碩士棄心理醫生當妓女!堅持只接「身障者生意」 家屬喊她天使

深海大花枝/海底外交官

從深海來到陸上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觸手和奇奇怪怪的東西( ゚∀ ゚)

點評:感覺她好厲害.....

文/深海大花枝

雖然都說性工作者也是一份正當的職業,但社會上仍然有許多人,隱隱約約認為她們的職業比較「底層」,甚至透露出歧視。澳洲有一名性工作者瑞秋(Rachel Wotton),碩士畢業的她相當熟悉心理學,原本打算成為一名心理醫生,但她看過身障者說的一句話,有了不同的想法。

一名身障者說:「我想被愛、想要被愛撫、被珍視,但我又常常陷入自我厭惡中,充滿恐懼。我懷疑自己是否有資格得到愛,我懷疑這是殘忍的上帝,對我施加的另一個詛咒。」

▲▼             。(圖/免費圖庫pxhere)

瑞秋在研究期間發現,大部分人對於身障者的照護,僅止於照顧好他們的身體,但身障者也希望能夠有正常的生活、甚至性生活。他們渴望平等的對待,也想要擁有被另一半呵護的感受。

於是,瑞秋在碩士畢業前下定決心:她決定不當心理醫生了,她要成為一個專為身障者提供幫助的性工作者。

▲▼澳洲碩士瑞秋棄心理醫生,轉當專為身障者服務的性工作者。(圖/紀錄片ScarletRoad網站截圖)

上圖是關於瑞秋的紀錄片《Scarlet Road》的網站截圖,在紀錄片裡,許許多多的身障者和他們的家人,說出了和瑞秋相遇的故事。

二十多年前,瑞秋的第一位客戶是位腦性麻痺的患者,叫做柯林。在遇到瑞秋以前,柯林幾度感覺自己活不下去,直到這初次發生關係,柯林驚覺自己或許也能享受生活。如今柯林已經過世,但在這二十年來,他們的友誼一直長存,瑞秋甚至還會定期幫他做檢查、排解心理問題。

更有許多患者,是由他們的父母送來的。對於瑞秋來說,最重要的是「讓他們感受到愛和尊重,讓他們覺得自己是個正常人」。

▲你可以在這裡看到紀錄片的預告。

後來,瑞秋與另一位性工作者福勒,共同創辦了「Touch base」這個組織,專門為身障者提供服務和幫助。

其實,台灣也有類似的組織「手天使」,同樣充滿意義。只是由於台灣法規和人力不足,有並不會進行插入式性行為,以及每位重度殘疾者/視障者最多申請3次服務的限制。

這樣的付出,其實真的是很了不起的啊。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weixin]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正宮埋伏逆襲「雙手爆推」 小三飛噴頭撞車...網:超療癒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