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捷運腿開開」是男權侵略? 別混淆尊重旁人的初衷

老派假文青/榨檸檬小妹

喜歡文字、影像、音樂,台北文青女孩和嘻哈男孩融合體,但不潮也沒啥氣質,我不合時宜..

點評:尊重呀。

文/老派假文青

男性開腿(manspreading)是近幾年的熱門話題,女權主義者定「男人在交通工具上開腿」為罪,視為父權對社會的侵略。

前幾日,一名俄羅斯法律系女學生Anna Dovgalyu,以行動表明對「男性開腿霸權」的不滿,她準備了濃度1:5的漂白水,目標物為地鐵上的隨機開腿男子,她朝他們下體潑濺漂白水,這支影片在網路大肆流傳。

這個誇張的行徑成功掀起討論,許多人爭論著男性開腿是否為罪,回到台灣,性暴力防治倡議者、跨性別女性主義者吳馨恩,也曾撰文駁斥過男性開腿。

「根據心理研究分析,男性開腿或任何展開式的身體動作,都反映行為者的自信狀態,然而父權社會中男性更容易對自己感到自信,甚至還更可能產生自大、自以為是與自我中心等問題。若從社會分析來說,男性開腿也關乎人們對周遭的敏感度,女性因為社會壓力與人身安全問題,更容易對環境自我壓抑與感到不安,也更被要求不要侵擾到別人。」--吳馨恩〈問題不只是男性開腿,是男權擴張的縱容〉

對於這個議題,筆者認為出發點是好的,「在大眾運輸工具上注意開腿的幅度」是本意,希望人們彼此尊重,不要佔用空間,但已矯枉過正成性別爭霸。

以「男性開腿」的名稱而言,便是仇男立場的預設,雖然開腿者以為男性為主,但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可發現女性長輩開腿坐,或是拎著會占用空間的大包包、大籃子,就使用空間本質,男女都會影響到旁人,這是「尊重包容」的問題,而非男女之間的戰爭,在擁擠的密閉空間中,每個人都得為其他人多思考一些。

另外一個爭論點,空曠無人的時候是否可以開腿坐呢?

我認為可以,因為在沒有妨礙他人空間的前提下,坐姿是人類的一種自由;我反對有礙觀瞻的觀點,認為若是人人可以選擇喜愛的衣服,不論剪裁多寡、褲子長短,那為何不能開腿而坐呢?

吳馨恩寫道:「男性開腿本身對於營造性別平權、婦幼安全環境就具有傷害性,它會造成許多女性的心理及物理壓力,包含身體界限被侵犯、公共空間被壓縮等性別壓迫問題」,筆者認為這有些矯枉過正,給予男性過多的標記,如同性騷擾事件中女性駁斥著:「儘管我褲子很短、衣服很露,不代表你擁有侵略的權力」,男性在空曠時開腿坐只是種自由,不代表要騷擾女性或是侵略環境,人人都該備有危機意識保護自己,但無需產生不必要的恐慌。

「男性要開腿,確實應該先看看會不會干擾別人。女生不會碰到這問題,因為這社會一直到現在都還有許多人認為:如果你是女的,打從一開始就不該開腿,不然很難看。照康乃爾大學哲學家曼尼(Kate Manne)的說法,這就是父權的展現:社會武斷地營造了女性該有的樣子去管教女性。

假設開腿會佔用公共空間,那不管誰開腿都不好。性開腿現象彰顯的不公平之處,並不是在表面男性開腿比女性多的層次,而是在理由層次:這個社會預設了一些爛理由,去阻止女性在不妨礙人的情況下採取舒服的坐姿。--朱家安〈問題不是男性開腿,是女性為何不開腿?〉

總結以上,筆者認為「開腿」行為本身影響旁人,但已矯枉過正淪為性別戰爭,其實大家的出發點都是願社會更有包容與尊重,男與女都需要更加注意!

【來老派假文青的粉絲頁點讚~裡面給你更多溫度♡】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迪鹿DeluCat】YouTuber好賺膩?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