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以前這麼白」塵爆女孩只剩一塊皮膚安好:看見它就想哭

大檸檬好夥伴/好文外送!

鍵盤大檸檬合作夥伴,一起分享優質好內容。

點評:願螢幕前的你,學會同理心。

檸檬小編這麼說
2015年6月27日,發生在八仙樂園的塵爆意外成了許多人和家庭的夢靨,
15人死亡、484人受傷。三年過去了,台灣從這件事裡學到了什麼?我們的公安意
識因此提升了嗎?《結痂週記》收錄了8位倖存者和創傷奮鬥的故事,
從他們的經歷和心聲,或許我們也能學到些什麼。


*本文由時報出版授權提供(圖/業者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陳爸爸回憶起,寶貝女兒緩緩恢復意識時,開口第一句話,不是擔心自己的傷勢,而是掛念同行的國小同學吳宛儒有沒有受傷?宛儒和依欣相約到八仙樂園共度假日,同樣成為受害者。

對宛儒,依欣有許多愧疚,兩人從小一起長大,本來還計畫一起出國玩,但這場意外讓夢想變得遙遙無期。

事發後,宛儒第一次從臺北坐火車返回花蓮老家,身穿壓力衣與連身長裙,帶著水果茶到病榻前探望,好姐妹相見有說不完的話題,像是想用洗面乳爽快洗臉;眼睛有時會不明疼痛,感覺苦苦麻麻睜不開,初期有壓力禿等,只有同受過一場苦,才能明瞭彼此的痛。

依欣笑著對宛儒說:「近視也有好處呀,動手術只要一摘掉眼鏡,哇!眼前什麼都看不清楚,也不那麼怕了!」兩人開心的對話,讓病房裡笑聲不斷。

但再樂觀,生命還是有消化不了的苦楚和痛癢,難免會大發脾氣。「不然你來燒燒看,就知道有多痛!」彼此對爸媽都曾發出一樣的埋怨,她倆有默契的相視而笑。

她們是如此激勵自己,努力消化負面情緒,忍受身體傳來萬箭穿心的痛癢。會脫口而出這樣的話,背後有著情非得已,化不開的無奈,聽在雙親耳裡滿是心疼。

(圖/業者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受傷前的依欣身材姣好(左為依欣)。(圖/陳依欣提供)

當天,兩個女兒談得盡興,爸媽們也熱心交換照護經驗,宛儒父親提到,自己已經可以熟稔的幫女兒刺破水泡。原本老家在花蓮的宛儒一家,為就近到臺北陽光中心復健,不惜全家北上租屋。

陳爸爸感慨表示,在這次事件中,每位爸媽都是全心全意放下手邊工作,就算事業停擺也無所謂,只要孩子願意走出來,每一步穩健的步伐,都是父母心中的盼望。

在好友面前,依欣舉起手臂上一塊沒有受傷的白皙皮膚,表示這裡尚且能打針,不用讓敏感的鼠蹊部位挨針。「我每次看到這塊皮膚就好想哭哦!原來我以前這麼白!」。

為了安慰好友,宛儒開心秀腳上新鞋,怕疼的她還特地穿上厚重毛襪,保護脆弱雙腳,鞋子也因此大半號,她笑著說,聽說還有人需要穿大三到四號呢!

好友一來一回分享生活中的點滴。現在依欣與宛儒期待著一起出國,希望明年六月能到韓國與日本,讓北國涼爽微風,吹進兩人每晚的夢裡。

學習喊痛,而不是忍耐
傷友每一步走來,都需要不同專業人員從旁協助。陽光基金會東部工作站職能治療師王崇名辛苦奔波於東部地區,為每位燒燙患友製作壓力衣與相關輔具。每位燒燙傷友都有各自的人生難題,他唯有盡力而為,以專業分擔傷友復健壓力,將增生疤痕壓得更平整、美麗。

