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女性所以才殺了她?首爾江南站隨機殺人2周年 仇女還是精神病患

羅小編/韓文小王子

哈囉~~大家好!我是韓文小王子ㅋㅋㅋ 想要知道韓國怪怪的東西,找我就對啦!

點評:多關注身邊的人!

文/羅小編

最近台灣發生了一連串讓人驚訝、又令人悲憤的殺人事件,其中最令社會感到震驚的是台大女遭分屍的刑事案件。

28日,朱姓男子疑似與台大畢業的黃姓女友發生爭執,將女友殺害分屍,分裝成7袋,丟棄於新北市板橋區的某社區,最後畏罪自殺。

在警方的調查與媒體的報導後發現,朱男除了有販毒前科外,本身竟然有暴力傾向、躁鬱症等問題,朱男的媽媽更辯稱,兒子精神狀況早就出問題,而這與其在美國留學時所受到的霸凌有關。

29日,有一名媽媽帶著兩名幼童搭乘捷運時,突然遭到一名陌生男子攻擊頭部,而據了解,這名男子本身是自閉症患者(點我看新聞)。

精神疾病男子在捷運上打童。(圖/翻攝爆料公社)
▲精神疾病男子在捷運上打童。(圖/翻攝爆料公社)

最近一連串社會案件引發台灣社會的省思,因為回想過去,小燈泡事件的主嫌王景玉也患有嚴重的精神分裂症;而捷運隨機殺人犯鄭捷的鑑定報告,雖指出鄭捷犯案時並無精神耗弱,但卻對社會嚴重缺乏同理心。許多人都質疑,「精神病」犯罪在台灣是不是有免死金牌

這種情況不只在台灣,事實上在韓國,因為患有嚴重精神疾病而犯下殺人事件的案例也不算罕見。今天要介紹的事件比較特別,因為它在韓國不僅引起社會對於精神病患者的討論與歧視、甚至還有厭女主義厭男主義的對立問題。

首爾江南(圖/取自免費圖庫Pixabay)
▲首爾江南

有關注韓國時事的酸酸們,還記得2016年5月17日發生的「江南站隨機殺人事件」嗎?其實這件事件小編我也很有印象,因為這個事件發生後的隔天,我便第一次踏上了韓國。這個事件剛好屆滿2周年,究竟對於今日的韓國社會,帶來了什麼樣的影響?

先來介紹一下事件概要吧!2016年5月17日,23歲的被害女子與朋友們在首爾江南站附近一處擁有三層樓的遊藝場所唱歌、喝酒。凌晨一點,被害女子獨自一人到男女混用廁所小解,此時,34歲的金晟敏(김성민,音譯)手中拿著一把長32.5公分的菜刀,潛入被害女子所在的廁所......。

20分鐘過去了,但被害女子還沒從化妝室回來,她的男朋友發覺不對勁。當他前往化妝室後竟發現,女友倒臥在血泊中,身上被刺了好幾刀,而兇手早已逃之夭夭......。

儘管被害女子馬上被送往醫院,但由於傷勢過重,被害女子回天乏術。警方立即投入搜索,還好犯案時間是在深夜,進出遊藝場所的人數不多,警方透過監視器畫面,馬上抓出兇嫌。

江南站隨機殺人犯人(圖/翻攝自Daum Blog)
▲犯人金晟敏/翻攝自Daum Blog

兇嫌是34歲的金晟敏,他在江南站附近的餐廳工作。根據監視器畫面,他在被害女子上廁所前就早已潛入化妝室內等待。事實上在被害女子前還有6名男性如廁,但金晟敏卻只是在一旁一動也不動,直到被害女子進入廁所時,他才如發現獵物的獅子般,上前用菜刀將被害女子刺殺身亡。

*兇手內心的世界觀:「女生瞧不起我!」

被害女子根本不認識金晟敏,她是這場悲劇中的犧牲者,而她的犧牲,竟只因為她身為「女性」

警方向金晟敏問起犯案動機,金晟敏說:「我不認識她,只因為她是女生,所以我才要殺了她」他對此補充說明:「我在酒吧工作時受盡女人們的冷眼對待,我已經忍不住了!」、「我沒有討厭女人啊!只是每次我坐地鐵上班時,女人為了讓我上班遲到然後被炒魷魚,都會故意走得很慢!」

從這可以看出金晟敏似乎對女性有一定的誤解,更誇張的還不只如此!金晟敏的媽媽在兒子入獄後將他日常生活穿著的衣物送到看守所內,但金晟敏卻因為「媽媽也是女性」而拒絕穿媽媽帶來的衣服。

