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的心軟比拳頭更可惡」未婚媽攜子改嫁遭家暴 忍痛捱打求避風港

紅豆Q粉粿/檸檬茶水小妹

用「有溫度的文字」譜出最暖心的視野。

點評:母親的心軟可能會害死自己呀…

文/紅豆Q粉粿

(本文為讀者匿名投稿,為保護當事人,文中將以化名以及第一人稱筆觸處理,敬請見諒。)

「我要告死你這個逆子!」昨晚踏出家門時,這句話和餐桌上的玻璃杯,一起朝我的後腦杓飛過來。

這場悲劇要從我六歲時說起。

打從出生以來,我就沒見過親生爸爸,媽媽說他死了,要我別多問。在我三歲之後、開始有記憶以來,一個全身刺青的叔叔,經常進出我家,第一次和他互動,他咧起嘴角笑瞇瞇地捏我的臉、稱讚我可愛,但我卻對他那滿嘴的檳榔味感到厭惡。

▲▼家暴。(圖/免費圖庫pxhere)

隨著我逐漸長大,他進出我家的頻率更加頻繁了,到後來直接住下來,然後媽媽叫我學著自己睡客房,再到後來、也就是六歲那年,媽媽要我改口叫他一聲「爸爸」,於是,我有了繼父,一個全身刺青、沒有正當工作、滿嘴髒話,偶爾還噴出檳榔渣的…繼父。

媽媽和繼父再婚的頭幾年,家裡的氛圍看似相當幸福,他們看似恩愛,經常在我面前卿卿我我,我總看得不舒服,不用他們趕,我就會躲進房間裡。

但在小學五年級時,有一天放學回家,我還沒開門,就聽見媽媽哭喊著,「你怎麼能這樣對我!在外面搞女人!你說過要讓我幸福的!」令我訝異的不是母親崩潰的模樣,而是繼父從那天開始,從一開始溫柔體貼的好先生,變成家暴加害者。

▲家暴,家庭暴力,暴力,揍人,感情,兩性,戀愛,恐怖情人,受虐婦女,性侵(圖/記者徐文彬攝,示意圖非當事人)

繼父完全不在意媽媽的感受,經常外出喝花酒,酒錢都從媽媽的皮包裡拿、櫥櫃裡翻,喝醉到家,就打媽媽、打我,打累了就趴在沙發上呼呼大睡,我和母親則聽著他如雷的鼾聲,靜悄悄地躲進房間裡互相擦藥、安慰、擁抱。

這樣可怕的情況維持了好幾年,繼父心情不好時,就罵我,說我是雜種、罵媽媽是髒女人、黏著他不放;心情好時,就主動黏著媽媽,嘴裡說盡甜言蜜語,稱讚媽媽是他此生最愛的女人,接著媽媽心一軟,便又從包裡拿錢給他、讓他出門喝花酒,等他喝醉了回來,我們又挨揍。

▲▼家暴,家庭暴力,暴力,揍人,感情,兩性,戀愛,恐怖情人,受虐婦女。(圖/CFP)

我實在受夠這一切!受夠母親當洗碗工、清潔工賺錢養繼父,給他錢喝花酒,受夠我們母子倆每天挨打。我決定離家!我告訴媽媽,打工幾年下來,偷偷存了一筆錢,要她和我一起出去租個小套房住,離開這個暴力的繼父,不,應該說是米蟲才對。

沒想到母親竟對我說,「你怎麼這麼不孝!他是你爸爸,他照顧我們、給我們一個完整的家,這麼多年了,你怎麼還是不喜歡他。」

媽媽說的這番話像一團迷霧,我完全無法理解,什麼叫照顧?什麼叫給我們一個家,不就是每天挨打嗎?我氣地對媽媽說,「你知道嗎?比起他的拳頭,妳的軟弱更可惡!妳明明可以救自己、救我的!有需要依靠他嗎?」

我哭著勸了、好聲好氣地勸了,勸了三個多鐘頭,要媽媽跟我一起走,趁爸爸當晚又出去喝花酒,趕緊離開,但母親像顆頑固的石頭,屁股黏得緊緊,死也不站起來。

好巧不巧,我和母親的對話,被提早回家、沒喝醉的父親,站在玄關全聽見了!

▲性侵,暴力,家暴,性愛,性交,做愛,拉頭髮,瓶子,腿,賣淫,性工作者。(圖/視覺中國)

他一進門就給我一記耳光,看他那滿臉的皺紋、站不穩的步伐,這些年他也老了,但打我和母親的力氣卻一點也沒減弱,最後我絕望了,我轉頭告訴母親,「有事情打電話給我。」接著就衝出家門了。

「他X的!養大這雜種真是我的不幸!我要告死你這個逆子!告你棄養!」

我的故事說到這裡,但各位別擔心,我不會放棄的,我已經夠強壯,我會帶我母親離開、守護她。只是希望藉由我的例子告訴更多家暴受害者,「心軟,絕對喚不回加害者的良心!」

(若諸位讀者有和憂鬱、親子溝通、家庭關係相關的議題,歡迎讀者投書給粉粿,倘若你願意,我們可以一起討論,當然,可以匿名,以保護當事人為原則。)

本系列徵稿為讀者獨家授權匿名刊登,為保護當事人,嚴禁轉載、摘錄、改編。

更多相關文章…

你以為孩子長大會忘記?這篇研究真相送給「施暴的父母們」
拿刀追喊「我是你媽」!異鄉女離家6年患重度憂鬱,每天哭嚎驚醒

延伸影音...

VIA 讀者匿名投書

溫度的文字,能讓世界更美更有趣歡迎來找粉粿玩~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狗踹路人倒地!機車恰巧經過 騎士「閃避點滿」繞過險爆頭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