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獵巫」只是宣傳手段!中世紀宗教爭信徒 燒越多巫師越多人信

辦公室廢柴/Doge

是柴柴、也是廢柴的厭世生物。

點評:活在現代也有獵巫啊......

文/辦公室廢柴

中世紀曾經發生過大規模的獵巫,在幾百年的時間中,有將近8萬人因此受到審判,甚至其中有一半因此受到火刑或絞刑處決。直到18世紀才漸漸消淡這種現象。

近幾十年來,越來越多學者開始研究起這一現象,2004年美國布朗大學有學者表示,獵巫事件的密集度與當時「小冰河期」的惡劣氣候有關,只要收成越差、獵巫案就越多,此時年老婦女等社會邊緣弱者就會被抓出來當替死鬼。

而喬治梅森大學的學者則有另外的說法,這可能是當地政權執法乏力,導致大眾以獵巫之名動用私刑處決。他們透過個年代的地方稅收來研究,當稅收高、財政好的時期獵巫事件就少,而保證財政收入也是政府執法能力的指標之一。

▲▼中世紀獵巫。(圖/翻攝自wikimedia/Johann Jakob Wick)

但近日又有新的說法一次質疑以上兩種看法,同樣是喬治梅森大學的兩位學者,他們蒐集了1300年~1850年間,總共21國、43,240人的獵巫審判案例,並發現天氣與政府財政收入對於獵巫案數量影響很弱。

結果一路比對下來,獵巫案件的數量與教派衝突關聯大得多,比如天主教與新教的衝突地區通常獵巫較頻繁發生。如果是一派獨大的地區反而較少發生案件。

由此可知,獵巫實際上可說是當地教派領袖的宣傳手段,用替天行道的光明正大形象來壓過對手,結果卻這種方法上行下效變成風潮。

他們都會以獨居窮人為目標,就算這些窮人平時安分守己也能掰出理由來審判,而性格怪異脾氣暴躁的人更不用說,要抹黑就更容易了。把這些人抓出來審判最後處死,對於當地人來說宣傳效果極佳,直接把人燒死還乾淨俐落省得節外生枝。

即便到了今日,非洲依然有獵巫行為發生,像是指責身體殘缺、孤兒、白化症兒童室邪惡的化身。甚至有教派牧師以「保護信眾免受童巫危害」來當賣點,更是加深獵巫行為擴大的因素。

我們都知道,這種莫須有的道德審查或是政治迫害是非常可怕的,一個人在沒有罪證的情況下就被處以死刑,即便今日你是一旁看戲的群眾,哪天可能就突然變成別人口中的邪惡巫師。

即便在文明的社會中,也存在著道德上的獵巫,只能說任何事都不要盲目從眾,否則等到把人逼上絕路才來後悔就來不急了......

via economist

廢柴的粉絲團開張了,想要聽廢柴分享音樂、電影或是講幹話,就快來點個讚吧!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憨柴跳土堆...撞網「裝沒事」 媽目睹悲劇傻笑:養到二哈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