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不回女學生嘶叫痛哭 這些故事說明「最危險火場在消防員心裡」

時淒宮分/檸檬老樹根

重返大檸檬,如果喜歡我的文字,也希望你們能支持我的小說創作。

「甘肅省一名19歲女高中生因遭班導師猥褻,事後染上憂鬱症,在20日爬上百貨公司大樓直播輕生。最終少女與消防隊僵持3小時後一躍而下,嚇得現場圍觀群眾不斷尖叫,也讓搶救不及的消防隊員在天台上自責痛哭。」

短短100字的新聞報導,述說了兩段悲苦的故事:一是少女選擇結束她屈辱不公的青春年華,另一則是那位消防員的後半輩子,都將背負著陰影與悔恨。

消防員是一份風險極高的工作,有時在大型火災現場,隊長會要求隊員們救援以前,先用簽字筆在頭盔上寫下自己的名字。「因為火場罹難者往往辨識不出身份,寫了名字,出了事才有人能把你送回家。」
救不回女學生嘶叫痛哭 這些故事說明「最危險火場在消防員心裡」。(圖/推特/消防員標籤)

然而對消防員來說,全世界最危險的火場,也可能在他們的心裡。根據統計,警消人員罹患憂鬱症和創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機率,比一般大眾高5倍。人們總是向他們求助,他們卻不知道可以找誰幫助。當他們一次次與受害者或即將受傷的人擦身而過,都會在心上留下難以抹滅的折磨。

史考特蓋索哈特(Scott Geiselhart)是美國明尼蘇達州的一名消防員,他被同事視為「隊上的支柱」,由於他非常強壯,常肩負扛屍體的重責大任。但在服務街坊的這些日子來,有件事令他越來越挫折:他常會搬到認識的人的屍體。

前一晚,史考特才跟一位酒吧服務員聊到她的項鍊,隔天早晨,他卻得從車子裡拖出她的屍體,而那條鍊子已在擋風玻璃碎片中扯裂。還有一次,史考特和同事們從冰沼中救起一名青少年,他的內心終於受到鼓舞,肯定自己這份工作是可以拯救人命的,可是1個月後,那名少年卻因肺部感染而去世。

從此,史考特陷入一個想像中的黑暗世界,他害怕有天會親眼看見自己的孩子碰上車禍、溺水,或受困火災現場,而他卻無法伸出援手。終於,他承受不了這份壓力,在手槍裡填入6發子彈,並朝自己的腦袋開槍……幸好,子彈沒有擊發,史考特保住了性命,後來也決定把「新的生命」用來幫助更多人。

▼史考特戰勝了火場,也戰勝了心魔,但也有些人沒有那麼幸運。
救不回女學生嘶叫痛哭 這些故事說明「最危險火場在消防員心裡」。(圖/推特/消防員標籤)
佛州消防員大衛丹杰費爾德(David Dangerfield)從基層幹起,因為勤奮以及優秀的組織領導力,爬到了當地海灘救援部門主管的位置,他買了新房、新車,彷彿擁有人人稱羨的好生活,卻在2016年11月的某個晚上,在臉書上留下最後留言。

「27年來經歷過的死亡,那些在你手中死去的孩子們,都會成為你永遠無法擺脫的回憶……」大衛扛不住深深的自責,獨自開車到樹林裡,撥打911交代他的所在位置,然後離開了這個世界。

明明是救人性命的工作,為何反而要受到如此折磨?關於消防員的心理健康,我們稍微能做的,或許只有在災難事故現場不要圍觀,更不要起鬨影響當事人情緒,讓消防員的救援成功率提高一些,大概就這麼多了。

via 抽屜新熱榜FireFighterNation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