江南站隨機殺人監視器畫面(圖/翻攝自Youtube)
犯案當時拍設的監視器畫面/翻攝自Youtube

其實兇嫌曾在2008年被診斷罹患嚴重的精神分裂症。為了更完整分析犯案動機,警方找來了犯罪心理分析師來解析金晟敏的心理。

根據警方在5月22 日記者會上的說法,兇嫌金晟敏在青少年時期就會作出「突然站起又坐下」的異常行為,2003~2007年向周遭親友訴苦:「我一直聽到別人在背後罵我」,2014 年上神學院時曾表示:「我想要一展長才,但女人們總在一旁妨礙我、牽制我!」。

心裡犯罪分析師表示,其實金晟敏的成長過程中,並沒有明顯因女性而受害的案例,但金晟敏卻如此厭惡女性,這顯示金晟敏所患的精神分裂症,讓他產生嚴重的「被害妄想」。

不僅如此,金晟敏還曾向警方答道:「我發現在地鐵故意撞我肩膀的人都是女生。」、「女人們很常故意朝我丟菸蒂!」

金晟敏道出犯案動機:「這些我都可以忍,但女人已經嚴重影響到我的工作了!這些X女人到我工作的地方,投訴餐廳環境不佳,我已經忍無可忍,我一定要殺雞儆猴,讓女人們知道我是不能惹的!」

金晟敏曾因精神分裂症住院治療6次,在2016年出院當時,醫生曾經警告:「如果擅自停藥,精神病會再度復發!」但是金晟敏根本沒有意識到自身精神疾病的嚴重性,他在2016年3月離家出走後,被害妄想症狀愈來愈嚴重。

*意外的戰火

當一件殺人案件發生時,我們總要去探究發生原因。究竟這起隨機殺人事件,是因為「厭女主義」的氾濫?還是因為精神疾病所引起的?

韓國法界人士似乎將此案件一致定調為因「精神分裂症」所犯下的「隨機殺人」案件,在最高法院的審理過程中,金晟敏因精神分裂症而只被判30年徒刑。

江南站追思活動(圖/翻攝自論壇Tistory)
▲江南站10號出口/翻攝自論壇Tistory

當這起案件發生後,一名網友提議在江南站10號出口發起追思運動,許多人都將悼念的文字寫成紙條,貼在10號出口的玻璃帷幕上。不過原本立意良善的追思運動卻變質為「女性主義」「反女性主義」之爭。

許多女性主義者認為,這起案件是社會中非常典行的,男性加諸在女性身上的暴力。她們認為,回顧過去韓國主要殺人、性侵、家暴事件,有百分之八、九十以上的被害者都是女性,從兇嫌金晟敏的陳述中不難嗅到一股蔓延在韓國社會中非常強烈的女性厭惡主義。

而韓國的「厭女主義」其實來源自男性對於女權上漲的恐懼,男性怕女權上漲後嚴重影響到自己的社會、經濟地位,基於男人的自尊心,他們不允許、也不容忍女人的地位在男性之上,於是便想方設法壓迫去女性。

追思運動中,部分女性主義者做出這樣的定義:「男性是百分之百的潛在性加害者」(意指所有男性都有犯罪的可能),標語中出現:「因為是女生,所以被殺」,這當然讓男性感到不滿,他們帶口罩上街頭抗議,希望單純的追思運動不要成為用來批鬥男性的道具。

南韓國會議員表蒼園(圖/記者羅翊宬攝)
▲南韓國會議員表蒼園/翻攝自表蒼園臉書

這起案件所牽涉的層面非常廣,不僅挑起韓國國內對於性別議題的敏感神經,也讓韓國民眾開始思考精神疾病帶來的隱憂。曾經做過犯罪心理分析師的國會議員表蒼園(표창원)也根據犯人的精神狀態,將此事件定調為因「精神疾病」所犯下的隨機殺人案。


台灣與韓國都曾爆發許多精神病患者殺人的案件,我們需要對此恐慌嗎?根據調查,事實上精神病患的犯罪率與正常人相比僅十分之一。

回顧韓國歷史,韓國皇室最後一位翁主(嫡女為公主,庶女為翁主)德慧翁主(덕혜옹주)事實上就是有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她嫁給日本人後,症狀愈發顯著,有關她傳奇又充滿悲劇的一生,有機會再向酸酸們介紹。

via 韓國維基百科HUFFPOST디바제시카

延伸影音: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開箱」一隻會打人的貓 鸚鵡秒關:我啥都沒看到

讀者迴響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