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組寫信酸「艾西莫夫」沒邏輯 科幻大師從容回信:錯是有層級的

辦公室廢柴/Doge

是柴柴、也是廢柴的厭世生物。

點評:大師果然是大師!

文/辦公室廢柴

艾西莫夫(Isaac Asimov)作為科幻大師不僅是因他的小說經典,更是因為深厚的學術基礎讓作品更加真實。除此之外,他本人也寫過許多科普書籍。

但這位科幻文學巨擎也曾遭人質疑過,原因出在他的文章中曾提及自己對當代科學的看法,這位質疑他的仁兄甚至寫信來批評,而艾西莫夫也好聲好氣地回了篇文。

(以下為翻譯內容,因篇幅考量有刪減)


有天我收到一封信,字跡潦草很不好讀。即使如此我還是嘗試讀懂它,以防其中有什麼重要內容。第一句話他先自我介紹,這位先生主修英國文學,但卻感覺他想在科學上給我好好上一課。

(讀到這我嘆了口氣,就我所知在英國文學領域能教我科學的沒多少人。但我仍警惕自己無知的範圍廣闊無邊,隨時準備從他人身上學習,所以我繼續讀下去)

似乎是因為在我為數眾多的文章中,我曾表示過很開心活在一個許多宇宙理論都有基礎的世紀。

細節我就不詳述了,但我的意思是,目前我們知道宇宙遵循一些基本法則,比如說巨大物體之間會互相產生萬有引力,出現在1905~1916年間所構成的相對論中。我們也知道次原子粒子之間相互關係的基礎法則,這在1900~1930年間被整理成量子理論。還有,在1920~1930年間,我們也知道星系與星系團是構成物理宇宙的基礎。

你看,這些都是在20世紀發現的。

這位年輕的英國文學專家,引述我的話後,進一步對我高談闊論地說,每個世紀的人都認為自己了解整個宇宙,接著他們都被證明是錯的。有件事由此可知,我們現代的「知識」是錯誤的。這位年輕人接著引用蘇格拉底的名言:「如果說我是世上最有智慧的人,那是因為我清楚自己一無所知。」藉此暗指我非常愚笨,因為我自以為懂得很多。

我給他的答覆是:「約翰,當人們認為地球是平的,他們錯了。當人們認為地球是圓的,他們也錯了。但若你認為地圓說跟地平說一樣錯,那你才是大錯特錯。」

根本的問題在於,有些人只會認為「對」與「錯」是絕對的。世上所有事情都非絕對、完全地對或錯。

當這位英國文學專家朋友告訴我,每個世代的科學家所努力的成果都是錯的,我只想知道他們錯了多少?他們錯得一直在同一個水平上嗎?就來舉個例子吧。

在文明早期,人們認為地球是平的,不是因為古人太笨或他們喜歡相信蠢事,會覺得地球是平的是基於聲音證據。這不只是「它外表看起來怎樣」的問題,才認為世界不是平的。畢竟地球表面崎嶇隆起,有丘陵、山谷、懸崖等等地貌。

今時今日,我們從小就認為地平說是絕對錯誤的。但實際上它沒有那麼不堪,因為地球的弧度在每英里中趨近於0。所以地平說雖然是錯的,但某種角度來看不無道理,這也是它為何能存在這麼長時間。

經過好幾十代科學家的努力與互相質疑,得知它不是嚴格的幾何球體,並得知地球最長與最短周長的差距是44公里,還算出地球的扁率是0.0034。

簡而言之,給我寫信的這位文學朋友,在他對錯分明的世界裡注定所有理論都是錯的。我們居住的行星目前是個球體,下個世代可能就會是立方體,再下次修正可能又變空心的二十面體,或者是一個甜甜圈狀。

這個過程中真正在進行的是,科學家們找到一個很棒的理論,隨著儀器工具的進步也能更加精準地去修正、擴展它,理論並非殘缺就該被歸類為錯誤。

自然地,以這位英國文學專家的看法,我們這代人的理論也會被後代視為錯誤,但從更真實且微妙的方式看待,他們只需專注將這些不完全的理論加以修正就好。


人們必須意識到自己不是完全正確的,才能夠持續追求更加精準的真相。如果一味地認為世界非黑即白,無論在科學、社會、政治上,永遠不會得到更好的成果吧。

via chem.tufts

廢柴的粉絲團開張了,想要聽廢柴分享音樂、電影或是講幹話,就快來點個讚吧!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花衣娘攜子化身「磁吸太后」 手貼玻璃晃4秒幹走藍牙喇叭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