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刀追喊「我是你媽」!異鄉女離家6年患重度憂鬱,每天哭嚎驚醒

紅豆Q粉粿/檸檬茶水小妹

用「有溫度的文字」譜出最暖心的視野。

點評:真實故事。

文/紅豆Q粉粿

(本文為讀者匿名投稿,為保護當事人,文中將以化名以及第一人稱筆觸處理,敬請見諒!)

從小,我就特愛看美劇、美國電影,西方社會家庭以「愛的教育」為主,父母之於孩子,不打不罵,且希望讓孩子的身心發展快樂又健全。

然而,焦點轉到我的家庭,是完全相反的。

▲▼家暴。(圖/免費圖庫pxhere)

我的母親,正是所謂的「虎媽」,個性強勢,完全不信「愛的教育」這一套,她曾講明,「愛的教育都是狗屁,孩子不打不會乖、不會長進。」所以從小,我幾乎是照三餐挨打的。

舉例來說,拿著98分的考卷回家,照樣被水管抽打,少一分一下;吃飯筷子掉地上,一個巴掌就飛過來;放學回家不乖乖寫講義,就罰寫到天亮不准睡;測驗卷不會寫,就罰跪到天亮;頂嘴、說了媽媽不愛聽的話,遙控器、花瓶、碗…各種堅硬的物體,隨時都會朝後腦飛來,哭出聲音就再打;成績單少一個「優」,10支衣架綑成一束就會落在我的手心,至今都有疤;甚至被拿刀追過、衣服被剪破丟光。

▲▼家暴,性侵,女童,少女,暴力,受虐。(圖/CFP)

「敢哭給我試試看!」
「生你不如生一條狗!」
「沒有用!廢物!」
「我上輩子是造什麼孽生出你這種垃圾!」
「你怎麼不去死啊!」

這些話語,都是我的媽媽經常對我飆罵的句子,有時候我被弄糊塗了!心想到底是哪裡做得太差,或是我根本不是媽媽生的?她對我怎會如此厭惡呢?

小學六年,我都是拿模範生獎、全班第一名,直到國二開始,因為數學理化真的太難,我察覺自己是文科的料,所以成績從頂尖落到中段,但她解讀我是交了壞朋友,殊不知當時連跟朋友去圖書館,她都禁止,我哪來有朋友?

有天,我看了電視裡親子專家的建議,「文字溝通有助於親子關係。」所以寫了封家書夾在辭海字典裡,打算找機會拿給媽媽,想用卑微地語氣詢問她,是不是我哪裡做得不好,你才這麼討厭我?

▲男童,男孩,小學生,暴力,家暴,體罰,責備,校園暴力,懲罰。(圖/CFP)

結果不小心,讓媽媽先發現那封家書了!她當下氣得拿著家書衝到學校裡,請老師把正在午睡的我單獨叫出來,在安靜的圖書館裡、在班導師面前衝著我飆罵,「老師你看看有這種小孩嗎?她說想死、想自殺,是在威脅我是不是?有這種不孝順、忤逆家長的小孩嗎?」

老師看了家書,再看了我一眼,用溫柔且關懷的眼神,示意我先回教室,我知道老師了解我的個性,她知道,那是一封求救、對媽媽敞開心的家書,但卻被媽媽解讀是「恐嚇信」。

我不知道後來班導師跟媽媽說了什麼,但可以知道班導也幫不上忙,因為那天放學,沒人來接我回家,我自己沿途走著,心想回到家肯定又是場腥風血雨,果不其然,我被鎖在家門外了…

某天深夜,哭著醒來躲在廁所裡哭,爸爸聽見了把我叫到關著燈的客廳,我哽咽用氣音問著爸爸,「我到底做錯了什麼,媽媽為什麼對我這樣?」爸爸只是無奈地說,「媽媽只是刀子嘴、豆腐心,你要體諒她。」

「那這些年來,我漸漸地長大,誰來愛我、誰來體諒我呢?」我在心裡這麼反問,往後每當我被媽媽打到、辱罵到躲起來哭,爸爸都是給我一樣的答案。

▲▼家暴。(圖/免費圖庫pxhere)

漸漸地我明白了,媽媽太強勢,我太懦弱,是我自己不好、不夠強、不夠獨立。

高三畢業那年,選填的六個志願中,我偷偷地填了一間北部學校,當時母親完全不管我,她覺得我既然不是念台大的料,就是廢物、讓她丟臉,所以後來她放棄我了,不再與我交談。

當時我知道,自己的成績絕對可以錄取那間北部學校,我把希望寄託在那一個校名欄位裡,心裡默默乞求老天,「拜託老天爺讓我離開這裡,再不走我會死。」幸運的事(在父母看來是絕望的事)發生了,六間志願我只上了那間北部學校。

後續,我順利地離開家鄉、到台北過一個人的生活,大學四年,媽媽要求爸爸不准給我零用錢,我白天上課、晚上打工,火鍋店燙傷手、拉麵店被偷錢…這些過往都不算什麼,「我要趕快讀到畢業、獨立賺錢,不再依靠家裡,就能擺脫媽媽。」我這麼告訴自己。

一直到現在,我不曾再回家鄉,即使回去,我也不過夜,一心想回台北,和媽媽在同一個空間呼吸,我緊張地快窒息,手指都被自己摳破皮了。

高度敏感、看別人臉色..作者戳破原因 也許你早被父母「精神虐待」(示意圖,與本文無關/免費圖庫pixabay)

但,出乎意料的是,我在近幾年確診憂鬱症,每天入睡後,媽媽從前打我、瞪我、揍我的場景,不斷在我腦海出現,大腦像是故意折磨我似的,不讓我擺脫這些恐怖回憶,有時,和主管、朋友、同事對話,我彷彿都聽見媽媽在我耳邊痛罵我「廢物、沒用」。

每一天,我都準時在凌晨4點40分清醒,雙眼就這麼睜開了,後來我回想,那是某一次段考前的夜晚,媽媽逼我寫完整本數學測驗卷才能睡,當時寫到4點40分,不小心打嗑睡,後腦杓被媽媽直接用力巴了一下,我驚醒。

現今,憂鬱症越來越嚴重了,失眠、自殘、睡眠中斷、無端哭泣、人群恐慌、厭食…這些症狀像揮之不去的童年記憶,日日夜夜荼毒我。

虐待,兒童,受虐,家暴(圖/視覺中國CFP)

呼~我哪來的力氣,把這些經歷通通寫出來呢?但,我只是想告訴所有父母,你們對孩子的一言一行,都有可能影響他們一輩子,切勿以為,「孩子長大就會忘記。」也請不要自私地傷透孩子後,要他自我療傷。

你真的「愛」你的孩子嗎?
你真正了解你的孩子嗎?
你的孩子是自然而生的新生命,不是你的附屬品,更不是你的出氣包。

全文結束。

(若諸位讀者有和憂鬱、親子溝通、家庭關係相關的議題,歡迎讀者投書給粉粿,倘若你願意,我們可以一起討論,當然,可以匿名,以保護當事人為原則。)

本系列徵稿為讀者獨家授權匿名刊登,為保護當事人,嚴禁轉載、摘錄、改編。

延伸影音...

VIA 讀者投書

溫度的文字,能讓世界更美更有趣歡迎來找粉粿玩~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經過門就忘記上秒打算做什麼... 不是失智而是「換位效應」造成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