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坪月租12K全包!女大生以為好運速搬 半夜卻見不明黑影:陪我玩…

芙蘿/午夜說書人

用推理、玄幻、靈異配製而成,不需冷藏,無防腐劑,除了毒性猛烈之外,味道還很好吃!

點評:怕.jpg

文/芙蘿

大三升大四的暑假,我沒抽中宿舍,就跟系上同學──娜娜、琪琪和小瑤──決定一起在外面合租。在找房子的時候,就深深被這家吸引了。二十八坪三房一廳,租金包水、包電、包網路,才一萬二!又離學校超近,聽到下課鐘聲再出門,還可以在上課前走到校園!

最棒的是,這間不是那種冬冷夏熱的頂樓加蓋,而是一般的住家。快要開學的九月,屋裡還那麼涼爽,感覺可以省下很多開冷氣的費用!超棒的!

我跟三位同學當中的娜娜最熟,又因為有比較大的經濟壓力,一開始就說好要兩人住一間房,這樣一人一個月只要繳兩千。

不過,這間租屋雖然有三房,其中一房的位置和格局卻很奇怪。房間門竟然在浴室裡,蓮蓬頭的正對面。雖然都是女生,但總不好意思在人家上廁所或洗澡的時候進進出出吧!而且那間房的正中央還有一根大柱子,柱子兩面還都連著低矮狹窄、類似床板的東西,想把床墊搬進去都不知道要怎麼放。

因為客廳原本就沒有任何家具,大家也沒有打算要購置電視、沙發、茶几等,所以我跟娜娜決定一起霸占客廳,那間怪房就充當是我們四人的倉庫。小瑤和琪琪馬上同意這個安排,看房子當天就跟房東簽約付押金、領鑰匙。

我永遠記得搬進去的第一天,也就是開學的前一天。

▲▼鬼,靈異,恐怖,女鬼,幽靈,驚悚(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示意圖/Pakutaso,下同

大約下午五點多,我獨自在家,坐在客廳的巧拼上用筆電玩遊戲。玩到一半,面前落地門的紗門突然「磅」的一聲用力開到底!我當下只想到會有蚊子飛進來,就趕快把紗門關上。可是才過幾分鐘,它又自己「磅」的一聲打開!而且又是推到底的那種。

我覺得很奇怪,因為這間是老房子,門窗其實推起來都不太順、會卡卡的,怎麼這紗門有辦法自己開到最大啊?

我試著想理解它到底是怎麼自己開的,就走到前陽臺檢查了一下四周。陽臺左右兩邊一邊是家門、一邊是牆壁,照理來說不可能會有這麼強的側風把紗門整個吹到底啊,而且是很用力的那種開開關關。再說,客廳巧拼的位置就剛好面對紗門,我都沒感覺到有風啊。

想了半天都沒有頭緒,反正家裡也很涼快,我索性把紗門內的玻璃門關起來,繼續玩我的遊戲。後來外頭的紗門也沒再有動靜,我一下子把這件事忘得一乾二淨。

到了晚上,三位室友陸陸續續回來,順手就把玻璃門打開。當下沒再發生什麼異狀,我也沒想起下午發生的怪事。

晚上十一、十二點,我跟娜娜兩人躺在客廳床上,各自抱著筆電看美劇,準備看完就直接睡覺。這時落地窗的紗門竟然又忽然「磅」一聲自己打開!

「啊!怎麼會這樣啊?」我驚道。

「該不會是家裡不太乾淨吧?」娜娜開玩笑地說。因為是基督徒的關係,她從來都不相信什麼民間的鬼神之說,只是覺得世界上還有很多現象是科學目前無法解釋的而已,不足為奇,自然也沒什麼好懼怕的。

我想起下午的事情,就跟娜娜說。她聽了也覺得不太對勁,臉色微微變了,可是還是嘴硬地說:「妳不要想太多啦,一定只是剛好風吹的啦!」

這時紗門又「磅」一聲自己關起來,然後又「慢慢地」推開!我跟娜娜兩人當場看傻了眼,愣在那邊好幾秒才回神。

「那……紗門要不要關?」我有點怕怕地問道。

「不要叫我關!妳離比較近!」娜娜抓狂地說。她把被子拉起來蓋住頭,整個人縮成一團,轉過身背對我,沒有要再起身的意思。

「喔好吧。」誰叫我睡落地窗這頭。

雖然有點怕怕的,但還是摸摸鼻子把紗門和玻璃門同時關起來。剩幾分鐘的美劇看完之後,我也馬上關燈睡覺。睡到一半,感覺好像有人一直在客廳走動。睜開眼,客廳是微微亮著的,光線似乎是來自浴室。因為門是關上的,也不知道是琪琪還是小瑤在裡面。

▲▼鬼,靈異,恐怖,女鬼,幽靈,驚悚(圖/取自免費圖庫Pakutaso)

餘光突然瞥到了什麼,我側過臉,娜娜那一頭有道黑影!是個嬌小圓潤的身影,正低著頭盯著娜娜看。光線實在太暗,整個人都是黑摸摸的,只有一個輪廓,看不出是男是女。但是以對方的身形來看,又不像是高挑纖細的小瑤和琪琪。誰啊?我想開燈看清楚。

