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車就是DJ台!《黑膠漢堡Scratch Burger》聽歌&吃飽混出嘻哈味

老派假文青/榨檸檬小妹

喜歡文字、影像、音樂,台北文青女孩和嘻哈男孩融合體,但不潮也沒啥氣質,我不合時宜..

點評:用自己的方式耕耘喜歡的文化!

文/老派假文青 #老派故事盒

說到嘻哈文化,除了饒舌音樂外,DJ也是重要的一環,依照個人品味挑選歌曲,播放給觀眾聆聽,讓所愛的音樂可以傳遞給更多人。當嘻哈遇見美食、DJ做起漢堡,一群人開心的邊唱邊吃邊哈拉,這個平台就是「黑膠漢堡」!

「黑膠漢堡Scratch Burger」是一台販賣美式漢堡的餐車,在大公司外頭設點,也在台北街頭快閃,由博文(Clancy)和奇緯創立,兩人在當兵時認識,因嘻哈文化串起緣分。現在奇緯因受傷無法久站,選擇其他辦公室工作,轉為幕後股東,餐車主要由Clancy一人運作。這次大檸檬邀請到Clancy進行專訪,聊聊黑膠漢堡背後的故事。

►走出體制的勇氣,來自一場旦夕之危的車禍。
大學一年級的母親節前夕,Clancy和朋友開車去宜蘭玩,旅途中發生了一場車禍,嚴重影響到他們的生活,直到現在Clancy腳上仍留著明顯的疤痕。這次的生死之關,讓他思考生活的意義,曾以為就讀大學可以增進自己、從中學習更多技能,但同儕間的懶散風氣只是帶給彼此負面的影響,深思熟慮後,Clancy決定走出體制,勇敢休學。

大檸檬用圖(圖/黑膠漢堡提供)
▲改變人生的一場車禍,那輛幾乎全毀的白色車子就是Clancy和朋友所搭乘的,當時他們剛結束糟糕的打零工經驗,一起到宜蘭散心。

「因為我的在校成績算蠻前面的,系主任本來想讓我打退堂鼓,但他看完休學後的短程、中程、長程計畫,就知道我不是鬧著玩的。」提早進入社會,不代表個性衝動魯莽,Clancy愛好自由,卻也善於規畫,商科練就的「企畫」專長,加上五花八門的工讀經驗,使他培養出縝密的思維與靈活的腦袋。

Clancy按照計劃,開始學習DJ,一邊打工存錢、一邊練習音樂,他的老師是2013年第一屆Redbull Thre3style DJ大賽台灣冠軍、第一位進入世界DJ總決賽的女參賽者:出身台大嘻研社的DJ RayRay。

由於RayRay是放「嘻哈音樂」起家的DJ,Clancy深深受到影響,在學習打碟之餘,也研究起音樂史脈絡。可惜的是,在他服兵役期間,DJ RayRay的事業大放異彩,迫於時間安排只能減少開班授課,於是Clancy改買相關器材,在家自主練習,鮮少去DJ教室。

大檸檬用圖(圖/黑膠漢堡提供)
▲Clancy在學習DJ兩個月後,便幸運地有了酒吧放歌的機會,圖片左邊為DJ RayRay。

多年來聆聽嘻哈音樂獲得的純粹喜悅,被賦予了知識性及專業性,Clancy更加熱愛這文化,致力於推廣。其中,「刷碟」是DJ文化重要的一環,台灣卻鮮少有人涉略,Clancy決定自學刷碟,後來這也成為黑膠漢堡的核心-英文店名「Scratch」就是刷碟的意思。

►美食是一種傳遞的中介,餐車亦是。
音樂太抽象、文化太廣泛,勢必得透過一個中間媒介傳遞所愛,「黑膠漢堡」擔任了這個角色,透過餐點包裝文化、利用文化裝飾餐點,喜歡嘻哈文化的人們會喜歡黑膠漢堡、喜歡黑膠漢堡的人們會去接觸背後的嘻哈文化,Clancy將興趣和工作結合,用自己的方式耕耘所愛的文化。

而「餐車」也是一種中間媒介,在實體店面成立以前,先採取主動式的出擊,建立品牌知名度、觸及目標客群。透過Youtube上的美國實境節目,Clancy注意到餐車生態,反觀台灣的環境裡少有特色餐車,於是產生了用它行銷的念頭。

大檸檬用圖(圖/黑膠漢堡提供)

「要怎麼穩定地被別人列入生活計劃裡」是餐車業最大的瓶頸與課題對一般人來說,「走在路上遇到一台餐車」是意料之外的事情,心裡原已預計好今天要買某家便當了,那是否要改買餐車呢?因此,創業前期的收入相當不穩定,需要身兼不同工作才能維持生計,餐車的主要功用是建立口碑。

