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男罹血癌!家人求來神藥方「童子尿熬白菊花」 結局神展開

皮諾丘/

我是一個說書人,不管你喜不喜歡,我說的每一件事都是真實的, 皮諾丘說謊,鼻子可..

點評:太邪門了...

※本篇【小檸檬】專欄文章作者為代筆,內容為受訪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請斟酌閱讀。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水電工

文/皮諾丘

子不語怪力亂神,農曆七月鬼門已開,人鬼殊途,關於鬼怪神仙的各種想像,不管是以文字或畫面或影片具象化的呈現出來,這畢竟都是不真實的東西,許多靈異現象最終總是經不起科學的檢驗而裂解,原本筆者也是屬於無神論者,我信仰的宗教名為「科學」,直到25年前親眼目睹這一件難以用科學解釋的怪事,對於另一個我看不到的世界,開始起了敬畏之心,事情經過如何,請聽我娓娓道來。

「芙蓉葉少許、大廟神桌前白菊花一朵、童子尿一泡、香灰一把…….」所有材料在今晚備齊後,文火慢煎,三碗煎成一碗,於今晚12點前給事主服下或許還有救,否則大羅神仙來也無力可回天。

▲▼拜拜,走春,祈福,發爐,宗教,香火。(圖/記者周宸亘攝)
▲家人到公廟祈求藥方/示意圖/記者周宸亘攝

我在客廳一隅點燃一柱清香,望著這18年來被煙燻到有些老態的神主牌位發愣,如果那一晚,好不容易熬好的那一碗湯藥,沒被阿公大手一揮灑在地上的話,情況會不會完全改觀。

大二的暑假,老哥甫自金門退伍返台,每天在水電行工作至深夜才返家,某日發燒、嘔吐不止,逾月未癒,至市立醫院掛急診抽血檢查後診斷為「急性淋巴性白血病」,俗稱的「血癌」。

住院期間安排了一連串的化療、抽血、抽骨髓檢查,老哥的身子像泡在福馬林內的檢體般浮腫膨脹;黝黑的皮膚因久未遭日曬而逐漸轉為死白;茂盛的毛髮則承載了過多的放射線而凋零飄落。

化療期間,隔離病房內24小時都開著殺菌燈,閃耀著森然紫光,還是抵禦不了那些無孔不入的病毒細菌肆虐,依舊持續不斷的嘔吐及發燒,由嘔吐物內滲血的情況,可以想見老哥體內口腔黏膜及五臟六腑內膜千瘡百孔之慘狀。

我嘔心,他泣血,相對無言,電視傳來一陣槍聲打破房內的沉默,時逢1996年七月美國亞特蘭大奧運賽事期間,電視上頂尖運動員在跑道上跳躍、奔馳、吆喝、揮灑汗水;而老哥在隔離病房內嘔吐、滲血、打化療藥水、與死神進行一場無聲的拔河。

老哥化療的結果不如預期,骨髓配對也沒有結果,藥石罔效之際只好求神問卜,死馬當活馬醫。那一晚我站在神桌一側,靜靜觀看叔叔伯伯們手抬鑾轎,針對老哥的病情,隔空進行一場人神兩界的交叉詰問,我屏神聆聽,深怕漏掉任何一個細節。

我聽到了神明解釋老哥患病的原因是在金門當兵時不小心挖到823砲戰時陣亡的無主孤魂的骨頭,未妥適安頓所造成的後遺症;我聽到的是神明入地府查看生死簿上載明老哥的陽壽為23歲,今年陽壽已盡;我看到的是老媽跪倒在神明面前聲嘶力竭的哭喊;我最後聽到的是神明開出的這一張藥帖子,午夜前若不能讓事主服下,大羅神仙也難救。

▲▼ 七月怪談。(圖/小檸檬供稿專用)
▲親戚鄰居一起幫忙準備藥方/示意圖/當事人提供

幸好藥方的取得並不困難,熱心的親戚鄰居爭相奔走,不一會兒藥方就備齊了,但萬事俱備,只欠一泡尿,時約四歲的阿財身負童子尿之重責大任,可樂、汽水一罐喝過一罐,最後也順利尿了出來。

三碗水文火慢煎成一碗趕在午夜來臨前完成,母親小心翼翼的端過前廳,正準備端進房裡給老哥服用,怎知早已入睡的阿公竟像中邪般的從房裡衝了出來,嘴裡叨叨唸著不知哪國的語言,一手將藥水打翻,灑落一地,沒多久,掛在牆上的古董鐘裡的喪鐘敲起,午夜降臨。

相片中的你停在永遠的23歲,英氣煥發,無病無煞。一縷清香裊裊升起,我望著相片中健康的你,咫尺天涯,眼前漸漸的模糊成了一片。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3歲「萌版葉問」打拳好兇猛 樹站路旁中槍...網笑:打10個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