王治療師固定每週一次探訪依欣,協助製作壓力衣,也給予傷後意見,病榻前時常會聽見依欣一家人與治療師的對話,真誠且思量周全。

「王老師,你覺得我要回高雄復健,還是臺北比較好?」依欣語氣中有掩不住的期待和迷惑,在醫院待久了容易讓人沮喪,如果能回到遭遇同樣事件的夥伴身邊,相信會讓她提起精神復健。

王治療師沒停下手邊工作,耐心聽著依欣的問題,他保持一派幽默的語氣,反問依欣:「要看妳看重的是什麼呀?」語畢,他立即細心用鉛筆在頭罩上做記號,希望能重新剪裁,填縫考克線。

頭罩順利戴上後,壓著依欣一頭新生的茂密頭髮,有些傷友為穿戴方便理掉頭髮,讓愛美的她直呼:「我死都不剪頭髮!」

王治療師立即提出專業建議:「如果想留長髮,後面可以開一個洞,以後留辮子!」秉持「壓力衣有穿就是六十分!」的想法,王治療師最大目標是根據傷口復原狀況,試著讓依欣順利穿戴壓力衣。

他進一步解釋,壓力衣越能服貼肌膚,就越能將疤痕壓得平整,因此更需要不厭其煩進行微調,一件完成品可以穿半年以上,初期調整顯得特別重要。

(圖/業者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矽膠材質的壓力面膜雖然較不透氣,但能將疤痕壓得更加平穩、美麗。(圖/業者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我想到臺北去,那裡有我的朋友,我們可以一起復健。」依欣渴望在好姐妹身邊,一起復健,陳爸爸則較想回第一時間為女兒治療的高雄長庚。

「在長庚也很好啊,可以看到不同階段的傷友如何復健,也有很大的幫助。」當王治療師退一步檢視頭罩是否對稱時,也退一步引領依欣家人思考,長庚醫院過去歷經高雄氣爆事件,處理過不同年齡層、不同復健階段的燒燙患友,可幫助依欣理解每個階段所需要調適的生、心理壓力。

王治療師認為,依欣的耐受度很高,希望復健能做得更好,習慣對復健力道都說「還好」,反而容易用力過度而新生水泡,他說「妳要學習喊痛,而不是忍耐。」與其說他是治療師,不如說是老師,口吻溫和而有力,提點復健不貪快,懂得喊痛,且適時休息,才能掌握復健節奏。

堅強,只為不負好友相挺
情感是支撐每位傷燙傷友一路走來的動力。八仙事件以來,依欣身邊始終圍繞著一群好朋友義氣相挺。得知消息後,大家紛紛從各地趕到高雄長庚醫院探望。

她滿懷感謝、略帶哽咽的表示:「朋友們大都是辛苦的服務業……他們從臺北到高雄,一個週末就沒了,真的很謝謝他們。我以前不知道,原來我一直有一群那麼要好的朋友,不斷給我鼓勵,我想為他們繼續努力。」

向來給人積極樂觀印象的她,即使發生這場嚴重意外,卻總是貼心的想辦法調適好心情。傷口再疼痛、發癢,都獨自消化負面情緒,只願大家看到以往熟悉的開朗,這份不願辜負朋友遠道而來的心意,令陳爸與陳媽心疼又驕傲。

依欣的好人緣來自於沒有分別之心,即使身受重度燒燙傷,她仍視自己與他人沒什麼太大不同,對傷口抱持釋然想法,堅持以正面的態度面對接踵而來艱難的復健挑戰。

隨著傷口復原狀況漸入佳境,預計前往臺北復健的依欣,偶爾還會向慈濟醫院請假一個小時,由爸爸、媽媽護送,開始嚮往已久的平凡居家生活。

「生日快樂!」這天,她一階階,緩步走入好朋友在地下室舉辦的慶生會場,大家開心迎接她,還說好集體不抽菸,給毛孔狀況不佳的依欣一個友善環境。

隨著花蓮燈會熱烈展開,依欣更隨家人到東大門夜市仰望燦爛煙火。短短時間,依欣便踏出復健成功的第一步,也是通往人群的一大步。

(圖/業者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戴著壓力頭套,依欣只能用不求人止癢。(圖/業者時報出版提供,請勿隨意翻拍,以免侵權)