創業中期,黑膠漢堡逐漸培養出一些固定客群,回流率緩和了經濟上的憂慮,但同業間的相互競爭、餐車瓜分原有實體店面的顧客大餅,檢舉與罰單仍是一大難題。所幸 Clancy一一化解危機, 累積的經驗讓他找到餐車的生存法則,擁有幾個固定的販售地點,不會影響到其他用路人的交通。

大檸檬用圖(圖/黑膠漢堡提供)

從事餐車業後,Clancy內心最大的糾結點,是對於「餐點精緻度」的妥協。原先黑膠漢堡的菜單有較多元的選擇,不同的主食搭配不同的內餡,完美主義的他希望產品幾近完美,每份餐點都是品牌的背書、品質的保證,但這和講求高出餐效率的餐車有所背馳,「後來我領悟到好的品牌不是追求完美無瑕,而是因形式而有所變化。」於是改良後的菜單只有雞肉和牛肉兩種選擇,兩者採用相同的內餡,節省客人等待的時間,每日限量供應;不過,Clancy的精心製作與服務熱忱依然沒變。

現在,黑膠漢堡主要的顧客是上班族,在固定的時間上停靠在固定的區域,讓朝九晚五的人們享用便當之外的新選擇;有時候,也會和活動方合作,出現在熱鬧的派對場合,餐車一側煎著漢堡、一側搭配DJ刷碟,讓更多民眾接觸到嘻哈文化。

大檸檬用圖(圖/黑膠漢堡提供)
▲聊到工作上有趣的事情,Clancy說:曾有客人不能攝取太多澱粉,所以買了一份「不要漢堡皮的漢堡」,他左思右想下,改以「蔬菜」夾肉片!不只一次發生這狀況,原來社會中真有這樣需求的人,不是鬧一鬧來玩的,可惜這個客制化漢堡沒有拍照留念。

►夢想與現實不是絕對的取與捨,而是各階段不同的動態平衡。
一個人顧餐車,可能沒有時間刷碟,但閒暇時仍會玩玩音樂作消遣,大嘴巴的團長宗華是Clancy音樂上的朋友,他們正悄悄進行新計劃,希望給予台灣的新生代DJ更好的環境,以新平台代替早期的一對一教學。

關於台灣的嘻哈現況,科技日新月異使得資源取得容易,各領風騷的新生代如雨後春筍般出現,許多人爭執著誰是真嘻哈、誰是假嘻哈,「以前我花了很多時間去認識這個文化,也有過這些想法,非得分別真假不可,但現在我覺得:不是每個人都需要了解這麼多相關知識,嘻哈是一種無形的精神和態度,和生活密不可分。」Clancy也鼓勵大家花時間參加嘻哈派對,電腦螢幕無法傳遞氛圍,現場表演的悸動需要親身體驗。

大檸檬用圖(圖/黑膠漢堡提供)
▲原先餐車以「刷碟」作為噱頭,用音樂吸引人潮,但後來餐車只剩一人運作,忙碌之下無法兼顧做餐與放歌,加上穩定客群以上班族為主,不太需要特別表演。現在如果有放歌需求,Clancy會找同為DJ的朋友們一起幫忙、一起派對。

「嘻哈文化之於我,有時候像前女友,在很忙碌的時候完全沒辦法投入活動,但它是我曾經深愛過的一件事;有時候又像現任女友,我一頭熱的栽在裡面,喜怒哀熱全都因它而變,是現正熱戀中的一件事。」 

提到人生的快樂與目標,Clancy希望在財務自由的情況下享受興趣,現在的他透過「漢堡」結合工作與興趣,願有朝一日「被動收入大於支出」,能夠全心專注在音樂上。

大檸檬用圖(圖/黑膠漢堡提供)

礙於現實考量,人們可能需要暫時擱置夢想,但喜歡的本質依然如初,Clancy減少了接觸音樂的時間,換個方式用美食推廣嘻哈文化,「黑膠漢堡」不只是一台餐車,更是一個品牌,2019年的夏天將有實體店開幕,餐車仍會繼續作為廣告和宣傳,突襲在各個台北街頭。

►後記:成長勢必得和夢想妥協嗎?放棄幼時的想盼,披上各種身分與壓力,盡力完成社會的期待,這是多少人的宿命?快要畢業的我,對於長大很徬徨,失去了做夢的勇氣,每一步都戰戰兢兢,而音樂方面的創作無限延宕,只能壓抑著慾望。
直到訪談結束,撰寫至此,恍然發現:我的文字也是一種耕耘的方式,記錄一位DJ的故事,進而推廣了嘻哈文化,很感動、也很感激。

【來老派假文青的粉絲頁點讚,裡面給你更多溫度♡】
♡♡♡老派情書開張摟~私訊告訴我故事,替你記錄下來♡♡♡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