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病後才後悔!「逐蟲者」上網邀多人派對:拜託讓我得愛滋

我覺得有點不懂QQ

文/深海大花枝

愛滋病自從出現在人類社會以來,就承受了許多汙名。但不管怎麼說,我們很難想像一個身體健康的人,會自願、甚至瘋狂地渴求得到疾病。曾經有一群人自稱是「逐蟲者」(Bug Chasers),而他們追逐的「蟲」,就是指愛滋的HIV病毒。

▲▼             。(圖/免費圖庫pxhere)

他們甚至把願意與自己發生性行為、傳來愛滋病毒的帶原者稱為「送禮者」(Gift givers),有些逐蟲者甚至會上網尋找送禮者、甚至試著邀請一場「多人派對」,好讓過程能夠順利。

這些人會希望自己能成為愛滋病的一份子,最主要的原因是:團體中的自我認同。

CNN曾訪談這些人,網路上也有關於他們的紀錄片《禮物》,由於是公益性質,YouTube上就可以直接看到全片。而幾乎每一個受訪者都說,他們很害怕「跟朋友不一樣」。

其中一位受訪者卡姆(Diary Cam)說,當許多朋友都已經是愛滋患者的時候,他怕自己沒有愛滋會顯得自己「不夠開放」,他擔心這會讓朋友們和他相處時不自在、甚至覺得掃興。

「如果公開談論愛滋病,那整個派對的氣氛就會變得很奇怪......沒有人會想被別人說自己有病,或是有什麼問題。」、「等我終於也得了愛滋之後,我才覺得鬆了一口氣,我終於和大家都一樣了。」他這麼說。

▲▼             。(圖/免費圖庫pxhere)

逐蟲者「流行」的時候其實已經是十幾年前,但那時候,這個觀點正在少數的群體中發酵:「獲得愛滋,才是真正成為團體一員的標誌」。擁有疾病標示出「我和其他人不一樣」,反而成了一種自我認同的一部分。(但也別急著覺得太誇張,美國的「兄弟會」入會還有更多匪夷所思的呢......)

對於那些年輕的同志來說,HIV病毒的檢測結果是陰性,反而在人際相處上成了一種阻礙,讓你無法離開「他者」的身分。所以他們才選擇「逐蟲」,藉此真正成為小團體的一員。

據說,除了這個原因之外,還有些逐蟲者是因為內疚,而開始「逐蟲」。畢竟如果你絕大多數的朋友都是愛滋患者,你卻「獨善其身」,就會感受到一股被排擠般的自責:「或許我不應該過得這麽舒服,應該和所有人一起分擔痛苦」。

▲▼             。(圖/免費圖庫pxhere)

2006年,有一份關於逐蟲者的論文,指出即使逐蟲者與送禮者都是真實存在的角色,但他們並沒有意圖要傳播HIV病毒。

在紀錄片《禮物》裡,則有受訪者在鏡頭前哭泣:「我以為我只是可以享受性行為。我不知道我的變化會這麼......沒有人告訴過我。」另一個受訪者說,當逐蟲者幻想自己得到愛滋的時候,他們關注的是好的部分:獲得認同、變得特別。他們並未幻想那些痛苦的方面,或是萬一自己沒有錢購買愛滋藥物了,接下來會變得怎樣。

其實,愛滋自從出現在人類社會以來,人們對它的觀點一直在改變。即使它依然有許多汙名,但比起最早那種絕症般的恐慌、逐蟲者時代的過度樂觀,人們對愛滋的看法,或許會隨著時間過去越來越趨於中立吧。

▼《禮物》完整影片。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weixin]

關鍵字: 深海大花枝生活愛滋感染HIV逐蟲者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最新留言

推薦閱讀

蛤?「精肉和牛扭蛋」沒有極限,整盒鮮肉掛著走時尚爆表~

蛤?「精肉和牛扭蛋」沒有極限,整盒鮮肉掛著走時尚爆表~

日文裡有個縮寫流行語叫做「誰得」,意思是「有誰會想要這種東西啦」(誰が得するんだよ)!這種莫名其妙的東西在日本實在是太多了,今天這個扭蛋也是讓人想要大喊一聲誰得,那就是~精肉舖扭蛋!

