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衝花蓮惹到「拍咪呀」!女瘋狂撞牆吐童音:我喜歡這具身體

命玄/

其命本玄,天生道士,In fact I’m a actor

點評:好可怕

※本篇為【小檸檬】專欄投稿者經歷,涉及個人觀感及民俗說法,請斟酌閱讀。
※內文皆使用化名。
※職業:我是道士

文/命玄

不知道大家是否曾經在網路上看過一些中邪影片?雖然老玄經歷過很多次了,但第一次知道,原來這種事在別人眼裡看起來是那樣的可怕。

2018年10月14日清晨三點,當時老玄我還沒睡覺,而且還在唸我老婆說怎麼又去買TR相機……當我念到一半,阿克來了電話,他是我老婆的髮型設計師,老婆拿起電話說沒兩句。就把手機遞給一臉懵逼的我。

「喂,阿克,怎麼了?怎麼這時間打給我?」我十分的不解及疑惑,已經好久沒有人打這麼突然的電話給我,快半年了吧。

「老玄,你不是會處理中邪的事嗎?你可以幫我看看我朋友他女友怎麼了嗎?能幫忙處理嗎?」阿克的聲音略帶緊張,感覺好像真的發生什麼事一樣。

「嗄?我是會啊,怎麼了?」中邪,這聽起來就有點給他麻煩。

「是這樣的。你記得吧?今年年初一個朋友阿昇跟我一起去給你算命,就是他女友佳潔啊。佳潔她忽然中邪,上個月發作過一次,帶去給桃園某宮廟處理,但現在又發作一次。你能過來一趟嗎?」阿克聽起來有點著急。我原本也想馬上過去,但是他一說地點我就……

「土城?我住新店耶。」太遠了吧!

「沒事,我過去載你。」也好,開車比較快。

「阿克,你開車嗎?」我老婆忽然插進一句話。

「沒啊,我騎車。」……當我沒說。

「你先錄影,我看一下狀況是怎樣。」

阿克傳來了一個7秒的影片。當事人一直哭,哭得像小孩一樣。我一看,這不對,有問題,但是就這七秒看不出來問題的嚴重性,於是我要阿克再傳一段長一點的影片,並且問他幾個問題,「你是誰」、「你要幹嘛」。

有預感事情不對的我,已經開始收拾東西。果然阿克再次傳來的影片中,佳潔瘋狂的甩頭想去撞牆或撕扯自己,而阿昇一直試圖壓制他,但很明顯幾乎壓不住,阿克的聲音則是出現在螢幕外。

「你是誰?你這樣不會有好處的,我可以幫你解決。你為什麼要在他身上?」阿克完美傳聲,而「佳潔」也一邊瘋狂的掙扎邊回應。

「解決什麼?我喜歡她啊!因為我喜歡他啊,喜歡啊,我要她,很喜歡啊,很喜歡很喜歡啊!呵呵呵,我就是喜歡她!」就這樣,影片在佳潔不斷的掙扎、鬼叫、狂笑跟「喜歡她」裡中斷了。

「老婆,收拾東西叫車,我們現在立刻出發。」

在等車過程中,決定還是先畫幾張符備著。沒多久車到了,我們上車之後一邊趕路一邊聽阿克說事情的原委。
▲▼鬼,靈異,恐怖,女鬼,幽靈,驚悚(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靈異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以下為阿克視角:

說真的,雖然我認識老玄跟他老婆好一陣子了,但我沒想到我竟然會有一天會像這樣忽然需要請求他們。

上個月佳潔第一次發作的時候,那次我們去外面唱K,然後喝了點酒,接著在車上佳潔忽然大哭大叫起來,並且瘋狂的掙扎、傷害自己。我記得,那次也是在大概凌晨三點左右開始的。

當下嚇得我們幾人急忙將他壓制住,我們問他為什麼要傷害自己、不會痛嗎之類的。一開始我們以為他只是喝多了,但祂開口的第一句話就讓我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佳潔」用一種稚嫩的語氣說:「沒關係呀,反正我又不會痛,是她會痛啊。」雖然佳潔平常說話也會帶點鼻音,但這個,根本是小孩的聲音。

話音剛落她就繼續掙扎,用很大的力道撕扯眾人及自己,給人的感覺就好像真的失去了痛覺,三個男的車上差點壓不住祂。接著,祂的上司也到了,上司企圖與祂談判,但根本沒用。祂不接受任何的條件,開口就是要佳潔,並且要眾人不要管祂。