願螢幕前的你,學會同理心
有位高中生網友看見八仙事件新聞報導後,留言指責傷友都是因為貪玩、愛玩,才無端招惹意外上身。這則留言使專心等待傷口穩定、復健的依欣,按捺不住滿腔情緒:「如果換做是你參加畢旅,你還會說是因為『貪玩』嗎?」看到依欣的留言,網友立即噤聲。

網路輿論給八仙事件傷友再一次的傷害。網友脫口而出的指責所傷害到的,是每一位八仙事件傷友與至親。誰會想到一次盡興的出遊,竟造成如此嚴重而深遠的傷。

誤解也發生在現實生活中。八仙事件的燒燙傷友因身體不適坐博愛座休息,卻引來民眾誤會,指責年輕人不要無端占用博愛座,讓傷友滿腹委屈而落淚。

「如果是我遇上了,我會向對方解釋清楚,如果對方不相信我需要坐下休息,我會請他看看我的傷口。」依欣清楚表達自己的想法。

這些日子以來,她有著對燒傷的釋然,也衷心期望社會大眾能夠接受燒燙傷友,在日常生活中,他們的確有許多需要被體諒之處。

「社會需要多了解這群孩子的處境,他們不屈不饒的意志力,相當值得我們學習。」陳爸爸的語氣既是心疼,又滿是驕傲。

女兒多次在媒體上發聲,為的是挺身而出,持續面對社會上不公義的聲浪,燒燙傷友不僅得忍受身上無比疼痛、刺癢,未來更有一條漫漫復健長路。

陳爸爸感慨,生命無常,不知災害什麼時候會無情的降臨。學會同理,無疑是給自己最好的祝福。

一家人共讀護理系、復健科
自轉回故鄉花蓮慈濟醫院後,全天候照顧女兒的陳爸爸、陳媽媽,已練就俐落身手,熟稔的為女兒替換紗布,更親自嗅聞傷口狀況,推敲是否該換藥。

「以前跟這孩子的接觸很少,但她承受痛苦所展現的意志力,改變了我一輩子的想法,也改變家庭相處方式。」陳爸爸以前對喜歡人際互動的依欣態度頗淡漠,八仙事件徹底改變他的想法,同時緩下腳步,省思除了生意,家人在一起才是最重要的。

眼看同期八仙傷友早已步上復健之路,並且一直進步,難免心生壓力,但依欣仍有偶發性的細菌感染,只能靜待傷口穩定。在慈濟就醫時,每日上、下午復健時段,職能治療師總會主動延長復健時間,耐心陪伴依欣上、下樓梯。但依欣還是希望轉換環境:「在醫院復健,會永遠覺得自己還是一個病人,只有換一個環境,才可以往下個階段前進。」

傷口狀況穩定後,依欣在農曆前夕回家過年。熟悉的環境、親朋好友熱絡相聚以及溫馨的年節氣氛,讓一家人轉換在醫院的苦悶。更令人欣慰的是,依欣大幅降低服用止痛藥,在年節過後,順利於二月十六日北上復健。

「我們當作一家人去學習,別人上大學,我們是讀護理系、復健科,痛苦無價,學分無價。」陳爸爸豁達笑說。

【看檸檬長知識!快點我訂閱精選書摘】

*延伸閱讀:捧著好友遺照上街頭 八仙塵爆3週年 倖存者:最有感的是輿論淡漠

*更多大檸檬精選深度好文

*本文摘錄自《結痂週記:八仙事件 他們的生命經驗,我們不該遺忘》

▲▼《結痂週記》書封(圖/業者時報出版提供)

作者:林祺育、陳依欣、張承騏、楊芷凌、詹閎鈞、鄭伃均、簡苑玲、羅雁婷、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採訪團隊

本文由 時報出版 授權轉載

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連續30天伏地挺身大挑戰! 一個月後的變化讓他傻眼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