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堡最隱密處..買主挖出「120年前綠光故事」,苦主仍選一鍵原諒

深海大花枝/海底外交官

從深海來到陸上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觸手和奇奇怪怪的東西( ゚∀ ゚)

點評:這是一頂.....跨越了百年的綠帽啊!(揮淚)

文/深海大花枝

你有沒有夢想過可以住在城堡裡?對於歷史悠久的英國、法國人來說,這個願望還不算太難。許許多多的古堡一直廢棄著,貴族後代如果無力維修,就很可能低價賣出城堡,之前還有新聞,英國最小古堡的售價甚至跟台北公寓差不多。但就算擁有一座城堡不難,要在裡面發現百年前的「綠帽秘密」,那還真的聽都沒聽過了。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外網,nouvelobs)

法國阿爾卑斯省,有一座皮克塔城堡(Chateau De Picomtal),它歷經修建,現在是由Peureux夫婦持有,並且經營成豪華酒店。2000年,Peureux夫婦請人來翻修古堡的破舊木地板,卻發現在廣大的古堡中,有72塊木地板背後被寫了字。

這些字樣清晰可辨,其中一塊還有簽名:「Joachim Martin,1880年」。循線追查後,故事原來是這樣的......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外網,nouvelobs)

馬丁1842年出生,從小,他就在村莊附近打工賺錢。他有個非常要好的兒時玩伴,叫做班傑明(Benjamin),彼此會結識的原因,卻是因為班傑明的媽媽正在和馬丁的爸爸私通。上一代的事沒有影響到他們的私交,十幾年過去,直到兩人都結婚娶妻、有了孩子,他們仍然是緊密的好朋友。

然而,事情不只是這麼簡單。班傑明喜歡拈花惹草,即使已經有了小孩,他還是一個接著一個地密會年輕女孩。馬丁對朋友「仁至義盡」,不但裝做分毫不知,當班傑明的太太問起行蹤,他還會幫忙掩護。只是馬丁萬萬想不到的是,他會目睹班傑明的情人生產,而班傑明狠狠地把剛出生的嬰兒弄死、埋到旁邊的土裡......。

木板上是這樣寫的:「那是1868年,我半夜經過一座馬廄,卻聽到一陣痛苦的呻吟。我聽出那個熟悉的聲音,是班傑明的情人,她在馬廄裡生產!」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外網,nouvelobs)

這一次,馬丁還不知道真相。他只想著不要打擾便離開現場。日後他疑惑的是,為什麼之後都沒有看過班傑明的小私生子?他疑惑了一年多,又看見班傑明的情人肚子再一次一天天大了起來。出於好奇,他開始跑到馬廄附近守株待兔,竟也真的等到班傑明又帶著情人來這裡生產。

然而,躲在角落看到的畫面,卻嚇壞了他。耳裡聽到嬰兒呱呱墜地的哭聲後,下一個聲音是鐵鍬挖著土的沙沙聲。 他就著月光偷看,只見班傑明一句話也沒有說地把嬰兒舉起,就這麼丟進挖好的土坑,一鍬一鍬地把土填回......。很快,嬰兒的哭聲停止了,空氣中只剩讓人窒息的寂靜。

馬丁全身發毛,要不要告發班傑明呢?這麼泯滅人性的行為太可怕了,但殺嬰罪可致死,要讓班傑明上斷頭台的話......不,還是不吧。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外網,nouvelobs)

從此馬丁和班傑明不再那麼親近,但馬丁忍著多年,仍然注意到班傑明的情人又幾次懷孕,之後又恢復正常。馬丁不敢多想,卻壓不下好奇心。每次他又去馬廄旁偷偷查看,確認又有新的嬰兒屍體埋在那裡。馬丁感覺自己壓力越來越大,又過了幾年,他更想不到的是,班傑明開始和自己的妻子幽會了。

原本那位情人似乎在班傑明心裡失去了地位,取而代之的是自己的妻子越來越常半夜消失,躡手躡腳地爬下床。馬丁跟蹤妻子後,便發現她其實是去和班傑明幽會......。

馬丁怒不可遏,想起班傑明外遇、殺嬰、勾引自己妻子、破壞別人家庭,是時候該揭發他的罪刑了!......嗎?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外網,nouvelobs)

經過了反覆思考,馬丁發現,即使他憤怒到快要因壓力倒下,他卻還是無法下不了手。他在木塊上寫著,「他母親也和我爸爸外遇過,我好像......做不到......我無法告發班傑明」

最後,馬丁只私下勸說太太,不要再和班傑明來往。這一切從此成為他心中最深沉的秘密。他選擇原諒,卻無法真的原諒。馬丁憤恨地藏了這個秘密一輩子,始終沒有說出口。直到他到皮克塔城堡做木匠,裝修地板時,他靈機一動:既然這些秘密永遠說不出口,那就寫到木地板上,鋪到房間下面......這樣不管多少人在上面踩來踩去,永遠也不會有人知道......。

▲▼檸檬用圖。(圖/翻攝自外網,nouvelobs)

時隔100多年,這些故事才因為裝修而意外被發現。誰能想得到,會有這樣的「百年綠帽」呢QQ。

花枝與小夥伴的愉快日常←從深海來到陸上工作的花枝枝,擅長吐槽,最喜歡寫奇奇怪怪的東西。今天也為了海陸交流而努力發文,快來參觀花枝家吧!

[via mirror]

給本文來顆檸檬吧

讀者迴響

心情排行

回到最上面