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椅刑後「眼珠脫落」掛臉上!5種死刑痛苦度比較,絞刑其實很人道

深海大花枝/海底外交官

從深海來到陸上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觸手和奇奇怪怪的東西( ゚∀ ゚)

點評:(抖抖

文/深海大花枝

各個國家的死刑存廢狀況不同,但死刑在人類歷史中由來已久,從古時的以眼還眼到酷刑虐殺,其實講究「效率」的死刑反而相對進步,甚至更有人權意識。畢竟,快速斷氣失去意識,總好過在痛苦中掙扎吧。

以下是六種死刑的致死過程,或許未來還會有更好的選擇。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免費圖庫pxhere)

1. 絞刑

現在仍有許多國家使用絞刑。絞刑大致可以分為兩種,快速吊死是讓受刑人從高處墜落,因而折斷頸椎內第二節頸骨,瞬間失去知覺,並迅速造成腦死。另一種就是頸部大動脈受壓迫,以至血管閉塞,掙扎許久才腦部缺氧死,如同上吊。

從前英國政府有制定官方絞刑公式表,計算體重和繩索長度間的關係,以便精準迅速處死。現在雖然英國已經廢除死刑,但未廢除死刑的大英國協國家,仍然用這份表來計算標準繩索長度。

大英絞刑的問題是,想讓每個犯人死舒坦,要比較精準地布置。人的規格全都不一樣,繩子怎麽扎才能形成快絞,是個經驗問題。失敗的話就要麻煩犯人再死一次,不然就放任他在那裏體驗慢絞。

2. 電椅

電椅的發明用意是取代絞刑,當時許多人認為這比絞刑更加人道。然而第一位因電椅而死的受刑人凱姆勒卻死得悽慘。

根據維基百科,凱姆勒被通上第一次電流,電壓為1000伏,凱姆勒渾身顫抖,十七秒後仍然活著;很快地,凱姆勒第二次被通上電流,電壓這次為2000伏,身上的肌肉開始燒焦,但仍然活著。第三次通過電流時,凱姆勒終於一命嗚呼,他全身幾乎被燒成了炭,血管破裂,發出惡臭。一名目睹這次行刑的記者表示:「這是個可怕嚇人的場面,遠遠比起絞死糟糕。」

在1982年執行第一例注射處决前,美國各州都優先使用電椅,現在則只剩九個州還把它作爲保留選項,沒有完全廢除。電椅人不人道到現在都有爭議,有些犯人受刑後眼球會掉出來掛在臉頰邊,或是屍體的頭髮會著火,以至於行刑時得有人拿著滅火器站在一邊。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免費圖庫pxhere)

3. 注射

安靜低調的注射是現今美國死刑合法州裡,會優先考慮的死刑方式。

2005年,在全國已經執行過數千例注射處刑後,有個醫學團隊才突然想起,這樣的處刑到底平不平和?他們發現有44%的犯人,在臨死時可能是有意識。這些受刑人會先經過全身各處陸續坍塌、因爲肌肉痙攣而無法動彈或出聲,然後才在劇痛中意識清醒地死亡。

進一步研究後,科學家發現注射的毒藥並不能有效讓人心臟停止。而且,因爲處刑劑短缺,有些州會自行測試新的毒藥,成果卻不太好。有犯人「死了兩個鐘頭」才真的死亡。所以未來的死刑,很可能會逐漸不考慮注射方式。

4. 斷頭台

法國大革命後,許多人急著把貴族送到另一個世界。但用斧頭砍實在太困難了,真正會用的人不多,於是一砍下去人不會馬上死,反倒會噴得行刑人一身血。當時死刑進度緩慢,每次都要準備許多備用斧頭,事後打掃也很麻煩。

醫生Joseph-Ignace Guillotin看不下去,主動向革命群眾推薦斷頭臺:快,又有效。在他的宣傳下,這種刑具迅速被推廣,雖然他並非發明者,後世卻仍把各種斷頭臺親切地稱爲guillotine。

那,斷頭台人道嗎?雖然至少肯定是比斧頭亂砍好得多,不過如果你想知道得更詳細,1975年有報告指出,小白鼠頭部離開身體後,還會維持9~18秒的意識,其他動物實驗得到的數據也在此範圍內,所以人類應該也相差不遠。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維基百科、免費圖庫pxhere)

5. 槍決

槍決死亡會發生什麼事呢?1938年,美國一名死囚John Deering,在臨刑前同意接上心電圖。結果顯示,槍決的死亡速度,是胸口被槍擊後15秒,心電圖便呈現直線。

台灣的死刑也是以槍決執行,先由法醫將死刑犯麻醉之後,便由法警向心臟(從背後開槍)或小腦(從右後耳根開槍)開槍,執行後約10到20分鐘,由法醫驗屍,確認是否死亡。


即使執行死刑,大部分國家對於死刑的態度,依然是希望可以用比較人道、讓受刑人不痛苦地死去。這樣的考量,大家又覺得怎麼樣呢?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BBC]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法鬥跌倒翻了半天起不來 超萌憨樣讓人心都融化啦!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