢族群能夠參與與自身議題相關機制的制定。在順性別異性戀主流中的大眾,可以運用自己身為順性別異性戀的社會優勢,為LGBTQ少數來發聲,就是增權賦能。

這次的公投,順性別異性戀站出來挺婚姻平權、支持性別教育,會是恐同的社會氛圍能否翻轉的關鍵。

▲▼愛家公投,反同,同婚,同志,婚姻平權             。(圖/記者歐昶廷攝)

我相信,當來談者不需要在我面前隱藏自己的性向、懷疑心理師是否能聽得懂自己身份上的獨特困擾時,來談者才能夠真的接受到他所需要的幫助。

也許有些人會反駁我,跟我說,難道我們身而為人,推到最後的困擾不都是一樣的嗎?人是有通則,但也有特殊性。「專業」就是在通則中看到個體在不同身份上,帶有自身特別的議題。異性戀的情感關係和LGBTQ社群內的情感關係,有著很細微的差異,但這需要很細膩的觀察,才能夠看得見、觀察得出。

假若是一開始就屏除他們議題的特殊性,只帶著異性戀感情共同困擾的眼光去看待,就是以異性戀中心的思維在思考LGBTQ族群。還沒開始會談前,就已經掉入了異性戀霸權的陷阱中了。專業人士,該將這些我們既有的社會文化主流價值對自己的影響一直牢記在心,了解這些主流對我們的影響是什麼,才能夠避免受到這些陷阱的影響,讓自己在執行業務時產生偏差。

▲同志,同性戀 。(圖/取自免費圖庫pexels)

也許正在閱讀的你們,有些人已經知道,11月24號登場的公投只有訂定專法與直接入民法的差異,與同志是否能夠結婚沒有關聯。因為在2017年5月24日,司法院公布大法官釋憲,宣佈民法未保障同性婚姻自由與平等是「違憲」的,必須實施修法。若兩年內未修法完成,明年5月同性婚姻伴侶將可適用現行民法。

如果你同意,用自己的性別、性向優勢,破除根深蒂固的恐同氛圍,你會知道怎麼投下這一票!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胖到127公斤遭同學霸凌 肉肉女1年甩63公斤變爆乳女神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