味道都飄出來了!惡趣味轉蛋「花式玩大便」 坨狀、條狀任你選

味道都飄出來了!惡趣味轉蛋「花式玩大便」 坨狀、條狀任你選

許多「互動遊戲型」的轉蛋,例如足球盤或是籃球、棒球盤等,也有少女系的疊疊樂小物、組合小房間等等的,在轉蛋界算是實用度比較高!(其實好像也不太實用XD)

山中遇「記憶停在小學」失蹤好友 穿梭廢棄村不斷叮嚀...別回頭

山中遇「記憶停在小學」失蹤好友 穿梭廢棄村不斷叮嚀...別回頭

村子裡大多都是廢屋,有的廢屋門口上都是暗紅色液體潑灑的乾涸痕跡,讓人毛骨聳然。而窗戶不時出現妖異的眼睛一眨一眨的,讓我好幾次想掙脫津田的手逃開。

「再不開門就讓你死」悍女半夜4點急找砲友 對方不接電話,她放火燒屋

「再不開門就讓你死」悍女半夜4點急找砲友 對方不接電話,她放火燒屋

雙方約好在男方家共度一晚,Taija打扮得美美的去了,但由於當時已經是半夜四點,男方等著等著,不知是睡死了,還是什麼原因,不論Taija在門外、窗外怎麼喊呀,他都沒有打開門迎接Taija....

穿破鞋被霸凌 窮學霸打死不退奪諾貝爾獎 一生豪得16項榮譽博士

穿破鞋被霸凌 窮學霸打死不退奪諾貝爾獎 一生豪得16項榮譽博士

有時在逆境中成長的孩子會比其他人更有韌性,沒有因為挫折而倒下,沒有因為遭受霸凌而放棄,布拉格穿著破皮鞋努力向前進,並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

不忍腦瘤女病房度童年 父母舉家遷「腳踏車天堂」造溫馨復健家庭

不忍腦瘤女病房度童年 父母舉家遷「腳踏車天堂」造溫馨復健家庭

喬妹讀幼稚園中班五個月後,就因為腦瘤而開始漫長的治療之路,即使現在已經國小四年級了,但完整的學校經歷就幾乎只有那五個月,沒有什麼朋友,也漸漸習慣了一個人玩。

每喝一瓶=把吸管插進海龜鼻孔!台師生設計「警世包裝」拿下紅點大獎

每喝一瓶=把吸管插進海龜鼻孔!台師生設計「警世包裝」拿下紅點大獎

「D&A Lab」師生也以此參加德國紅點品牌及傳達設計獎(Green Product Award 2019),他們代表台灣和約50個國家、上萬件作品競爭,最後獲得評審肯定,拿下獎項!

陰陽眼在醫院工作! 撞見「長髮妹子」守在病房 同事居然不信邪

陰陽眼在醫院工作! 撞見「長髮妹子」守在病房 同事居然不信邪

我跟同事七嘴八舌的說:「未免太可怕了吧!還好我們下班天亮了,不然真的會嚇死!」「你未免太大膽了,還敢回頭看,要我就油門催到底,趕快回家。」

湯鎮瑋│0821開運農民曆│日逢正月破日不宜諸吉事

湯鎮瑋│0821開運農民曆│日逢正月破日不宜諸吉事

湯鎮瑋農民曆2019已亥豬年豬事大吉開運農民曆

盲人的夢境和我們哪裡不同? 他們長期活在危機中 噩夢機率也高4倍

盲人的夢境和我們哪裡不同? 他們長期活在危機中 噩夢機率也高4倍

一般人的夢,都是由腦中的潛意識勾勒出畫面、情節,但大家有想過一個問題嗎?如果是失明者,他們腦中的夢,會是怎麼樣的呢?

靈異影片曝光!正妹誤住猛鬼病房 目擊驚悚畫面...179萬網友嚇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