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刺青」害女孩被樹精附身!ㄎㄧㄤ道士成功收服:煮當歸湯吧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太精彩了吧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及民俗說法,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文/命玄

*續上篇*

面對迎面而來的佳潔跟樹精,我將劍一打橫,橫拍於其胸前,右手一震劍引七星劍訣為令,盪開了向我圍襲而來的枝藤,左手直取其咽喉,將枝影盪開後右手將劍甩在一旁沙發上,並劍指取其膻中穴。只見樹精一拱身,好向觸電一般退回床上。周遭的五位朋友都傻眼了,壓根來不及反應,但這下,換我扼住其咽喉,不放他走了。

「我說,你走不走?」我聲音沉悶,但飽含著的怒氣誰都聽得出來。誰叫這廝早不吵晚不吵,偏偏在我跟老婆吵架吵到一半的時候吵?這他媽叫白目。

「我不要!這身體這麼好,我為什麼要走!」樹精眼見傷不了我,便開始撕扯著自己的身體、臉、嘴,活像是要將自己的臉扯爛或將眼睛摳出來一般。

在來之前已經聽過原委,我根本懶得聽祂那些廢話,扯著祂的喉嚨直接把人整個提起來,反手扼住,右手再將劍取回來架在祂喉嚨上。

「我說,你他媽滾不滾?再不滾我就剁了你煮當歸鴨。」當然,這句話是在祂耳邊輕輕的說,沒有大聲說出來。然而,樹精撕扯自己的行動定格了一下。

「我不……我不要。這身體這麼好,我好喜歡,我好喜歡她,我要這身體!啊啊啊啊啊!你是誰,你到底是誰!」說著,樹精又開始掙扎,不過這次卻試圖反手往我臉上撓。

「很好,不滾是吧。」我也沒有要解釋的意思,就這樣死死的扼住祂,「天地玄宗,萬炁本根,廣修萬劫,證吾神通……」

「住手,你快、把她掐死了……不能……呼吸……」樹精抓著我的手腕試圖要我放開。但是你當我白癡嗎?老玄我抓鬼一流,揍人也是一等一的,我只是把你脖子固定住就快掐死人了?真的放你跑了我才他媽蠢。

「萬神朝禮,役使雷霆,妖鬼喪膽,精怪亡形。內有霹靂,雷神隱名,洞慧交撤,五氣騰騰……」我一邊唸,祂一邊漸漸失去力氣,就這樣,等我唸完最後一句時,祂徹底癱軟,暈過去了。但我知道,這只進行到一半。
▲崩潰。(圖/免費圖庫pakutaso)
「把她壓制住,我去拿個東西。」我放下徹底癱軟的佳潔,轉頭對阿克跟在一旁看傻的阿昇說,接著便轉身去開我的箱子,取出已經準備好的符紙。

就單單這短短的幾十秒內,「佳潔」又開始掙扎了起來,那力道之大,差點把阿克跟阿昇掀翻。見此情景,我只好將符紙掏出來後拿給身旁的老婆。

我四處尋找剛剛割開手腕的刀片,但偏偏就在危急的時候找不到,無可奈何的情況下,我只好將傷口湊到嘴邊用力一咬,將剛剛癒合結痂的傷口給重新咬開,可能是咬得太用力了,這次血汩汩流出,我反身又跳回床上,直接抓住「佳潔」的頭,另一隻手壓著祂的脊梁。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滾、不、滾!」我壓低聲音,如果不是知道我其實是在驅邪,單就這畫面,一般人應該會以為我是威脅人的黑社會吧。

「我不要啊啊啊……!!!」佳潔開始撐著身體將我用力往上頂,如果不是我用身體壓著,我毫不懷疑祂會直接將「佳潔」的身體給折斷。

「快,把我剛剛拿出來的符紙燒成符水。」我一聲大吼。還在看戲的眾人如夢驚醒,迅速的照辦。而我則是用右手沾滿左手溢出的鮮血,一巴掌糊在佳潔的印堂、兩頰以及下顎。

「北方玄天,杳杳神君。億千變化,玄武靈真。騰天倒地……威鎮五嶽,萬靈咸遵。鳴鐘擊鼓,遊行乾坤……」隨著經文頌出,樹精掙扎得越來越用力,似乎是解除了腦內的限制,直接將我頂了上來。一轉頭,那血紅的眼睛直勾勾的,滿含著怨忿的盯著我。

而我抓住祂頭髮的手,也在糊上鮮血之後改抓住頸後,卻沒想到好似抓住了祂的弱點還是什麼的,祂叫得更用力了,同時剛剛掙扎的強大力道也減弱了不少。我一扯,發現佳潔頸後竟有一塊植物刺青。

原來,當初去桃園時,那間宮廟確實有將樹精趕走,但百密必有一疏,佳潔身上的植物刺青已經影響了那次的作法而不自知,進而導致樹精遁去,現在又重回這副肉身。

「符水呢?快點!」看著那憤恨的雙眼,老玄我一點也不聳的瞪了回去。老子連神明都敢頂撞,會怕你一個區區樹精在那邊給老子假鬼假怪?

「你到底是誰?你要幹嘛?為什麼要管我的事?」哈,終於肯溝通了,不過現在也已經輪不到你說話了。

「聽說你是從花蓮來的。從那裡來還不知道我是誰?當初我在花蓮讀書的時候,搞風搞雨也搞了不少事啊。」我語帶嘲諷的回著祂。

「你是……」祂稍稍瞪了一下眼睛,但話還沒說完,我咒已經唸完了。

「收捕逆鬼,破碎魔軍。除邪輔正,道氣常存!」唸完,家潔又再次全身癱軟,不過這次倒是看得出來不是假裝的,而是真的快不行了。

「教你個乖,回去跟他們說,老子現在轉職是職業的了。」語畢,我伸手接過已經燒好的符水,並扯著祂的頸後半倒在我的手臂之中,並朝著全然暈過去的祂舉起那碗符水。

幹嘛,以為我要灌她喝?還是嘴對嘴餵他喝?等等就會被在場其他人加我老婆揍了吧!符水這玩意兒喝多了,拉肚子都算輕的,我只是喝了一口之後吐在「佳潔」臉上。

只見佳潔又慢慢甦醒,異常虛弱的回了我一句「好,我走」之後,又再度暈了過去。此時我眼疾手快,迅速將剛離身的樹精用葫蘆給吸了回來。嘿,剛剛要你走你不走,現在要走沒那麼容易。

過了片刻之後,佳潔終於醒了,她醒來的第一句話竟然不是對我說,而是對著她的經理說:「經理,你剛剛打我那兩巴掌好痛。」

原來剛剛在我來之前,佳潔的經理為了驅趕她體內的樹精,竟然重重的呼了祂兩巴掌。那時真正的佳潔還是有記憶的,不過記憶最後在撲向我的那一刻徹底斷線。

不是說呼巴掌沒用,而是要看狀況使用,一般卡到或剛附身是可以用,但是這種明顯已經上身許久的就別用了吧,只會更加激怒對方而已。

佳潔沒多久就開始嘔吐。我也是不鹹不淡的說,她大概還要吐個三天左右吧,並要求佳潔將身上的刺青給改掉。最後我老婆雖然有給阿克他們打折,也同時跟他要了最高級免費護髮一次。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至於那隻樹精後來怎麼了?我只能說,當歸雞湯真的很好喝……哈哈哈,是帶回去修行啦,我還沒那麼殘忍。

不想錯過新文章?快來訂閱命玄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男試鞋直接往門口跑...店員嚇壞 轉身回來:測效能啦緊張啥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