那個黑影忽然抬頭!不知道為什麼,睏意瞬間變濃,我的頭變得很重、很昏沉,沒辦法轉身開燈,馬上就再次睡著。

隔天一早,我趕著上課,起床之後匆忙梳洗一下就出門,也來不及跟娜娜講昨晚看到的人影。可是在買早餐的時候,我又不太確定是真的有看到還是自己做夢,就決定先不說,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

接下來幾天,紗門還是依然故我的自己開開關關,但我跟娜娜買了蚊帳來掛,也不怕被叮,而且後來也沒什麼事發生,就見怪不怪了。

小瑤和琪琪因為回到家後都直接回房間,只有偶爾會坐在客廳的巧拼或床上跟我們聊天打屁,過了好幾天才發現這點。但很奇怪,不知道是她們太鐵齒還是怎樣,都鬼遮眼的一致覺得是風吹的,我跟娜娜都覺得不要戳破她們比較好,所以也沒有特別提起那晚紗窗「慢慢」打開的事。原本以為住到畢業前都不會再發生什麼事,沒想到有一天詭異的事又發生了。

要從浴室進去、位在家裡深處的倉庫,是個神祕又令人有些忌憚的房間。門上的喇叭鎖按鈕雖然是在浴室這面,但上廁所或洗澡的時候,還是會有種恐懼,好像有人正從門縫偷窺我們洗澡,或隨時可能撬開門衝進來。所以大家洗澡的時候,即便是已經鎖門,還是會習慣背對或用餘光持續留意倉庫的門。

平常大家除了堆放雜物以外,沒事都不會想進去。就算是要進倉庫,也大多是趁白天的時候。晚上要進去,還要拉個室友陪才敢。

那天下午,我一個人在家,閒來沒事想整理一下放在倉庫的雜物。當時很流行在PTT賣不要的二手書,或是將不要的衣物、飾品和雜物送人。我打算邊整理,邊把不需要的東西拍照上傳到PTT上,看能不能轉賣或轉送。我從浴室進到倉庫的時候,突然被什麼東西打到了頭,抬頭一看,刷著白漆的門框有一段掉下來了,裡頭還有一串銅錢。我就是被那串垂下來的銅錢敲到頭的。

▼▼▼快來參加一句話鬼故事大賽,就有機會獲得芙蘿的新書《搭便車 都市傳說》喔!▼▼▼

「什麼呀?」我抓著那串銅錢一扯,整段門框都被我扯了下來!

我連忙住手,打量著門框,心想:老屋年久失修,木頭被白蟻蠹蟲蛀爛或是因為浴室濕氣腐朽都很正常。可是這串銅錢到底是怎麼回事?該不會一整圈門框裡面都有吧?是某種風水的布局嗎?

銅錢上頭已經長了青綠的鏽花,由黑線將之一枚一枚打結串起。黑線本身有點黏黏的,摸了會沾手,像是半乾涸的硯臺。這串一直垂在這邊也不是辦法,我就用剪刀把露出來的一段剪下,找個塑膠袋裝起來。銅錢看起來是古物,隨便丟掉也不太好,還是明天拿給房東好了。洗乾淨手後,我進到倉庫,把角落那幾個堆起來的紙箱搬下來。

出於一種莫名的默契,所有人都是把雜物堆放在「遠離」柱子和床板的斜對角角落。也就是說,我都是背對著空空如也的柱子和床板在整理、拍照。

不知不覺弄到傍晚,拍照拍到一半,有個小東西忽然滾到我腳後跟,低頭一看,是個生鏽成啞光烏金色、像是砝碼的金屬物。高大概兩、三公分,直徑只有一點五公分左右,下寬上窄,上頭還有個洞,可以用線串或用勾掛起來。

「這哪來的?」我撿起來察看,這東西意外的沉。

背後突然傳來小孩子的聲音:「不要拍了啦,跟我們一起玩啊。」

▲▼夜歸,晚歸,靈異,鬧鬼,撞鬼,女鬼。(圖/取自pakutaso)

我一聽,當場愣住了,心裡想著:怎麼會有小孩的聲音?

轉頭一看,房內那根突兀的柱子居然不知道什麼時候悄無聲息地龜裂了,下方的一整塊水泥崩落,裡頭露出兩條黑色的粗繩,看起來是由好幾股門框裡的那種細黑線絞揉成的。兩繩末端皆呈斷面,看來砝碼原本是串在上頭,繩斷之後才滾出來的。

「嘻嘻嘻嘻嘻……」

*延伸閱讀:現代都市傳說!好心夜載受虐童上警局 但…上車的真是人嗎?

*更多大檸檬精選深度好文

*本文摘錄自《搭便車 都市傳說》

▲▼《搭便車都市傳說》書封(圖/業者長鴻出版提供)

作者:芙蘿

本文由 長鴻出版社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欠扁鸚鵡意外入鏡測速照相機 鳥嘴狂啄:抓到違規了沒呀~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