就這樣從三點一路折騰到凌晨五點半,佳潔才像突然被拔去電源一樣,毫無徵兆的昏過去。十多分鐘後她轉醒,卻已經不記得剛剛那兩小時發生了什麼事,也不記得自己要去哪,上司怎麼會來。

天亮後,上司將她帶去桃園某宮廟請人處理。這桃園的宮廟一開口就說出了佳潔這幾年去過花蓮,佳潔也承認她去了某條溪邊玩耍後,在旁邊的工地旁看到了一顆被鋸倒的巨樹。宮廟的人接著說,這棵樹原本要成精了卻被鋸倒,因此心中十分不甘,加上佳潔的體質十分容易被上身,於是就附在她身上。
▲▼大樹示意圖。(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大樹示意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而在近期,樹精不僅恢復了力量,同時因為佳潔跟阿昇新搬的地點也屬陰。樹精想要更進一步的話,就要取得肉身,於是乎便在佳潔精神變差時(熬夜通宵或喝酒後)上了她的身,想藉由使肉體痛苦的方式來摧毀佳潔的靈魂,進而霸佔這具肉身。

那間宮廟當場就收了這樹精,但似乎,後來又讓祂給跑了。今天晚上,佳潔一樣唱歌完回到家中,樹精又試圖奪回這具肉身。但讓我奇怪的是,佳潔這次狀況似乎時好時壞,糟的時候攻擊自己及旁人,好的時候會平靜下來,但又一直像小孩一樣啜泣,認不得周遭的人,弄得我們一頭霧水。

就在我們向「祂」提出老玄的問題的時候,祂突然爆發了。我人已經到樓下等老玄的車,還能時不時聽到樓上兩男一女跟佳潔所發出的吵鬧聲。

但是隨著一輛計程車靠近,樓上的吵鬧聲卻停了。正當我滿頭問號時,老玄跟他老婆下車了。老玄拎著我沒看過的長劍跟一個大箱子,問明幾樓後就往樓上跑,扔下我等他老婆,而他老婆看到我的第一句話竟然是……

「阿克,謝謝你救了我,我老公剛剛還在唸我。」

--

我不得不說,這該死的16公斤箱子真的很大又很重,阿昇家住在5樓又沒電梯,但現在是救人時,管不了那麼多。我喘著氣趕到5樓,一股割草後的青草味帶著腥臭的味道竄入我的鼻中。一按電鈴,我一邊開門、一邊掏出小刀深深劃破我的腕內。

「人呢?」入屋後我看著阿昇,接著看到安靜坐在床上的佳潔,或者說樹精。

「你是誰?」樹精問道。嘿,我還沒問,祂倒先問起我了?

「我才要問你是誰!叫什麼?要幹嘛?」我臉帶殺氣的問,光說完這句話我的手就已經按在淌血的口子上了

「我不知道啊,我幹嘛告訴你。」樹精還在嘴硬強撐,身體微微向後,想蒙混過關。但這樣就讓你混過去,我還是陰陽道師?

「我告訴你,這身體不是你的,滾,出,去!」我說完已經站在祂的面前,冷漠的盯著祂。不到一分鐘,祂似乎也終於承受不住這種壓力。

「啊啊啊,我不要!這是我的,我喜歡她!!!」隨著尖叫聲響起,那股腥臭味忽然潰散,如枝椏的虛影朝我急刺而來,而「佳潔」也朝我撲來。

我是行走兩界,代天巡狩的陰陽道師──命玄。面對即將脫身進入下個階段的樹精,我該怎麼處理?我又該怎麼在不會過度傷害佳潔的情況下救下她?這種打不過就傷害自己的法子該怎麼解決?

(待續)

不想錯過新文章?快來訂閱命玄

▲▼小檸檬徵文用圖

鍵盤小檸檬臉書社團 快加入聊聊你的工作奇葩事!

鍵盤小檸檬 長期徵集來自各個特殊職業領域的駐站作家!你是特別領域的達人嗎?你有別人沒有過的職業經歷二三事嗎?不論是有趣的、新奇的、爆笑的、感人的、恐怖的,歡迎和我們分享你的職業小故事!歡迎來信r4517@ettoday.net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