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級生回憶「拍貼機」要消失了! 日本大廠被修圖APP打到破產

時代在改變嘛

7、8年級生年輕時一定會揪朋友去「拍貼」,拍什麼貼?就是當年十分流行的「大頭貼機」,當時市面上的拍貼機數量堪比現在的抓娃娃機。但受到近代美肌濾鏡、修圖APP的普及影響,曾經風靡年輕人的拍貼機也要正式宣告淹沒在時代洪流裡了。
▲▼(圖/翻攝自Printclub NOA)
為何說拍貼機已經退出時代了呢?因為就在10月24號,日本著名的大頭貼機生產廠商Make Software宣告破產倒閉,至於理由,經營者的說法是人人都能用手機拍照修圖,導致公司營業額持續下滑,最後背負了21億日圓的高額債款。

在1988年成立的Make Software,是日本最早開始生產拍貼機的廠商之一,在2000年左右達到事業高峰,光在日本國內就鋪設約5萬台拍貼機,創下年營業額1000億日元(以當年匯率約328億台幣)的驚人成績。

回想起當年拍貼機盛行的時代,不管是跟朋友還是約會對象出去,一定要去「蓋酷家族」之類的拍貼機店才算行程圓滿。大家還要排排站在熱門的拍貼機外面等候,不像現在只要用手機APP,就能把美肌、美白、眼睛放大、AR濾鏡、挑選不同背景的功能一次全包了。
日本拍貼機(圖/翻攝自なんでもnews実況まとめ)
現在日本還是有少數生產拍貼機的廠商,但幾乎是以「證件照」為出發點的機器為主,而失去當時跟朋友擠在裡面搶鏡頭的拍貼樂趣了。如今拍貼機只剩大型旅遊景點才看得到了,比較起日本,台灣現存的拍貼機似乎還更多呢。

關鍵字: 大頭貼機拍貼機MAKESOFTWARE拍貼轉轉小宇宙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信用卡要求「照片調大」! 老爸大頭照變滿版...刷臉不怕盜刷

信用卡要求「照片調大」! 老爸大頭照變滿版...刷臉不怕盜刷

相信很多人的證件照和本人樣子都差異很大,也不知道為什麼,拍證件照總會有種尷尬違和感,但偏偏證件照又是我們生活不可或缺的東西啊(哭)

密集恐懼APP「桌布產生器」 滿滿少女大頭照洗版IG

密集恐懼APP「桌布產生器」 滿滿少女大頭照洗版IG

其實,Patternator在去年就已經在歐美掀起熱潮,當時還獲選為「Apple Store 2016年度最佳APP」內!而今年則在亞洲社群網站掀起話題,可愛的風格、甜美的色調,讓不少少女都愛不釋手呢~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自殘與輕生不一樣!同是被情緒困擾自我傷害 背後動力原因大不同

首先,要區分自傷與輕生的不同。這兩者同樣都是一種自我傷害,相同之處,是都有嚴重的情緒困擾,以及對自己的自我價值感低落;但背後的動力,還是有很大的不同。

電子煙也不健康!添加「尼古丁鹽」人體更易吸收 上癮仍會傷害肺部

電子煙也不健康!添加「尼古丁鹽」人體更易吸收 上癮仍會傷害肺部

全美33州內,有450起肺病和呼吸困難的案例,可能和電子煙相關。儘管報告也沒有具體直接的證據,但「高度關連」仍引起許多美國民眾的不安。

電子煙列管漏洞多!全看「形狀」+尼古丁判定 律師批:亂禁一通

電子煙列管漏洞多!全看「形狀」+尼古丁判定 律師批:亂禁一通

路上常看到有人在抽電子煙,雖然目前不合法,不過因為也沒實際上的罰責,所以似乎只能在海關禁止入境,或是禁止販售,說是禁止,結果網路上一大堆。

電子煙不是新商品!50年前美發明「世界第一支」 有專利卻沒人要生產

電子煙不是新商品!50年前美發明「世界第一支」 有專利卻沒人要生產

在1963年,住在美國賓州的吉爾伯特(Herbert A. Gilbert)在一次散步中突發奇想,打算用蒸氣來取代燃燒菸草產生的煙。

老婦親切待人誠懇 卻天天臭罵自己媳婦:以前我也是這樣被罵過來的!

老婦親切待人誠懇 卻天天臭罵自己媳婦:以前我也是這樣被罵過來的!

「我婆婆動不動就吆喝我,我那丈夫又怕他老母,我每天做得好累,現在換我當婆婆了,我當然要管一下媳婦阿!我覺得媳婦過得很涼,這樣我好像很可憐。」阿婆接著說。

誰偷走了班費?校園霸凌核心「尋找代罪羔羊」 推給班上名聲最差的人

誰偷走了班費?校園霸凌核心「尋找代罪羔羊」 推給班上名聲最差的人

霸凌的核心,是在一個集體中尋找「代罪羔羊」。大家把整個團體裡最糟糕、最脆弱的部分,放到這個人身上。

公主病同事「蝦都扔給別人剝」!全身昂貴奢侈品 走進她家桌上堆泡麵碗

公主病同事「蝦都扔給別人剝」!全身昂貴奢侈品 走進她家桌上堆泡麵碗

生活中,公主病主要表現為性格方面的缺陷,或人際交往方面的障礙。這樣的人看起來自尊心很強,自我意識很強,實際上並沒有「自我」,因為她的自我完全取決於「他人的視線」。

拼出親情輪廓《寂寞裁縫師》 身邊最近的孩子往珍貴卻不受重視

拼出親情輪廓《寂寞裁縫師》 身邊最近的孩子往珍貴卻不受重視

父子擠在狹小的車內,想說的話再也憋不住,於是彼得開始抱怨小時候玩的所有玩具,都是正牌玩具的次級替代品,似乎暗示自己也是失蹤哥哥比較差的替代品,不是父親最想要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